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只是希望,还在VR这个新兴行业匍匐前进的各位,善待这个行业,更要善待陪自己一同奋斗的战友。

一个半月以前,我们曾接到一份爆料:某VR公司的老板欠下30多名员工近百万血汗钱,卷着靠作弊融资融来的钱跑路了……

从界线菌得到的微信聊天截图来看,卷入此次“老板卷钱跑路”事件的主角为北京智诚众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诚众信)以及关联的北京乐学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学家),而两家公司的法人指向了同一个人——杨宏。也就是说,本次涉嫌欠薪、跑路的老板,正是这位名为杨宏的创业者。在接到爆料之后,耿(ba)直(gua)的界线菌曾根据已知信息对此事进行了曝光。(延伸阅读:VR奇葩说:据说某VR公司老板卷了员工的血汗钱和融资款跑路了……

创业本身就是一件风险和收益并重的事情,尤其是在尚处于早期的VR行业,创业团队因为经营不善最终难以支撑的事情也早已屡见不鲜。按照正常逻辑来说,无论是最终整个团队好聚好散,还是老板选择欠薪跑路,这件事到此就该告一段落了。不过我们今天遇到的事情,似乎却并没有这么简单。

距离我们发稿曝光智诚众信老板欠薪跑路一个半月之后,智诚众信前员工再次找到我们,言语中透露出,这次事件似乎并非简单的公司经营不善这么简单。为了还原整个事情的真实情况,界线菌在上周约见了相关爆料人(应爆料人的要求,下文中以爆料菌A/B/C替代)。经过数小时的沟通、了解之后,得知事情真相的界线菌,不由得感叹了一句: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杨宏名下的两家公司究竟是何方神圣?

想必各位热(ba)心(gua)的观众姥爷早已按捺不住内心“求知”的欲望。不过在介绍整个事件来龙去脉之前,还是请容许界线菌对智诚众信和乐学家这两家公司进行一个大概的介绍。

首先是智诚众信——

相关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智诚众信成立于2011年2月25日,注册资本为900万元,其官方是这么自我描述的(来源于官网):

“公司成立之初,以虚拟现实仿真系统和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研发为主要业务,经过近5年来的发展,逐渐在电力行业的三维可视化仿真应用、VR行业实训系统、VR职业教育培训系统、科技馆和展览馆的VR展示等领域,积累起丰富的项目研发和实施经验。”

但“度娘”告诉界线菌的却似乎不是这样子,上方网旗下的上道股权版权交易平台是这么描述智诚众信的:

“2011年成立,创业初期主要从事外包业务,2013年后转入游戏研发,先后开发了跑酷、机战等小游戏,2014年开始研发TCG卡牌游戏《山海西游传》,目前全职15人。”

然后是乐学家——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乐学家成立于2016年8月30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其中杨宏个人认缴出资700万元,智诚众信认缴出资300万元。

乐学家的主要产品为紫鸟VR,一款号称能够高效治疗近视的VR一体机。按照官方说法,紫鸟VR将硬件和应用结合,针对18岁以下的青少年儿童近视、弱视、斜视、远视、远视散光灯等,制定出个性化的视力矫正方案,近视情况检测、视力矫正训练的全过程都可以在VR一体机中完成。根据近视程度的不同,矫正周期为2个月到半年不等。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不仅如此,杨宏还曾向媒体表示,紫鸟VR平台的VR应用会持续更新,未来还会接入注意力不集中、演讲恐惧症、自闭症等VR治疗内容……

简短的介绍环节到此结束,下面就由界线菌带领大家领略这场实实在在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一篇奇闻异事录。

巨额欠薪确有其事

根据此前界线菌收到的爆料信息来看,智诚众信、乐学家均有不同程度的欠薪情况。少则几个月,多则7、8个月没拿到工资。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针对这个问题,在本次实地沟通的时候,界线菌分别询问了爆料菌A(员工)、爆料菌B(技术)和爆料菌C(某合伙人),得到的答案出奇的一致。这两家公司确实欠薪情况严重,而且涉及的金额并非小数目。据介绍,截止目前为止,两家公司共计拖欠30余员工的工资,金额高达上百万元。

