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村里的故事,一个超现实魔幻风格的小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什么意思了。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新界线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村里的故事,一个超现实魔幻风格的小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什么意思了。

村子依山傍水,坐落着几十户人家,算不得多大,但绝对的与世无争。村前有条小路,弯弯曲曲,通向山的那头。可别看不起这条小路,顺着走出去,据说能到城里。村里不少年轻小伙子,年少时背个包一步三回头的走出去,过个几年回来总能给家里捣鼓一幢小洋楼出来。当然,也有灰溜溜回来的,不过身边总能围一圈半大小子,听他们讲述着村外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村子向来都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这个土壤肥沃四季分明的小地方,最适合黄豆的生长。家家户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算不上富裕,但至少过的安逸。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新界线

不过这安逸很快就被小二黑带回来的一条消息打破了。小二黑是村里出了名的混子,不爱下地干活,却总是三天两头的往山的那一头跑。隔个几天回来,口袋里总能揣满了花花绿绿的钞票。村里七姑八婶跟自家孩子总会唠叨这么一句话:“老实呆家里,可千万别跟小二黑似的成了野孩子。”

村子小有小的好,一条主街道就能贯穿整个村子,消息传的快。正值农忙结束之余,大家伙都没别的差事。听说小二黑带回来一条能带大家发财致富的门道,都想凑过去看看。听着靠谱,就挣上那么一笔,不靠谱,就当图一乐。大家都这么想着。

村东头陆续来了不少老小,只见小二黑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半包香烟,点上一支,悠然的抽了一口。

“你们呐,就是榆木脑袋。天天只想着种地,啥时候才是个头。我这次出去,听说了个能挣钱的法子,到时候大家发了财,可别忘了我小二黑。”

小二黑满嘴跑火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伙听了这个话,也都没当回事。

小二黑见没人搭话,抽了口烟接着说了下去。

“种豆子才能挣几个钱,人隔壁村有户人家拿豆子做成了豆腐,听说有个扎姓人家的大户,喜欢的不得了。一口气拍下了好多钱,直接买下了,天天让他就研究怎么做豆腐。你们觉得不值钱的玩意,做成豆腐以后,人城里人稀罕的狠哩。”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新界线

“二黑,豆腐是啥玩意啊,长啥样啊,靠这个真的能挣钱呢?你别又是忽悠俺们呢吧。”很明显,一提到钱,村里有人心动了。虽然年年都有外出的年轻人,不过“豆腐”这玩意,还真没听别人说起过。

小二黑挠了挠头,“我也是听说,没见过哩。不过据说是黄豆做的,白白嫩嫩的,咬一口下去,可软乎呢。”

村里人见状,不少人骂骂咧咧的都走了。边走边嘀咕,“好了散了吧,这小二黑啊,又开始没正型了。”

小二黑见没人理他了,赶紧扯开嗓子吆喝道,“这玩意真能挣大钱,隔壁村不少人都开始研究了啊,想要知道那户人家地址的,就来找我啊,不过我可不白告诉你们。”

听着这话大家都走了,不过当天夜里,就看到不少身影抹黑进了小二黑的房子。第二天,村里不少人都沿着那条唯一的小道外出了。

就这样,村里陆续有那么三五户人家开始研究“豆腐”了。初始,大家都对这新鲜事物不甚了解,只能有样学样。四四方方的,看的像那么回事,不过口感,却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外来的人听闻这里也能出产“豆腐”。隔三差五的,总有几个张口“雷猴”闭口“hello”的人,前来打听。看着一块块“豆腐”,当即拍下一沓红红绿绿的钞票,要搞“投资”。

暴姓人家看做“豆腐”还真能弄来钱,一盘算比种地挣的多多了,经过短暂的“家庭会议”之后,就决定“干一票,地先不种了。”当然,这样的情景也发生在村子里不少人家。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初春,村子里像是换了一种景象。家家户户都开始了像模像样“做豆腐”的营生。你绝对想象不到,就在不多久前,村里人还三三两两的谈论着今年的收成如何。

