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款由遥控赛车组成的AR竞速网游,你会期待吗?

大小王巡山的第七站,来到了位于苹果园附近的北京富龙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龙飞)——一家低调的AR初创公司。就在巡山前几天,富龙飞的创始人刘子豪兴致冲冲的找到我们,“新出了一款AR游戏,要不要来试试?”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新界线

说起与刘子豪的渊源,其实可以追溯到2015年底,也就是界线菌刚入行的时候。当时,为了快速了解行业,疯狂加了十数个行业QQ交流群,巧合的是,刘子豪就是其中一个群的群主,只不过接触并不多,偶尔在群里有一些互动,仅此而已。

所以,尽管认识时间足够久,但要说真正了解刘子豪以及其背后的富龙飞,还是得从这次巡山开始。

2016年10月,富龙飞正式成立,当月就拿到了天使投资。不过,关于他们的故事,却要从2010年开始说起。

梦开始的地方:误打误撞上了“AR”这条船

“这个无人机能不能飞到天上之后认识我是谁,然后就跟着我飞给我拍照,这是不是比单纯让无人机飞起来更酷?”

这是刘子豪对正在研究无人机的同学提出的想法。当时是2010年,刘子豪还在贵州大学。同学对他的想法不置可否,和他讲了一大堆关于机器视觉的东西——言外之意,想要实现有点难。

有难度不代表实现不了,于是,刘子豪拉着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开始从一切有资料可查的地方查找解决办法。实现其关于无人机想法的办法还没来得及找到,却让刘子豪在网上误打误撞的了解了不少AR相关的资料。在他看来,这似乎比无人机更好玩。

索性,放弃之前对无人机的想法,转而研究AR。当时国内AR行业尚未起步,想查到有用的资料只能去国外找。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只能是几个人分头查找,然后分享和讨论。为了“方便交流分享”,刘子豪在豆瓣建立了一个AR讨论小组。有点想法的时候,他们还会“找一些卡片做简单的Demo”。

对AR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这个AR讨论小组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为了满足更多人的需求,他们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关于AR的QQ群。起初,“QQ群只是为了传文件方便”,但这确实可以算是刘子豪关于AR梦开始的地方。而刘子豪的核心团队,甚至天使轮投资他们的CEO,可以说都是在这个QQ群内搞定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初试牛刀:轰轰烈烈烧了几百万的AR营销方案

涉足AR行业早的好处,在于更容易获得认可。

在多年前的一次分享中,刘子豪做了一个演示——一张海报,用平板电脑扫描一下,就开始播视频了。现在来看,这一演示实在稀疏平常,但在当时却引起不小的轰动,至少现场百度、腾讯、高德和小米等公司到场的人都被惊艳到了。对了,现场还有一位观众来自白马广告

白马集团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传统行业巨头,同时也是一家低调的上市公司,他们主营的业务就是候车亭媒体。错过了传统互联网,又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他们,在看到刘子豪展示的AR技术之后,动了心思。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新界线

一方有钱寻求技术突破,另一方恰好有技术。二者一拍即合,刘子豪带着团队过去研发了一个白马的增强户外广告智能终端解决方案。

AR方面的技术很快就解决了,毕竟是拿着技术直接商用的。然而,真正落地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难题——消费者看视频该怎么实现?那个年代,3G还没有全面普及,在候车亭拿手机流量看视频,太奢侈也不太现实。好在问题最终还是解决了——

“当时我们在广告亭里放了一台工业级的设备,自带Wifi可以确保消费者能连上免费Wifi,然后就可以安装APP,看到这个AR广告。”

任何一个新兴行业从最初的想法诞生到落地,再到最终的效果这条路并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在市场还没有接受到足够多的教育之前。至于最终的效果如何,刘子豪是这么说的:“事后证明效果是不好的,因为需要用户自主完成的步骤太多了,你得到那里、打开Wifi、搜索下载APP、体验,从第一步开始,能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已经没剩几个用户了。”

那是2012年,算是刘子豪及其团队在AR行业初试牛刀,轰轰烈烈的烧了几百万,事情做成了,但效果很一般。

这波折腾过后,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2013年。

潜心修炼:以赛代练,通过B端业务不断积累技术

白马的AR营销方案完结之后,稍显迷茫的刘子豪和团队回了贵阳,开始像工作室一样帮客户做一些小业务,直到遇到了“三个爸爸”。

“三个爸爸”一直做的是有“情怀”的空气净化器,产品客单价很高,奈何有很多母婴渠道方面的空缺。所以他们找到了刘子豪,希望能通过一些低频次、低客单价的产品去填补这些空缺。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三个爸爸”的某个股东曾是刘子豪以前的BOSS。凭借这样一层关系,刘子豪开始帮“三个爸爸”推出了魔幻拼图,推出了一个全息的小盒子。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新界线

“三个爸爸”希望能“招安”刘子豪的团队。我们都知道,自己做工作室最大的好处在于工作时间、地点相对自由,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自由惯了的刘子豪自然不再愿意再重回“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不甘心的“三个爸爸”又开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你来北京创业,我们投资!”

