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大清都要亡了,还在乎那些“小骄傲”做什么?

15年6月,王雪红在接任CEO后第一次召开股东会,开场时因为公司表现不佳,鞠躬向股东道歉。态度真诚,场面一度令人潸然泪下。随即,雪姨在现场立下Flag,“今年宏达电努力的目标有四大方向,包括强化智能型手机发展、大幅降低营业成本及改善营运效率、内部流程合理化、积极发展新业务。”

365天后,王雪红再度在年度报告中向股东致歉,并透露公司会继续进行重组,以扭转不利局面。此时,已经是HTC连续亏损的第四个季度。

亏损轮流转,年年在“我”家。不过事实证明,HTC的亏损和王雪红道歉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因为今年并没有传出王雪红在股东大会上道歉的新闻,但HTC不出意料的还是亏损了。

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新界线

本月中旬HTC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营收161亿新台币,环比增长11%,税后净亏损19.5亿元新台币。这也是HTC连续九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九连跪”成就达成。

看来,Flag不能乱立,曾经的安卓一哥说的话也不能轻信,想要在业务上有大突破,也不是靠打嘴炮就能成的。这一点,买了HTC股票的人可能会同意我说的话。

两年前王雪红第一次道歉的时候,虎嗅曾发表了一篇名为《致王雪红:对股东最好的致歉就是卖掉HTC》的文章,林林总总的分析后,得出结论:“所以我们认为,王雪红对于股东最好的致歉就是择机将HTC出售。”

但是想要“卖身”岂是一件简单的事?

从主观上来讲,对一个走过巅峰的企业来说,出售一项曾经给它带来辉煌业绩的主营项目,是很难跨越的心理障碍。同样的情况可以类比当年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尽管业务早已覆水难收,却还是在拖了很久之后才以低价卖给了微软等巨头。

大哥,或者说是当过大哥的人,总是骄傲的。

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新界线

王雪红也是骄傲的。收购威盛,做中国人的芯片,对抗英特尔;创立HTC,做中国人的手机,震惊全世界。得益于天时和大幅扩张的机海战术,让HTC成为了当时Android手机的代名词。“白手起家”打造出一个手机帝国的王雪红,曾得到了“生子当如孙仲谋,生女当如王雪红”的评价,你让她怎能不骄傲?每当王雪红回忆起自己投入手机市场时,总会说“智能手机是我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所以,尽管HTC的手机业务每况愈下,但还真不是虎嗅一篇文章,就能让王雪红放弃的。最不济,也得要最后一搏,再撑上个两年。

可问题是大清都要亡了,王雪红的“小骄傲”也差不多该完成阶段性使命了。

彭博社今天连发两条消息,主角直指HTC,新闻大意为HTC目前正进行战略调整,他们正在考虑剥离虚拟现实业务或者是将整体打包出售。随后又发一条,接盘侠可能会是谷歌。但HTC的发言人尚未对此发表评论。

有一说一,这并不是HTC第一次被传出将出售业务的消息。去年11月份,就有消息表明HTC要出售手机业务,但是却遭到了官方的“严正否认”。

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新界线

但这一次消息传出来之后,HTC暧昧不清的态度让人疑惑。此前各种传言满天飞的时候,HTC总是很及时的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自己的态度。

  • 去年11月份的传言,辟谣如上;
  • 关于VR业务拆分的传言,HTC在发给美国科技媒体theVerge的声明中说:“我司能证实已成立一家名为HTC Vive TechCorporation的全资子公司,以发展战略联盟和帮助打造全球VR生态系统。”
  • 去年8月V社宣布开源Lighthouse时,HTC也紧急召开媒体沟通会说明缘由。

再反观此次消息放出后HTC的态度,至少截止界线菌完成这篇稿子之前,HTC还没有给出官方的回答。公关行业讲究不发声等于默认,这或许也算是坐实了HTC要卖身的举动。

HTC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打包出售?

