摘要:DataMesh商询科技是新界线巡山的第八站,同时也是第十八站。

编者按:

DataMesh商询科技(以下称之为DataMesh)是新界线巡山的第八站,同时也是第十八站。

2014年成立,从大数据到MeshExpert:DataMix和MeshExpert:Live!,在上一次巡山中李颉告诉我们,DataMesh的产品定位是中间件,也就是解决从“这端”到“那端”中间所有有需求的部分。换句话说,DataMesh希望把产品打造成一块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距离上次拜访DataMesh已经过去4个多月时间,在这段时间内,DataMesh又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作为微软中国区第一批MRPP合作伙伴前往美国微软接受培训,比如实力入选微软加速器北京第十期唯一专注于混合现实的企业,比如和某知名电视节目合作为其提供混合现实现场直播技术支持但真正吸引界线菌再次前往巡山的,还是因为他们内部开发了一款可以“干掉程序员”,让ARkitHoloLens等内容开发像制作PPT一样简单的软件Director

在交流的过程中,界线菌惊奇的发现,DataMesh正沿着自己此前“中间件”的定位,稳步的规划自身蓝图,打造着属于自己的生态。

小Tips:本文信息延续上篇关于DataMesh的报道,若对此公司无太多了解,配合前文阅读效果更佳。(延伸阅读:巡山日记丨数据公司跨界MR,他们要解决从端到端中间的空白区域

从Google Glass到HoloLens,从形形色色的AR卡片到各式国产AR眼镜。尽管“玩家”数量和整体关注度并非VR火热,但作为和VR相伴相生的行业,AR自诞生起便一直有条不紊的酝酿、发展、前行。从“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元年爆发到“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行业快速退热,其背后是B端进度缓慢和C端市场迟迟无法打开的尴尬境遇。

ARcore、ARkit的降临让整个行业看到了新的机会和机遇,但随即而来的开发一款AR内容的成本问题仍旧绕不开。这里所指的成本,一方面来自于人们对于新兴技术的认知学习成本,另一方面,也是重中之重,所谓就算花钱也难以解决的则是人力成本,比如说能够进行AR开发的程序员。

苹果发布会结束后,界线菌曾在朋友圈转发一条类似“干掉程序员”的文章,DataMesh CEO李颉在下方评论:”说到干掉程序员,不妨来看看我们的Director,不需要程序员就能开发ARkit内容。”
“ARkit”和“干掉程序员”成了吸引界线菌前往最重要的关键点。索性,不久前界线菌来到了位于复星国际中心的DataMesh,和其CTO邬浩进行了近4个小时的交流。

巡山丨成本高?难度大?这家公司让AR/MR内容制作就像做PPT一样简单-新界线

坦白说,Director暂时还不如界线菌想象的那般万能。交流过程中邬浩反复强调DataMesh核心理念是解决实际问题,Director同样如此——

交流过程中邬浩反复强调DataMesh核心理念是解决实际问题,Director同样如此——

“开发这款软件,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使用起来很方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目前企业对于AR/MR的需求很多,但深度交互的东西其实需求量并不大,大多数的需求都集中在表现上,通过新型的技术来展示公司的技术、产品和企业文化,这也正是我们希望通过Director能够实现的——帮助企业里对未来的工作流程和创新方法有想法的人,能通过这个工具用简单的方法做出AR/MR视觉效果快速让别人理解,也就是3D PPT和自助POC。”

当然,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解读在于:通过Director能制作一些“表现的内容”,但深度交互的部分由于本身就是附加值很高的咨询工作,所以目前并没有在开发计划之中

Director是怎么干掉程序员的?