就这样,刘子豪及其团队再次来到北京,结果直到“三个爸爸”所有产品顺利完成,也没等到承诺的投资……

创业之路:“资本寒冬”的档口顺利拿到天使融资

业务越来越多,刘子豪和他的团队在圈内名气也大了起来。后续,其还为客户打造了二代神奇绘本、AR版十二生肖、AR版老鹰捉小鸡、AR趣味餐盘等多款产品。虽然没有拿到“三个爸爸”的投资,不过却也让刘子豪萌生了创业的念头——

“我们发现,60%-70%的收入不是来自工资,而是我们工作室产生的收入。”

当时是2015年,向来谨慎的刘子豪却没有马上开动,而是选择先观望一下。2016年的时候,他们开始接触投资人,尽管很多投资人看到他们的技术和此前推出的产品当时就拍板决定投他们,但他们还是想“货比三家”,至少希望能拿到一些除了钱之外的资源。

然而,就这么一犹豫,VR/AR行业的“资本寒冬”来了,倒闭、裁员的消息层出不穷。这也让刘子豪产生了一种危机感,他们甚至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试试吧,10月份还拿不到钱,就回去好好上班。”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新界线

不过,后面的一切出奇的顺利,成立公司、拿融资一气呵成。在聊到这里的时候,刘子豪显得特别自豪:

“我们最大的运气就是建立了这个行业技术交流群,它把整个行业单打独斗的人都串起来了。不光我们的核心团队都是从这个群里出来的,而且我们的投资人也是很早就在这个群内。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最大的财富还是从这个群带过来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富龙飞的核心团队全部都是技术出身。

小团队大梦想:B端、C端两手抓 两手都要硬

公司成立、核心团队确立之后,还有一个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做什么?站在继续服务B端用户和面向C端打造自有品牌的十字路口上,刘子豪犹豫了很久。因为如果继续做B端业务的话,那么成立公司和以前的工作室没什么区别,还是只能在人后继续做无名英雄。但如果想要打造C端产品的话,就要面临着“All in”的局面,事成了还好,若没有成功,这个羽翼尚未丰满的初创公司可能真的禁受不住。当然,或许还有一点是刘子豪没有说出来的——来自投资方的意见和压力。

不管道路多曲折,终究还是要走下去。刘子豪告诉我们,现在的富龙飞,B端业务还要继续维持,但同时也要抽出一部分精力来打造C端产品。算是和目前行业内大多数公司一样,采用了比较稳妥的打法。不过,我们还是心存疑问的:一个核心成员只有4、5个人的小团队,同时兼顾两条业务线,忙的过来吗?

不过,面对这样一种质疑,刘子豪先是微微一笑,随即轻描淡写的表示:

“完全忙的过来,因为我们在开发了很多产品之后,已经有了大量模块化的技术积累,对于我们的程序员来说,B端业务无非就是复制粘贴,力求让客户满意的同时我们也把技术难度降到我们认为的最低。B端业务卖的是我们口袋里的东西,而不是拿B端项目做研发。”

首款AR游戏:一款让你时刻尖叫的AR游戏

B端业务不再成为占用团队精力的大问题,富龙飞开始着手C端业务推进,第一款产品就是AR游戏——《皮皮虾Go》,一款让你需要时刻保持尖叫的趣味小游戏。

从整个的游戏体验来看,游戏玩法类似于前段时间火极一时的声控游戏《八分音符酱》,玩家需要通过不同力度的声音来控制游戏中的人物,力度不同人物的跳跃高度也有所不同,你需要用适合的声音控制人物以躲避不同的障碍物。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皮皮虾Go》加入了AR的元素在里边。关于这一点,刘子豪也坦承的告诉我们,“这个游戏的确是模仿别人的,不过游戏中所有的AR技术都来自于我们自身。”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新界线

从AR的角度来说,这款游戏和市面上“用陀螺仪将一个虚拟物体展示在你的手机上”不同,而是通过Slam技术,能够感知环境,让你能从不同的角度和距离观察整个游戏的场景和动画。除此之外,这款游戏可以和实景结合,能够识别当前的空间,进行三维注册和定位。不过遗憾的是,体验过程中,并没有发现扫描不同的地形会生成不同的游戏关卡……