尽管曾经辉煌一时,但HTC最终选择卖身或许和其手机业务九连跪有直接关系,但选择这样的时间点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其VR业务上。

审时度势是每一个“大哥”都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说,王雪红大概是中国最聪明的CEO之一,她对科技的预见性让人心服口服,无论是当年的智能手机还是现在的VR,该抓到的机会她都抓到了。

所以在HTC手机业务日渐萎缩,VR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曾经有媒体这么问雪姨,对来HTC来说,手机业务和虚拟现实业务哪个更重要时,她的回答是,二者同等重要。如果现在再问一遍,想必雪姨嘴上还会说二者同等重要,但在她心中,虚拟现实业务已经比手机业务重要太多了。

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新界线

不过虚拟现实业务能助力HTC顺势翻身,甚至回到巅峰吗?至少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并不能。

现如今关于HTC卖身的消息传出来,解决了界线菌心中的很多疑惑,比如说HTC为什么执着的要做VivePort,为什么在近期会选择Vive大幅降价。

HTC Vive是目前全球体验最好的VR头显之一这确实不假,但是在界线菌看来,这主要还是要归功于V社。无论是Lighthouse空间定位技术,还是Steam,在“提供优质VR体验”这件事上,占据了很大的比例。所以当有朋友把HTC比喻为“VR行业的代工厂”时,界线菌深表赞同。

HTC和V社在VR行业算是很好的一对CP,但商场如战场,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自古以来就是。所以当V社宣布开源Lighthouse的时候,HTC的表现显得有些过分的激动,但终究还是没能挡得住V社和LG联手推出新的头显。归根结底,靠着V社吃饭的HTC,并没有在V社身上找到足够的安全感。

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新界线

甭管是看好线下市场、移动市场还是怎样,趁着Vive在头显中还算是大哥,推出VR应用商店Viveport,终归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才有安全感。

再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是否HTC在很早就已经想好了未来有一天会走卖身这条路。毕竟,在互联网这个行业,“生态”这玩意比“硬件”值钱多了。再者说,万一新东家对V社不太感冒呢?空有硬件在手的Vive还能发挥几成功力?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

观点丨曾经的安卓一哥要卖身,HTC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新界线

近期关于HTC Vive另一条大新闻,应该算的上是Vive大幅度降价的事情。Oculus降价的时候,HTC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跟进。Hypereal等一系列国产头显宣布降价的时候,HTC同样非常淡定。其VR总经理Daniel O'Brien曾表示,“我们觉得Vive不需要降价,我们已经取得难以置信的成功,并且继续发现市场的巨大动力。”

但最终Vive还是降价了,只是这个时间点真的是有些敏感。几天前,HTC宣布Vive全球范围内永久降价,国行版降价1400元,美版降价200美元。关于降价,汪丛青给出的解释是:“是价格调整,一两个季度以前就有决定,和清理库存无关,和友商降价无关,和新品发布也无关。”

或许HTC想要出售整体业务这件事早有打算。此前有媒体就Vive降价抛出疑问,“6月份的时候HTC VR总经理明确表示不会降价,但汪丛青却说降价计划在一两个季度以前就开始了。”现在回头看,一两个季度以前开始着手的应该就是针对出售HTC业务的事情。

当然,在我的逻辑里,汪丛青的解释是绝对没有毛病的。因为确实不是上述的原因,现在来看真正的原因应该是为了数据好看。而且,Vive降价后为HTC带来的效果也称得上是立竿见影。虽然销量方面没有明确的数据作为支撑,但至少HTC的股票好看了不少——宣布降价当天,HTC股票就上涨了9.09%。

这似乎也很符合虎嗅提到的“择机将HTC出售”。

一直以来,HTC的定位都是一个很难界定的事情,企业如此,产品亦如此。称之为巨头,但和一般的巨头相比,HTC对于在VR行业获得成功太过于迫切。称之为创业公司,又和其体量不太相符。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其VR头显产品上,称之为B端产品,在B端对于大空间的需求越来越大的今天,Vive在定位方案的可延展性上差了一些;称之为C端产品,又鲜有消费者能承担得起高额的费用和4.5×4.5的专属空间。找不准定位,或许是HTC面临的较为严重的问题。

但是卖给谷歌真的是个好决定吗?当年收购摩托罗拉之后,最终谷歌也保留了大部分专利后转手卖给了联想。HTC卖掉手机业务,转而全身投入VR行业或许是比较好的选择。一如雪姨当年杀入智能手机行业那般,在VR行业重新缔造辉煌,只是这样做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