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是的,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和Show Girl无关。

首先恭喜各位,终于从【以“同行十五载,共享泛娱乐”为主题的第十五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的文字“强奸”中,坚强的挺了过来。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是的,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但和Show Girl无关。

几天前,来自五湖四海兄弟姐妹们整装待发,从五湖四海奔赴同一个地儿——平均最高气温三十七八度的上海,经过三/四天甚至更长时间的战斗,又回归各自熟悉的城市和岗位。一切好像没发生过一般,但相信每个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一次的相聚。因为,这是一场空前的盛宴,也是一场盛世的狂欢。

近两年,VR/AR相关的展会、沙龙、论坛多到令人发指,但跟ChinaJoy相比基本都是小巫见大巫。根据官方统计的数据,本次ChinaJoy各方面均创历史之最,总的参与人次破天荒达到了325452人次。

热情、疲惫、拥挤、热闹、开心、惊喜、遗憾,每一种情绪都实实在在的在ChinaJoy展馆的各个位置发生着。也正是因为这些参与其中的人,让这一次展会变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起来。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犹记得ChinaJoy开幕前,不少“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舆论充斥耳边——今年参展ChinaJoy的VR/AR厂商数量锐减,并试图以此得出一个判断行业走势的结论。但事实上,每一个亲身经历了展会的人都会感觉到——这TM根本不科学。

对于媒体来说,如此大型的展会,例行扫馆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在本次ChinaJoy期间,新界线携手VR虫洞的两位战友并肩作战,共同完成了大约50家VR/AR厂商的展位报道。扫完全部的VR/AR展位,抛开中途参与发布会/活动的时间,一共用了大约2天。坦白说,这个速度并不快,但每一家展商都去交流,每一款设备/内容都去体验,细细品味,也别有一番滋味。

硬件配置越来越完善,内容体验越来越细腻,留下来的从业者越来越有信心,这或许是我在本次展会中读到的最核心的信息。展商的动态,行业的趋势和走向,每个人都看在眼里,每个人也有着自己的判断。所以这大抵不会是一篇诸如《从ChinaJoy回来,我看到了行业这样的趋势》的文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当一座城市渐渐苏醒,当每个人睁开双眼第一件事就是朝着一个共同的地点进发,当疲惫和流汗成为了常态,当现场的相互寒暄和热情远超你的想象,这本就是这次展会最有意义的地方。

所以我想念的,大概不是Show Girl的婀娜多姿,大概不是现场排队领取二次元邪恶抱枕的快感,而是那种每天一级战备的状态,和一群同行者惺惺相惜又在并肩作战的情怀。这是一场持续了4天的战斗,每一个和你相互寒暄或是擦肩而过的人,都是你的战友,最次也是曾经是。

是的,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但这一点都不矫情。

在轰鸣的音响和拥挤的人流中扫馆是一件在肉体上极其痛苦的事情,痛苦指数绝不亚于早晚高峰的天通苑地铁站。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自然需要找点乐子——苦中作乐。拿起手中的手机,用微视角来记录展会期间发生的林林总总,来放大每一个前来参展的人,让钢筋混凝土下的展会变得有血有肉有故事,是我展会期间孜孜不倦在做的事,也是我聊以自慰的乐子。我坚信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都是一种人生,大抵如此。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展会现场拥挤的人群,或有目的的前进,或无目的的乱逛,这张照片中有多少同行,多少厂商,多少玩家我并不清楚,但正是他们让展会变得生动起来。(图片来源:大仙)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展会现场,一名小朋友在凌宇智控展台体验NOLO,这是VR行业下一代的生力军,就好比当年经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我们,相比之下他们更幸运。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作为一个对二次元文化并不感冒的人,我并不知道他COSPLAY的是谁,但从展馆出来他脱下厚重的外衣时,我听到了他如释重负一般的叹息。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能支撑他穿如此厚重的衣服,需要什么样的力量?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这群席地而坐的年轻人面前,大屏幕正直播一场电竞比赛,这是挚爱的力量。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玖的举办电竞大赛之后,媒体对其CEO进行群访。展馆内太吵,大家只能移步到展馆外的空地,烈日炎炎,这是专注的力量。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一天的行程结束,到处是满载而归的玩家,这是收获的力量。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一场演出结束,Show Girl小姐姐们赶紧到展馆边上休息,台上光鲜亮丽的她们,也需要一台下这片小天地。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一天的展会结束后,这位小哥疲惫的躺在位于E3馆的蚁视展台休息。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蹲在展馆墙角休息的人。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大仙说,很少有在工作日白天喝酒的时候。忙于和他交流的我,显然低估了他喝酒的速度,眼看着他一大杯黑啤所剩无几,我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记录下大仙迷人的笑,以及快见底的一大杯黑啤。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HYPEREAL CEO黄柴铭正蹲在展台旁边看手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不远处主舞台上的美女DJ正不遗余力的调动着现场气氛。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右侧三位盛装出席的人,据说长得这么漂亮一定是蓝孩子。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最后,则是来自VR虫洞的两位战友。应当事人要求,所以有了这张史上最不走心的PS照。你们瞅啥?!

感动是ChinaJoy带给我的最大感受。

展会期间,除了逛展会,参加一些线下活动探讨交流、吃吃喝喝自然也必不可少。在界线菌看来,这些活动是极具仪式感的——ChinaJoy本身就是一场极具仪式感的盛会,这些线下活动更是将这种仪式感推向了最高点。

就像一则暖心小故事里说的那样,“仪式是什么?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古人“沐浴焚香,抚琴赏菊”,是仪式感;大家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ChinaJoy是仪式感;结束一天忙碌的行程,一帮人聚在一起剥着虾、撸着串、喝着酒、吹着牛、蛋着逼,也是一种仪式感。这个行业需要仪式感。

特稿丨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新界线

一帮人,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职业,操着各地方言特色的普通话,白天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晚上约定一个时间地点聚到一起。可能是老朋友,可能是生面孔,也可能之前只是网友,彼此见面不需要寒暄太多,一个会心的笑,共同“VR/AR从业者”的标签,哪怕初次见面,但也足以让你摆脱羞涩,打开话匣畅所欲言。

太TM感动了。这种感动,发自内心,源自对彼此的理解,对现实的无奈和对未来的期许。至少在这一刻,我们是一家人。

但不管怎么样,每一个VR/AR从业者都还要面对现实,都还要继续向前走。这个行业不需要鸡汤,我们靠仙气儿吊着挺好的。

就像大仙说的,“更多的人和更大的企业扑到了这个行业里,试图证明这件事是可行的,他们承担的风险和压力远比我们承担的要大的多的多,所以如果你相信他们的选择是没错的话,那么也请相信自己的选择。每个企业或许会选择不同的活法,但千万别放弃这件事儿”。

所以,只要“猥琐发育别浪,我们就一定能赢”?是的,只要“猥琐发育别浪,我们就一定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