从游戏的角度来说,体验过《八分音符酱》的用户都知道,尽管这款游戏的玩法很新颖,不过其游戏的生命周期并不长。而富龙飞显然也知道这个问题,刘子豪告诉我们:

“这款游戏分为很多关卡,游戏结束之后还可以进行分享,和其他玩家在分数上进行PK。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让很多玩家'哇'一下,告诉他们原来AR游戏可以这么玩,我们就达到目的了。若有很多玩家‘哇’一下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在这短短的游戏时间里边变现了。”

当然,推出这样一款基于手机端的AR游戏,刘子豪还有一些别的思考在里边。

“目前C端市场教育程度还不高,而且用户使用的还是普通智能机,因为它只有一个拍照摄像头,不具备空间感知的功能,无法达到理想化的AR硬件需求。在我们看来,在合适的硬件上做合适的内容。而现阶段的硬件条件,不改变当前的用户使用习惯的情况下,能够让消费者明白原来AR可以这么玩,这就是好的AR内容产品。”

不远的未来:要打造一款基于玩具的AR网游

在简单的了解了其目前主打的AR游戏之后,刘子豪还向我们描绘了其未来一段时间的业务主线——富龙飞要基于玩具打造一款AR网游。

互联网时代的兴起,让“互联网+”这一概念逐步深入人心,不少传统行业开始努力寻求改变,不过仍有一些细分领域还尚未被改变,而刘子豪就看到了这其中的机会,他接下来要瞄准的,就是玩具这一细分领域的某一部分。

“其实玩具产业还是高劳动密集、低技术含量的传统行业,但这个行业市场空间特别大,仅国内就有近千亿的市场存量。最关键的一点在于,玩具有着产销率特别高这一优势。当然,这一细分领域的优势还远不止如此,智能手机已经基本普及,近年来小孩对于智能手机的接受程度特别高,并且目前数字消费习惯已经基本形成了。这所有的特点和AR结合起来,就是我们的机会所在。”

而富龙飞要做的,就是通过AR和玩具结合,为传统的玩具做附加值。其初步计划,放在了遥控赛车身上。根据他们的想法,他们会和传统的遥控赛车厂商进行合作,在原有的遥控赛车上加入蓝牙芯片和传感器,“不会增加太多成本”,但是会让玩具摇身一变成为“智能玩具”。而富龙飞最后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些智能玩具整合起来,打造一款基于AR技术的网游。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新界线

“传统的遥控赛车,以前只能是玩一玩。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能够通过遥控赛车进行比赛,通过智能手机能看到一些战斗特效。不同的遥控赛车拥有不同的属性和功能,能够联网进行比赛,最终形成一款基于AR的赛车类网游。”

目前他们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技术和专利方面的储备。

关于AR行业的盈利模式,他们有自己的“生意经”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市场逐步回归理性,对于众多初创公司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投资人的钱不好拿了”。当务之急,就是对内开源节流,对外探求“能挣钱的商业模式”,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在交流的过程中,刘子豪告诉我们,富龙飞目前已经实现了盈利,对于AR行业的盈利模式,刘子豪也有自己的“生意经”,只不过,答案有点出人意料:

“有啊,不论是To VC还是To G都可以赚钱。”

当然,这只是刘子豪随口一说的玩笑话,随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互联网行业的盈利模式很简单,归根结底就三步:吸引用户、黏住用户、转换用户。这也就意味着,你首先需要让自己的产品到达消费者手中才能设计所谓的商业模式。从这个层面来说,目前行业内很多的商业模式,其实不需要AR也能实现,甚至用了AR之后反而画蛇添足。换句话说,我们应该探讨的不是AR所谓的商业模式,而是如何通过AR这一元素吸引用户。

在此基础上,再来看通过AR挣钱这事,我们认为能挣钱的一定是两种,一种是帮助用户解决问题;另一种就是让用户感到快乐。做到这两点之后,任何商业模式基本都可以实现变现。”

后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在关于行业未来发展的问题上,和行业内主流“AR眼镜市场会在3到5年内成熟”的声音不同,刘子豪对于AR行业似乎并没有太过于乐观。在他看来,未来几年内“公司怎么生存下去”还会是行业的主旋律。在这其中,刘子豪这句话让界线菌深表认同:

“公司想活下去大概有两个方法:第一是拿完融资之后,什么都不做,出去靠着PPT讲故事就能让公司实现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增值;第二是不会讲故事,那就拿着产品说话,储备一幅好牌在手上,等行业真正成为风口的时候,这幅好牌就会成为起飞的绝佳机会。”

很显然,富龙飞是不太会讲故事的那一种,不然也不会在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依然默默潜伏在行业内。

所以,富龙飞能否拿到一手好牌,未来又会怎么打这副牌?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有一句话说的好:是金子总会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