村里人朴实,却不代表不聪明。为了区分自家的豆腐,不少人都在新鲜出炉的豆腐上用手歪歪斜斜的抠上了自家的名字。不过有一樂姓人家犯了难,本来就不太会写字,这么复杂的还真不好往小小的豆腐上划拉,不过后来他灵机一动,在豆腐上写了个“D”。不光自己姓氏的第一个拼音首字母是“D”,豆腐的豆第一个拼音首字母也是“D”,而且简便好记,还不破坏豆腐呢。樂某这么想着。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新界线

此前村里人都没听说过这“豆腐”是怎么做的,基本都是师承一家,也算的上是一脉相承,做出来的豆腐也都长的差不多。闻讯赶来的老板都知道投资这个新生的行当能赚钱,不过看着满村都长的差不多的“豆腐”,挂满金链子在商场呼风唤雨的老板们,却在选择到底该投资谁家的“豆腐”上犯了难。

暴某算的上是村里最早一批做“豆腐”的,不过在做豆腐前,并不是农民,而是村里唯一的屠户,膀大腰圆。为了吸引老板的投资,他想了一个不错的点子。猪肉都是分开卖,豆腐是不是也该如此?所以他就把刚出锅的豆腐切成各种形状的,然后大肆宣扬,这是“暴氏豆腐1号”,这是“暴氏豆腐2号”,这是“暴氏豆腐3号”,这是“暴氏豆腐4号”,这是“暴氏豆腐5号”……除了形状略有差异外,豆腐还是那个豆腐。暴家这么搞,还真对得起他的名——简单粗暴。别说,就靠着这招,还真吸引了不少老板前来投资呢。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新界线

此外,村里还有酷姓人家。虽然姓酷,但是干的事儿却一点都不酷。最初别人做豆腐的时候,他根本不跟着凑热闹,还是想着开春接着种地的事。不过看着别人都挣了钱,刚下了种的土地也不管了,也来凑热闹,想挣一笔。

酷某聪明,他想着现在才开始做豆腐,肯定来不及了。老板们都有了中意的人家,他酷某凭什么能从老板的口袋里掏出钱来。不过酷某还真不是一般人,他很快就想通了一件事——别人买了豆腐不就是回家做着吃么,那我是不是能做豆腐的同时,也顺手提供把豆腐做成菜呢?

酷某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条财源滚滚来的大门,他还给自己的做法起了个名字——“一体式豆腐”。豆腐还没开始做,酷某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各个大老板开始忽悠,“我这个豆腐好,而且还能给你做了呢,让你省时省力。也不贵,多加几块钱的事儿~”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新界线

不过呢,酷某并没有出村学习怎么做豆腐,只能从别家买点刚出锅还没来得及刻字的豆腐。价格都谈好了,酷某也觉得自己这点子肯定能大卖,一口气买了500块,还和人家许诺,“先来500块,你抓紧做着,以后挣了钱肯定少不了你那份哩。”

原本谈的好好的,不过就在酷某准备开卖的时候,别人觉得有点亏,又临时把豆腐钱涨了上去。酷某没办法,又不想做亏本的买卖,只好硬着头皮临时涨价。心想着,“别人说就说吧,等我挣了钱,让他们羡慕去!”

当然,故事到这里还没完。

后续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酷某不按套路出牌,临时涨价,引起了老板的不满,都不来买酷某的豆腐了。酷某来做豆腐,不光没挣着钱,还把之前买的500块豆腐都砸自己手里了。酷某气不过,但也没办法,最后又回去种地了。

村里其他人的日子也不好过,邻村最早卖豆腐的那位,拿着别人教的学费,又研究了一种更好吃更健康的豆腐,老板们都去那边了。偶尔有一个两个前来问询想投资的老板,也都是没多少钱想靠着这个挣一笔的,看到这个情况也都不敢投资了。

村子原本靠优质的黄豆出名,不过由于整村的人都去做豆腐了,土地荒了。

村子里没人做“豆腐”了,也再也没了大老板的身影,村子更穷了。

好了,狗哥要去搬砖了,赶明啊,再给大家唠唠隔壁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