除此之外,界线菌还了解到,两家公司的员工除了最早一批之外,剩下的均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每当员工对此提出质疑的时候,杨宏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直至最终整个事件爆发,老板跑路。

两家公司还在运营

一般来说,老板欠薪跑路,无论是因为公司无力继续经营下去,还是老板为了躲避讨薪的员工,两家公司都应该是人去楼空的惨淡景象。然而今天界线菌报道的这两家公司却反其道而行——公司不仅没有关闭,反而还有扩大规模的势头。

在前往爆料人所在地之前,界线菌曾再一次对两家公司进行了调研。从界线菌查到的结果来看,智诚众信的官网显示域名已经到期,看上去智诚众信像是已经人去楼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爆料菌A向我们提供的招聘截图

上一次我们曝光该事件的时间为二月份,而截图所显示的招聘信息则发生在四月。也就是说,这期间智诚众信一方面躲避不支付员工正常劳动报酬,另一方面还在以高薪继续招聘新员工,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作。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而乐学家更是如此。从我们曝光至今,乐学家的官网一直处于正常运营的阶段。而从爆料菌向我们展示的小视频来看,乐学家推出的硬件产品已经完成了生产,进入了发货阶段。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之所以能够确定两家公司还在运行,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杨宏近期还在某行业开发群内不断的咨询开发问题,而且其朋友圈内也多次晒出了最新的产品成果。让员工们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两家公司还有能力继续运营,而且项目最近似乎也有所盈利,但就是不偿还员工的工资呢?

神秘录音,老板早已决定另立山头

或许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说,员工的疑惑似乎并不难解答。而且,爆料菌A提供的一份杨宏和神秘人士通话的录音,不仅证实了我们的猜测,更是揭露了其人性的阴暗面。

“如果是这种情况,咱就再想办法重立公司,乐学家和智诚众信都不用了,不搭理他们。随便他们怎么办,不管他们了。我们重新建个公司做事情。只能这么做,不然没法撇开他们。万一他们知道账上有钱了,告你,这钱都得拿出来。”

从这句话中不难看出,无论现有的两家公司是否盈利,杨宏早已做好了不偿还员工工资的准备。甚至,为了“撇开”与自己纠缠的讨薪员工,他们还准备重新开新的公司(也就是此前爆料中的,杨宏打算在石家庄开新公司),颇有一副卷土重来的势头。

界线菌向爆料菌询问,是否有他们新公司的动向。爆料菌A苦笑着摇摇头,“新公司还查不到任何工商信息,而且新公司也不一定就是杨宏为法人。”

界线菌不清楚和杨宏打电话的这位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是几句简单的话,就想着和此前追随自己的员工划清界限,于情于理都不太合适吧。另外,从录音中二者轻车熟路的提出这样的办法来看,这真的是他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吗?爆料菌不知道,界线菌也不敢妄加揣测,但是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令人咋舌的财务状况

按照此前的爆料信息来看,智诚众信老板“靠作弊拿到了500万融资”,并且“拿着钱跑路了”。不过疑惑的是,按理来说融资500万并非小事,界线菌却没有在工商系统中查到相关信息,而且网上也没有任何一点相关信息披露。

关于这个问题,界线菌询问了知情人爆料菌C,他表示公司此前确实陆续拿到了几百万的投资,不过都是个人投资。而更多的信息却不再愿意提及。

那么,公司有这么一大笔钱进账,难道公司财务完全不知情吗?关于这个问题,界线菌得到的答案似乎有点出乎意料。

“公司是有财务的,但是财务只负责发票之类的事情,工资都是由杨宏本人发放。不走公司的帐,而是把公司的钱转到他个人的银行卡里,再发给我们。而且公司的所有钱,除了杨宏本人外,连合伙人都不知道明细。”