根据邬浩的介绍以及界线菌的理解,Director可以理解为一款面向非专业程序员,也就是设计人员(美术、策划)的编辑工具,使其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构建AR或MR场景和动画。

在这个过程中,设计人员只需要把精力集中在创意上,提供基础的美术资源以及内容创作思路,就可以简单快速地利用Director编辑出增强现实或混合现实场景,DataMesh则是将原本需要程序员做的大量工作提前完成,形成了一系列的工具和规范内置在Director中。邬浩告诉我们,DataMesh的目标,是希望用户在制作AR内容时能够像PPT那样简单。只需要拥有基础的美术资源,脑海中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脚本,就可以通过Director实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完全不需要程序员或者最多只需要写一点小的脚本支持特定功能”。从界线菌实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Director拥有一条隐性的时间轴,方便设计人员对其角色和行为进行定义。具体来说,Director允许用户将资源提交到云端,然后在编辑环境内将云端资源进行直接编排,规定其运动时间和方式,最终完成整个内容制作 ,整体编辑感觉类似Flash制作。

巡山丨成本高?难度大?这家公司让AR/MR内容制作就像做PPT一样简单-新界线

值得一提的是,Director还支持跨平台协作。编辑完成的内容脚本同样可以上传到云端,最终诸如平板、HoloLens、PC端、智能手机端等各个播放器可以下载脚本观看。此外,通过云端同时连接三台设备,一端播放脚本,三台设备可以实现同步播放。播放的内容可以进行录制,之后会随着视频播放生产额外记录的文件,观看者在播放视频的过程中不光能看到视频,还能还原出此前的设定,方便用户通过Director进行汇报和展示。

巡山丨成本高?难度大?这家公司让AR/MR内容制作就像做PPT一样简单-新界线

当然,由于目前Director只是实现了核心功能,整个软件产品化还没完成,因此在实际编辑的过程中还没有太多可视化的调节按钮,而是需要在编辑环境内通过对数据进行调节实现角色的运动。

此外,他们想做的还有更多

通过Director也能够制作ARkit的内容,但事实上Director并不依赖ARkit或是ARcore等任何一种AR相关的软硬件。邬浩告诉我们,无论是ARkit、ARcore、HoloLens还是Vuforia,本质上都只是一种表现方式。Director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理论上支持目前市面上所有适合AR展示的方式。当然,就算没有这些设备,Director同样可以在电脑屏幕上以三维动画的方式展示出来。


邬浩表示,之所以Director能够在理论上打通所有平台,在于其找到了其AR展示本质的共同点。在此基础上,DataMesh希望打造一套自己的Anchor,将所有相关系统集合在一起,后续只需要通过底层链接不同的平台即可。目前Director已经完成了对HoloLens的支持,后续还将不断适配支持更多的平台。

而未来,DataMesh还将在Director的功能方面进行更深入的探索。比如让目前的动画展示效果更复杂,再如在动画展示的过程中加入更多的交互手段。

DataMesh的产品逻辑是什么样的?

Director是DataMesh提供的一套面向设计人员的编辑器,但事实上Director目前并非是一款单独存在的产品,而是需要和其此前推出的各种产品搭配使用,以达到更好的化学反应,未来是否将Director拿出来单独做一个产品,DataMesh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而从界线菌的理解来看,DataMesh最终想要做的,还是围绕云端通过一系列的产品打造一整套满足“中间件”的整体解决方案。

总结来说,云端仍旧是DataMesh最为核心的东西,云端下边则是其对于开发者支持的库,帮助开发者开发AR/MR应用,在此基础上派生出了Director,并由此横向延伸出用于AR/MR直播展示的系统MeshExpert Live!。所以你会发现,从底层支持到内容制作,再到整体展示和云端支持,DataMesh已经在不断完善自身产品线时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现阶段唯一的问题在于,如何将更多用户纳入自身的生态系统下。

在邬浩看来,未来AR行业将会逐步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因为“实在想不到中端的AR会是什么样的”。一方面,市场对于不计成本的用户体验有更多的需求,另一方面,伴随着ARkit和ARcore的诞生,一大批主打AR元素的社交轻应用也很有可能会引爆一大批低端市场的应用。

在这个过程中,DataMesh依旧会延续此前“中间件”的定位,为B端市场提供一整套完善的解决方案,一方面给开发者便利,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后续深化产品提供便利。至于C端市场,DataMesh也会以B2B2C的方式往下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