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人类最根本的特性是社会性,社交是维持人与人沟通的一项基本需求。从现实生活中的社交进阶到互联网社交,还是上个世纪的事儿。

1971年,作为美军的一个分支机构,ARPANET(阿帕网)项目的科学家Tomlinson发出世界第一封电子邮件,使用“@”区分用户名与地址,这大概是最早的互联网社交行为了,也就此拉开了互联网社交的序幕。20年后,万维网诞生,为互联网社交奠定了基础。自此之后,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相继问世,并一直活跃至今,让互联网社交媒体步入了巅峰。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陌陌、秒拍……让社交分享变成了一件随时随地都可以发生的事情。

在经历了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大家逐渐把焦点集中在了“新一轮社交产品形态该走向何处”。在VR概念火了之后,社交这个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词并不出意外的被再次提起。所以,一堆堆“微信”、“陌陌”、“秒拍”已在路上?

没错,但很显然,这条路道阻且长。

最近几天,业内最让人唏嘘的一条新闻莫过于AltspaceVR倒闭——“8月3日将是AltspaceVR提供服务的最后一天。谢谢诸位留下的美好回忆。altvr.com/good-bye/ .”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对于关门大吉的原因,Altspace给出的解释很简单,没钱了——

“我们是创业资本支持的企业,最后一次获得投资已经是2015年了,此后一系列的融资计划相继破产。融资计划失败,加上VR市场发展缓慢,投资人纷纷拒绝继续投资。虽然我们进行过众筹,但是如今资金已消耗殆尽。”

这不由让人想起了腾讯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那个时候,中国互联网还不姓马,马化腾和马云刚刚踏上创业的两万五千里长征,用现在的话说,都是“屌丝”。1999年11月,彼时的马化腾正焦头烂额地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张志东和陈一丹同时走了进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OICQ发布9个月后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00万,坏消息是腾讯公司账上就剩一万现金了。更糟糕的是,一个月前美国在线(AOL)给腾讯发了一封律师函——要求腾讯停止使用OICQ.com和OICQ.net域名,并将之归还给美国在线。

马化腾当年60万要卖QQ的故事已经是老梗了,其实腾讯做的这套东西,原本是想投标给广东电信挣点小钱,谁曾想没被看上,后来又推销给其他好几个地方,结果愣是都没被看上……失望之余,又不忍心就这么舍弃,那就自己运营吧。真可谓是“有心种树树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赛格电子副总经理的靳海涛曾在回忆时表示,“马化腾找了我们好几次,那个时候也没有投。没有投的原因是什么呢?这玩意儿看不明白。”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在这个现实的市场经济时代,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是硬伤。换句话说,Altspace如果没有准确的定位和良性的商业模式,就算再拿一轮融资又如何?无非是苟延残喘,最终可能还是要关张。去年VR行业整体投资环境变冷已经证明了,不从自身实际出发,想要靠融资拖垮竞争对手上位是一件多么不靠谱的事儿!再说了,在没有看到明确能成为“寡头”之前,哪家资本愿意和你一直耗着?

尽管Altspace得到了腾讯的肯定,但依然无法为继下去。不知道马化腾看着死去的Altspace是否会感慨自己当年最艰难的那段岁月——做点增值服务软件和系统集成的小业务,举步维艰,过着三餐不继的窘迫日子,夹缝中苟且的活着。

导致Altspace倒闭表象是缺钱,实际上还是因为没想明白。媒体同行87870在此前的推文中曾如是说——

就在一瞬间,87君回想起了半年前浅尝辄止放弃AltspaceVR的真正原因:“我究竟该玩什么好呢?”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Altspace推出的社交软件是真的只有社交——VR会议、VR脱口秀、VR游戏、VR视频。Altspace的本意是打造一个贴近现实的,不受空间约束的真实的社交环境,而实际上当你进入场景,选择虚拟形象,然后就可以开始社(ga)交(liao)了。除了“尬聊”,你可能再找不到别的可做的事情了。

真是一点都不刻意,一点都不做作呢……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坦白说,Altspace交出的成绩单从目前来看还是颇为惊艳的——月活3.5万,平均娱乐时间达到了35分钟。在各式各样的社交软件已经占据了我们大量碎片化时间的今天,能从用户手里“争取”到这么多时间实属不易。

张小龙说好的产品是让用户“用完即走”。美团产品经理Karl在知乎回复说,还有隐藏的下半句是,“下次还会来”。吴宵光在某次演讲中表示,“早期QQ在基础服务方面抓住几个核心的功能点,体验非常好,体积很小、很快、很稳定,还有很多个性化的体现,让客户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

整体来看,AltspaceVR提供的体验并不算差。作为第一批尝鲜VR社交的企业,不少用户慕名而来,结果“墙头马上遥相望,一见知君即断肠”,充满仪式感的社交最为尴尬。

但是,在VR行业发展的早期,因为资金链断掉而死去的例子并不在少数。不过AltspaceVR的关门大吉,竟然引来了“VR社交压根就是伪需求”的言论,震惊!

特稿丨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新界线

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

社交一直是人类社会活动中最重要的一环。所以你会发现,大家一直致力于解决的,是在当前的主流平台下,如何打造更合理的社交方式,而不是去探讨这样的平台是否适合用于社交。

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纷纷突破地域限制,允许用户通过文字和表情来进行交流。到了移动互联网时期,用户更可以通过碎片化时间来寻找合适的社交群体。VR作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在全沉浸环境下进行社交几乎成为可以预见的社交形态发展趋势,仅仅因为一家公司的倒闭就说VR社交不行了?未免太过盖棺定论。

Bean VR创始人秦凯认为,“以往的社交强调信息的分散,而VR社交强调共享的体验”。用户并非没有社交需求,难得是如何找到用户的需求点,满足它。

OICQ出来的时候,类似的产品非常多,PICQ、TICQ、CICQ、GICQ……虽然名字各不一样,但都是“借鉴”ICQ,大同小异。而在层层包围、围剿堵截中,腾讯踩着这些竞争对手的尸体杀出重围,不仅靠着这个“无心插柳”的产品活了下去,而且还有了日后的“柳成萌”,或许就连马化腾自己都不曾预料到吧。

回过头来想一想,当“ICQ”们纷纷死掉的时候,怎么没人跳出来说社交不行了?

路还长,别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