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鸡汤类的《拾梦老人》到打斗类的《烈山氏》,Pinta想要做的,是讲好每一个故事。

十五世纪末,哥伦布率旗舰圣玛丽亚号,以及平塔号和尼尼雅号首次远航,最终平塔号船员率先发现了新大陆。后世将此时期称之为大航海时代

现如今,一家内容创作和制作公司,以“Pinta Studios”为名,凭借一部《拾梦老人》的动画杀入人们的视野,开始了其在VR行业的“大航海时代”。

雷峥蒙是Pinta Studios的创始人、CEO,身上有一个和不少VR从业者同样的标签——“创业者”,而在此之前,他身上的标签是“芯片设计工程师”、“阿里最年轻P8”。一同创办Pinta Studios的还有电影行业老司机米粒和此前阿里同事啊呸,同样来头不小。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米粒(左)和雷峥蒙(右)

Pinta Studios的中文名是平塔科技,除了上文中提到的和哥伦布大航海时代有关外,雷峥蒙告诉我们,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在于“Pinta”在所有语言里发音都是一样的,是一个“适合在全球传播的名字”。

从3个人到近30人,Pinta Studios在成立一年的时间内,完成了从三人行到“比较严谨的制片团队”的蜕变。当然,这一年的时间内,Pinta还做了其他事儿,总结起来大致是两次融资和一部VR动画作品。

两次融资:第一次真的很难

去年6月,Pinta获得600万天使轮融资;今年9月,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轮融资。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两轮融资,频率在VR行业算不得最快,但也确实称得上稳健。

现如今伴随Pinta走了一年多的雷峥蒙回想起来,依旧会感慨第一次融资艰难。尽管和大多数VR行业的创业团队相比,Pinta最初的团队堪称“豪华”。

“我在阿里接触了很多投资方,但在最初只有三个人的时候,想拿融资还是非常难的。最开始经历了大量的拒绝,因为当时只有三个人,在两个都是门外汉只有一个人OK的情况下,还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能做什么。”

但Pinta最终还是在这种极限的状态下拿到了真金白银,一如哥伦布当年穷困潦倒的时候,遇到了愿意资助自己65元路费的教皇,开始着手起航事宜。

相比之下,Pre-A轮容易的多。用雷峥蒙的话来说,“我们把整体节奏包括规划都和投资人讲的很清楚,很快就敲定融资了。”

或许,雷峥蒙没说出来的后半句是——拾梦老人获得的成功,真的证明了这最初的团队“能做什么”。

拾梦老人:一部暖心的VR动画

《拾梦老人》讲的故事比较简单——一个拾荒老人带着小狗罗小卡,在巨大的垃圾场旁边,日复一日的捡起别人从桥上轻易扔下的梦想,默默修复最后化身圣诞老人,以礼物的形式将梦想归还,并以一个相对开放式的结局收尾。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初看《拾梦老人》,整体感觉更像是一份淡雅的鸡汤。在美女泛滥的VR视频中,如此暖心格调的短片的确别具一格。此外,在这样一部故事线简单的短片当中,你不难发现一些有意思的小细节,比如Pinta公司地址、Logo甚至小伙伴的电话等等,这是属于创作团队“自娱自乐”的小浪漫。

“初入行业,一定要深扎特别垂直的领域才会有蓝海,正好自己的团队在VR动画算是比较擅长,而且从全球市场来看,自己和顶尖的团队差距并不大。”

这是雷峥蒙对其为什么会选择VR动画领域给出的答案,这句话的前提在于,雷峥蒙认为既然要干,就一定要冲到头部,否则毫无机会。

而推出拾梦老人这样偏鸡汤类型的故事,则是因为“认同迪士尼的价值观,认为团队应该把能够引起大众共鸣的东西做好。”坚持初心算是一个很宽泛,但实则很容易能够引起共鸣的方向,并且在制作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这是一部写给我们团队的故事”。

当然,这些都是作品完成后回过头来总结的话术。实际情况是,最初要确定方向时,米粒正好有部好的剧本,无论整体风格、情绪把控还是制作难度,都在可控范围,“那就干呗”。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谢谢这帮有才华的船员们。”在得悉《拾梦老人》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后,雷峥蒙心平气和的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和“安排”类似的是,在巡山的过程中雷峥蒙多次提到的一个词叫做“可控”。

或许是此前阿里数娱的工作经历,这位前阿里最年轻的P8需要让一切都看起来井井有条。但实际上制作《拾梦老人》之前,雷峥蒙并不知道这样一部作品需要多长时间多少人,也不知道会踩多少坑。

《拾梦老人》的制作周期大致为4个月,整体成本花费为200万。和目前大多数的VR内容相比,这样的投入算的上是“大制作”。

“未知掩盖了恐惧”,现如今回想起来,雷峥蒙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Pinta看似“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打法却获得了最具性价比的成效——“同样的钱若投资在传统动画行业内,可能远不会获得这样的影响力。甚至在资源密集型的传统行业内,能否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都是未知数。”

也正是这份敢拼敢冲的劲儿成就了《拾梦老人》——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上线27小时播放量超百万、关于拾梦老人的话题讨论超过800万。

同样也成就了Pinta Studios——不仅凭借此项目顺利拿到Pre-A轮融资,而且也验证了他们在VR商业化上探索的不少想法,并以此收回了部分成本。让Pinta从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了大多数内容团队都不尽相同的商业化道路。

