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明天的VR新闻,不会像今天的视频新闻和文字新闻一样。

观点丨“故事情节”才是VR新闻的Freestyle?-新界线

明天的VR新闻,不会像今天的视频新闻和文字新闻一样。

这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判断也是根据谷歌新闻实验室的新民族志学的研究——VR的特点如何影响记者在这种媒介中讲故事。有趣的是人们如何在VR中体验故事,什么使VR故事讲述令人信服,以及VR作为新媒体如何要求记者放弃一些现有的讲故事方式(同时,路透社研究所在今年初的报告中,重点介绍了新闻编辑室把VR融入故事讲述中所面临的挑战)。

这是研究的一些要点:

有效的VR体验是围绕故事情节设计的,而不只是讲故事。VR观看者应该成为主动的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消费者。这深刻地改变了创作过程,强调了超越严格传统叙事的体验。例如,《卫报》VR项目“6×9”,创作了单独被监禁的经历。

VR是印象派的。观众经常难以记住虚拟现实体验中的确切细节,而是回想起VR的体验,好像他们已经生活在其中。也就是说,这种经历是不完美的。报告指出,这意味着,VR生产者应该专注于情感影响,而不是传达具体的信息。 这将对记者在媒体中可以讲出的各种故事产生重大影响(如果他们甚至可以讲“故事”)。

什么使得VR如此吸引观众?参与,体现和“完全自由的感觉”。谷歌在对进行的36个民族志访谈中发现,人们被VR吸引,主要是因为VR使他们体验了各种新的经历和情感,让他们创造了自己的体验,并得出看法。“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方向。 你正在创造自己的世界。”一位参与者说。

VR中的“变形”可以更有效地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复杂的问题。气候变化虽然是一个新话题,但却很棘手。有时,确确凿凿的事实也远不能证明一个问题。研究表明,虚拟现实可以帮助使这些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具体,例如,让观看者代表那些受其影响的人或某种东西。当使用VR思考的时候,效果最好。

有些记者会很难适应VR。当谈到虚拟现实时,线性的、策划的故事讲述就过时了,正如我们所知的,作者被淘汰了。对于写文章和制作视频的记者来说,发展他们讲故事的技能并非易事。随着这个新的讲故事文化的发展,我们应该给记者以及雇佣他们的公司一段漫长的调整期去适应它。

对于这项研究,谷歌与纽约市,芝加哥和旧金山湾区的不同年龄,性别和种族的个人进行了“36个民族志访谈”。 其中二十七个人是“早期消费者”:这些采访持续了三到三个半小时,旨在深入了解消费者对新媒体的体验,以及推动他们购买VR技术、头显和系统的欲望。除正式采访外,这些消费者还播放了他们最喜欢的VR作品,并讨论了这些经验为他们带来的好处。 最后,他们获得了有特定VR内容的头显,让他们体验身临其境的现场感。剩下的九个采访者是“VR新闻和娱乐领域的创作者和批评家”。

整理自87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