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或许,褪下了手机业务的镣铐,HTC不一定能凭借着VR业务飞的更高,但一定飞的更轻松。

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啥玩意也包不住火,更何况是关于HTC何去何从和未来行业格局变化这件大事。

HTC要卖身的消息自手机业务接连亏损之后便时有流言传出,近期尤为频繁。上月,彭博社连发两条消息表明HTC或将卖身,而现如今在其“九连跪”成就达成之后终于画上了句号。

9月21日上午10点,HTC(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通过与Google签订合作协议书,HTC专注Pixel手机设计研发人才加入Google,HTC知识产权非专属授权予Google使用,交易作价11亿美元。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尽管HTC卖身这事早已在界线菌心里排练了千百遍,但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颇为感慨。

尤其是昨天晚上,当界线菌收到消息时,忍不住45°角仰望天空,近半分钟沉默之后仰天长啸——动作真快,上月的稿子还是TMD发早了啊!该说的能说的都说了,这一天真的到来了,TMD写点什么好?

从彭博社曝出HTC要卖身的消息,到苹果发布会,到IOS 11更新,再到现如今HTC确认卖身,短短一个月多起重大新闻,VR媒体要干的活操的心还真是一点不比娱记少。

理论上来讲,HTC出售手机业务这事足以让界线菌拿出十二分的精神,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去写一篇行业分析文。但在大致浏览了半年多时间以来新界线60多篇关于HTC一本正经的原创报道之后,界线菌实在难以提起精神接着往下写。更何况,以后估计再也没机会哔哔HTC的手机了。

有兴趣的童鞋,不妨移步——《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

最后,还是要分享一篇去年的旧文,认认真真的和HTC手机告别。既然从情怀开始,那便以情怀结束罢。顺便提一句,老年人的情怀我不懂啊我不懂~~~

————————一条严肃认真的分割线————————

为了忘却的纪念:终有一天,要跟HTC手机说再见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还记得你人生中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情景吗?

如同一颗钻石的形成要经过不断地打磨,一个人的成长也要历经不断地磨练,而在这过程中,我们要经历很多个人生第一次。

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抽烟,第一次打架,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旅游,第一次打游戏……如此多的人生第一次,充满着诱惑、挑战与回味。

或许,无数个人生中的“第一次”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被我们淡忘。但时至今日,那部侧滑盖的“歪把子”——HTC G1,对于许多人而言,应该都还清晰记得,因为那可能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部智能手机。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滑盖的“歪把子”——HTC G1

时间追溯到2008年9月,HTC推出了全球第一款搭载了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G1,就此也拉开了Android阵营与iOS、Symbian以及Windows Mobile对抗的序幕。也正是这款手机,将HTC推向了巅峰,股价一路上扬,市值一度超过了昔日那个如日中天的诺基亚,成为智能手机时代初期的绝对大赢家。

到2011年的时候,HTC在全球手机市场份额达到15%,在当时可以排到世界第四,而在Android阵营手机厂商中,则是毫无疑问的居于第一,一举登上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制高点,市值也达到了巅峰:3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雪姨的身家也一度超越郭台铭,成为“台湾首富”。彼时的HTC,何等辉煌,彼时的雪姨,何等意气风发。

一个时代的终结:2000亿的手机帝国轰然陨落

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想到,短短几年之后,曾与苹果、三星齐名的智能手机生产商HTC,就沦落到苦苦挣扎的地步,甚至多次传出被并购的流言。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现如今,终于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

从廉价代工到世界品牌,与芯片巨鳄英特尔缠斗多年,也曾因涉嫌派遣商业间谍遭起诉,最终在男性主导的科技世界里创立了自己的帝国,雪姨的创业经历堪称励志又传奇。市值一度高达2000亿的HTC帝国,似乎在一瞬间就轰然坍塌,或许,雪姨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败得这么迅速,结局如此惨淡吧。

HTC手机业务日益下滑的局面,似乎根本找不到出路。黑夜般的前程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在无尽的黑夜中没有亮着的灯指引方向。