商业尝试:Pinta的生意经

想要在VR行业摸爬滚打并非一件容易的事,究其原因,首当其冲的便是盈利问题。受限于VR硬件设备的普及率和C端市场的占有率,再加上已有设备用户的活跃度低,和传统视频相比根本不在同一量级。想要通过用户付费的方式盈利,谈何说起?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拾梦老人》是验证其商业化逻辑的第一部作品,和雷峥蒙交流的过程中界线菌得知,这部作品已经取得了百万级的收入。虽然不算巨大,但和一味的砸钱相比,却好上太多。 这一切,都取决于雷峥蒙对于VR行业一套完整商业逻辑的挖掘。

“我对商业判断的基础很简单,我们要跳回到传统行业,找到合适的商业化机会点。”

这套打法实际上是结合“VR行业实情”,符合“VR行业发展特色”的,传统影视行业商业打法的改良版。总结起来便是版权销售、广告价值和衍生价值,这一点基本和迪士尼的打法类似。

版权销售分为线上和线下两方面,线上为VR内容平台,线下则是体验店。雷峥蒙告诉我们,第一部作品在版权销售方面的收入几乎为0,但是却通过此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想要在线上收费就是在骗自己,但我们通过资源置换的方式拿到了收益。前段时间我们依次发了22个渠道,大家也给了推荐位。27个小时播放量就过百万了, 这也正是我想要的。”

线下同样也是Pinta想要布局的方向之一。雷峥蒙告诉我们,从去年到今年,线下体验店已经逐步转为精细化运营,不同的板块目前团队都在接触,虽然尚未形成特别成型的商业模式,但也“嗅到了一些商机”。

广告算是《拾梦老人》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主要是和蔚蓝海岸的联合营销。视频中体现为将广告牌替换成了蔚蓝海岸,但实际上还有包括“音乐在其楼盘无条件使用”、“针对其内容视频反向投放等”,整个营销方案达到了百万规模,虽然毛利并不高,但却是商业模式的一次尝试。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IP授权同样是Pinta想要在商业化布局探索的重要方向。《拾梦老人》片长只有12分钟,但却涵盖了24个SKU,22个品类的产品。包括公仔、尤克里里、手办、手柄、毛巾,甚至还有二锅头。衍生品销售众筹便卖出了100多万,实际分成收入不多,但也是其在挖掘IP价值的体现。

广告和IP授权能与多家达成共识的前提在于播放量足够大,这也是雷峥蒙愿意免费登陆各个平台的重要原因之一。从作品实际表现来看,各个商业模式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达到甚至超过了1+1>2。在这个过程中,入围威尼斯成了《拾梦老人》商业变现强有力的催化剂,但雷峥蒙一直所追求的,完整的商业逻辑的挖掘才是其取得商业成功的本质。

坚持原创:保持公司发展源动力

“一家内容制作和创作的公司”,是雷峥蒙对Pinta的定义。他告诉我们,VR会是其现阶段的重要布局方向,也会是其中长线坚持去做的事情。

此次拿到融资之后,Pinta大概会做四件事——

  • 沿着既有的主线在VR行业里做深做强;
  • 对AR、室内大空间定位等新科技持续关注;
  • 探索团队人员和流程方面的平衡点;
  • 加大IP开发的力度。

雷峥蒙表示,目前第二部VR短片已经基本制作完毕,第三个项目前期也已经结束筹备,预计在明年1月份之前完成。其中第二部短片《烈山氏》讲述的是神农尝百草的故事,神农中毒之后如何与象征毒草的怪兽做斗争,打斗感成了此片重点表现的内容,核心在于如何实现自我超越。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从鸡汤类的《拾梦老人》到打斗类的《烈山氏》的跨越,实际上Pinta要做的,是讲好每一个故事。再往深了说,便是探索VR行业全新的视听语言表现形态。

此外,Pinta还会在传统领域做更多的尝试,围绕的核心,则是IP。

雷峥蒙告诉我们,能支持一家内容公司长远走下去的唯有自有IP。IP对于内容的价值自不用多说,但是对于现阶段的VR行业来说,还远不能消化IP的价值。这是Pinta坚持走原创路线的原因,同时也是其会在传统领域做更多尝试的原因。

“深入VR电影的同时,也会对其传统领域做更多尝试。所以当一个IP真的有潜力时,我们会毫不犹豫去做一个传统院线级别的电影内容。”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新界线

除了电影之外,Pinta还会在合适的时间和合作伙伴一起将自有IP开发成诸如游戏等其他形态。

值得一提的是,Pinta目前推出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一个独立的IP。以《拾梦老人》为例,目前作品在微博上已经有了近800万的讨论。而剧中小狗罗小卡的微博,也有了8200个粉丝。这是其在IP化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可以想象的是,Pinta未来推出的每一部短片都会做诸如此类的尝试,直至某个IP被彻底引爆。

广撒网方能捞大鱼,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Pinta成立一周年时,雷峥蒙在朋友圈写到,“这艘小船因为我们最优秀的船员加入而越来越有远航的能力”。谈及未来,雷峥蒙表示当下的重点还是坚持初心做内容。至于Pinta“这艘小船”能否凭借自身实力找到新大陆,我们不妨持续关注Pinta Studios的大航海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