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界线巡山的第九站,我们来到了第五态科技,聊聊关于朱昱地和他背后第五态科技的故事。

新界线巡山的第九站——第五态科技

朱昱地身上,有着太多的标签——“小鲜肉”、“VR圈网红”、“90后创业者”等等,当然还有大家最为熟知的“昱地哥哥”。

在第五态科技的办公室,从上午10点钟开始,到12点钟结束,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和“昱地哥哥”聊了很多。

Part 1:起点

故事要从朱昱地离开超凡视幻说起。

去年12月份,朱昱地意味深长的发了一条朋友圈,也就是当时引发业界轰动的那条朋友圈——因个人计划发展方向与公司发展方向不同,经营理念不一,最终做了一个“痛苦而艰难的决定”:退出超凡视幻日常运营,辞去CTO职位,并放弃超凡视幻所有股份。

12月份正值北方的冬天,寒风和降温成了北京城的主旋律。再加上整个VR大环境并不好,欠薪、裁员、倒闭的负面消息不断传出,毫无疑问,VR进入了“资本寒冬”,一如当时的寒冷时节。从超凡视幻出来的朱昱地,在面对未来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上犹豫了很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从那边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情绪和状态都很负面,整个人的状况很消极,想法也很乱,我需要调整自己的状况和思路。”

时间转眼间就来到了年后,调整好心态的朱昱地回到VR行业重新出发,最终还是选择了创业一途——“我不喜欢被束缚嘛,没了约束之后,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在此前某次活动上他也曾告诉界线菌,现在做的事情让自己很开心,“很爽”。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筹集资金,操办成立新公司的各项事宜,“场地、费用还有团队什么的,年后我就一直在找机会等时间。”

一个创业公司,五、六个人的核心团队,这是朱昱地的新起点。

巡山丨第五态朱昱地:要成为VR独立游戏开发团队,做有意义的事情-新界线

第五态科技办公室

Part 2:业务

成立公司之后,“做什么 ”这件事就显得尤为重要,有着做VR游戏基因的朱昱地,最终还是选择了“游戏”。

“我相信我对游戏、对VR和对VR游戏的判断,这也会是我们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不过坦白的说,在公司刚成立的日子里,第五态的业务并不是那么纯粹。关于这一点,朱昱地也很坦承。“我们的业务并不全在VR口,还有一些包括技术务支持、UE相关的业务还有移动互联网方面的业务我们都在关注。”

根据界线菌了解到的情况,第五态目前的业务线主要分为两条。一方面来自于B端业务,另一方面朱昱地希望接下来能针对线下体验店开发一些内容。前者相对好理解,而之所以选择为线下体验店开发内容,朱昱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很多人觉得为线下店提供内容很Low,想要针对Steam开发内容,可我不这么觉得。我们相信线下体验店也是存在模式迭代的,也需要大量的优质内容作为补充。就算挣不到钱也无所谓,我们可以把线下店的内容标准往上提的同时,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在做什么,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随后他补充道,“我们才20多岁,和挣钱比起来,做有意义的事也很重要。”

尽管朱昱地本人对挣钱这件事并没有那么迫切,但面对现实,他还是得选择迂回前进。当然,和界线菌此前接触到的不少创业团队类似,这一切都是为了“生存”。朱昱地告诉界线菌,公司创立之初其实是有4、5个项目面对消费市场,不过如果按照这个项目计划走的话,可能做到一半公司就撑不下去了,所以还需要挣点钱贴补家用。除此之外,朱昱地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我们的团队还是太小了,如果真的推出了好的作品,面对后续的问题其实我们的人力是跟不上的。”这一点,似乎也说明了朱昱地对自己团队实力的自信。

当然,这两条业务线都是第五态未来一年内的短期规划,用朱昱地的话来说,“我现在思路还没有那么明确,只能看到未来一年内的规划,剩下的还要往前走才能明白。第五态这一年内不会有太多出人意料的产品,我还是想做一些修炼内功的事情。多趟一些坑做技术积累,也进行一定的资金积累,方便后续能够潜心做自己喜欢的事。”

巡山丨第五态朱昱地:要成为VR独立游戏开发团队,做有意义的事情-新界线

朱昱地(左)

Part 3:产品

按照我们的惯例,“巡山”必然要有产品体验的环节,不过这一次却有了一些不同。“公司刚成立,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准备好。”再加上第五态此前一直忙于做B端的业务,使得他们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款成熟的产品问世。不过在第五态的办公室里,界线菌还是体验到了他们用一周时间打造的游戏Demo,Demo就意味着其并没有完整的情节和核心的玩法在里边。

整个体验的过程非常简单,佩戴HTC Vive后,界线菌出现在了一个孤立的山头上,我需要捡起火把通过独木桥走到对面的山头,然后回头用手中的道具和独木桥上出现的僵尸PK,直至僵尸死亡。未来,这一Demo或许会作为第五态某款产品中很小的一部分存在。

尽管情节简单,不过体验过程仍然给了界线菌一种惊艳的感觉。得益于UE的优势,整个游戏画面非常清晰,而且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能够明显感觉到这款Demo的交互设计非常的自然合理。最重要的一点,人走在独木桥中间能够掉落到悬崖下边,“原地感受失重感”的设计也恰到好处,并没有刻意和眩晕的感觉出现。这或许就是朱昱地口中的内功。

朱昱地表示,未来也会坚持用UE进行游戏开发。“此前的两年多时间我们都在做UE的东西,我很明确的知道UE的优势在哪里,也知道什么时间点需要什么样的人,整个工作流程是什么样的,这是我们竞争的优势。”

巡山丨第五态朱昱地:要成为VR独立游戏开发团队,做有意义的事情-新界线

一款类似画风的游戏(非Demo截图)

Part 4:未来

朱昱地告诉我们,在自己的规划中,未来第五态会是一个最多有着20~30人的小团队,一个坚持做优质VR独立游戏的开发团队,这是他认为比较有意义的事情。

“和公司的团队规模比起来,我更希望这个公司能做一些成绩出来。”至于选择这样的团队规模,一方面因为小团队稳定的发展相对更健康合理,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公司大了会有办公室政治的情况出现,不方便管理——对他来说,管理队伍并不是强项。

界线菌注意到,“意义”一词,是他在本次交流过程中提到次数最多的一个词。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是有意义的。从事B端相关业务,最大的意义在于生存;为线下体验店提供内容,意义则是在于能在挣钱的同时希望提高行业整体标准。尽管他认为这些意义是“没意思”的。

在未来,朱昱地想追求更高层次的意义,之于自身,之于团队,或者之于整个行业。“我们相信是可以四两拨千斤的”,对于公司的未来,朱昱地似乎很有信心。不过关于未来具体的产品形态,他并没有过多的透露,“在产品做出来之前,说再多也没有用。”

在两个小时的交流过程中,朱昱地给界线菌最大的感受在于接地气,当然还有在其身上显露无疑的坚定和执念。或许是经历了一些事情,朱昱地告诉界线菌,成功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不想再提,现在更多的是专注在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对于未来要面对的一切,朱昱地也很有信心,“公司刚成立,现在还没有什么数据好说。但对于公司和这些小伙伴,我有信心给他们一个好的交代。”

当然,带着“意义”重新起航的朱昱地和第五态科技未来的表现,同样值得我们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