雪姨再出山:“铁娘子”背水一战 亲自上阵拯救HTC

叛逆、直率的雪姨可以说是企业界的一个另类,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劲儿。接替周永明出任公司CEO,这个“铁娘子”要背水一战,亲自上阵拯救HTC了。

在上任后,雪姨推行了两项重要措施:

  • 一是推出一款智能手机“中兴之作”;
  • 二是挺进刚刚冒头的虚拟现实(VR)领域。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前五名的厂商,季度销量均超过1000万部——这已经超过了HTC年初制定1000万部的年度出货量计划,无论哪家厂商的表现都比HTC要更好。可以说,在品牌市场,HTC已经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于是,被迫转型靠代工业务“填补家用”既是顺理成章,也属于无奈之举,毕竟生产线还要正常运转,工人还要吃饭。以Google Pixel为例,该产品的设计和优化都是由谷歌独立完成,代工厂的LOGO已经从机身上隐去,只保留“G”的标志,几乎完全找不到HTC的身影。华为不愿意干的事情,HTC却抢着要干,时代真的变了。

曾经有媒体这么问雪姨,对来HTC来说,手机业务和虚拟现实业务哪个更重要时,她的回答是,二者同等重要。如果现在再问一遍,想必雪姨嘴上还会说二者同等重要,但在她心中,虚拟现实业务已经比手机业务重要太多了。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重心逐步从手机业务转向虚拟现实业务

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给HTC开了一扇窗

高盛此前的分析报告认为,虚拟现实行业前景广阔,而发力虚拟现实的HTC可能会成为新的苹果。

“HTC智能手机的成功之所以短暂,主要是因为运营问题以及业务模式存在结构性缺陷。HTC为产品、技术和战略描绘的愿景是健康的,也是超前的。但是作为一家纯粹的硬件制造商,HTC在智能手机时代没有一个专属平台,这就是结构性的缺陷。在虚拟现实产品循环中,我们相信HTC的业务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从Android手机循环中吸取教训之后,我们相信HTC已经理解到:随着产业的成熟,硬件的价值会迅速下降。正因如此,HTC将自己定位为平台所有者,从最开始就抓住了虚拟现实机遇,通过Viveport服务营收的毛利率将会达到70-100%,和苹果App Store、索尼PlayStation Store差不多。”

尽管HTC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Vive的真正销量,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不管是在消费级市场,还是在企业级市场,Vive都呈现出非常不错的上涨势头。根据预装游戏下载量来推算,从上市至今,销量已经超过14万台。以799美元的售价计算(现如今已经降到了600美元),这部分的收入至少超过了1亿美元。纵然如此,一时半会还不足以让HTC糟糕的财务扭亏为盈,而且还要面对来自Facebook(Oculus)、索尼、微软这些巨头们的夹击。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见惯了大世面的雪姨当然明白的很。不过,对HTC来说,押宝虚拟现实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无法让自己的财务报表取得重大突破,但至少可以让外界对它持续保持高度的关注和期待,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特稿丨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新界线

对于雪姨和她的HTC来说,尽管在手机业务这条路上走的有些坎坷,但最终还是含泪甩掉了这个包袱。足够幸运的是,她赶上了这一次的虚拟现实热潮。现在说“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还太早,但毫无疑问成功续了命。在虚拟现实成为像PC、智能手机那样的大众消费品之前,还不足以让HTC重回早期智能手机市场的霸主地位。不管怎样,HTC重新找到了方向,虚拟现实就好比夜空中一颗闪亮的星,指引雪姨和她的HTC前行。

收购威盛,做中国人的芯片,对抗英特尔;创立HTC,做中国人的手机,震惊全世界;她是“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儿,却“白手起家”打造出一个手机帝国。这就是“雪姨”——王雪红。“生子当如孙仲谋,生女当如王雪红”,这可能是对雪姨最中肯的评价。

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

当年,为了纪念“左联”五烈士,鲁迅先生写下了《为了忘却的纪念》。终究有一天,要跟HTC手机说再见。或许,后人们还会再记起HTC,再说起它,只不过可能跟手机业务已经没什么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