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告诉我们,一旦权力不受监督,就很容易出问题,杨宏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爆料菌A向我们展示了其委托第三方财务公司对公司账户进行梳理的成果,从表格信息来看,简直让界线菌大跌眼镜。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表格中的信息显示,对公账户网银转账杨宏个人账户合计金额为212万,而杨宏个人账户未知付款金额合计高达320余万。资金表格里梳理出大额资金去向不明,杨宏却从未对此作出明确的解释,每次面对合伙人的质疑,总是以“忘记了”为理由推脱。

除此之外,界线菌在表格中发现,杨宏曾多次把公司的资金转移到其女朋友、员工和朋友的账号上,由这些人提取现金交由杨宏,不过在仔细问询之后,这些人也并不知道现金最终的去向。

除此之外,爆料菌A还告诉了界线菌这样一件事情。

“16年8月份曾有一笔130万的钱到账,其中一部分是项目所得,另一部分则是过桥资金。合伙人表示这笔钱是有重要用途不能动,杨宏表明上答应了合伙人的要求,但是一个月之后合伙人发现这个钱没有了。面对合伙人的质疑,杨宏则是一句轻描淡写的公关花掉了。”

逃税漏税,中饱私囊,欺骗合伙人,写到这里,界线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出评价了……

一体机紫鸟真的是近视矫正神器?

根据我们查到的信息来看,乐学家从8月30日正式成立,截止12月3日已经完成了第四代产品的首发。3个月多一点时间更迭4代,经过1000多家实体店铺实践,3代产品的矫正有效率高达95%,治愈率已达65%!在如此高效且神奇的紫鸟VR面前,那些穷极一生精力,致力于近视防治的眼科大夫们是不是都自惭形愧呢?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新界线

让界线菌感到疑惑的是,即便是目前体验最好的VR头显,长时间佩戴也会有眩晕和眼睛不适的感觉。那么3个月多一点时间更迭4代的紫鸟又是怎么解决矫正近视这一世界难题的呢?关于该产品的真实情况,界线菌询问了相关知情人。

爆料菌A告诉我们,“杨宏的近视治疗项目,第一,近视治疗没有经过任何的测试,证明是否有效果,只是那个王教授单方面的说辞有效果。第二,杨宏之前融资的过程中,所有的投资人都问同样的问题,这个近视治疗有没有第三方专业机构的检测证明有效果?杨宏无法回答,无法提供第三方检测报告。”

而另一位负责技术的爆料菌B告诉我们,“这个原理只有当时指导做这个app的专家知道了。就是那个研究近视的王教授,技术都只是按要求去做。”随后他又补充道,“当然我们是体验过的,但是对效果表示深深的质疑。”

如此看来,这款头显究竟有没有矫正近视的效果,或许只有天知道把。让界线菌感到担忧的是,这款头显已经开始量产并逐步发放到消费者手中。那么当消费者拿到头显的时候,又会作何感想?

后记

爆料菌A告诉我们,目前不少员工已经开始申请劳动仲裁,不过他已经放弃了。

“劳动仲裁就算了,和这种人打交道耗时耗力还不一定能拿到钱。我找你们爆料,就是因为他们公司还在继续运营,还有可能坑害更多的人,我还是希望上当受骗的人少一点。”

而另一位爆料人,似乎在经历了此事之后受伤极大,对于这件事本身已不再愿意多评论。不过他在最后和界线菌说的一句话却对界线菌触动极大,而他也表示,未来还是会继续在行业内深耕。

“这事对我们来说是很苦逼很悲催的事情,以后谋事的同时也得谋人,希望各位擦亮自己的眼睛。”

写到这里,界线菌也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论调和方式结尾。或许杨宏本人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又或者……只是希望,还在VR这个新兴行业匍匐前进的各位,善待这个行业,更要善待陪自己一同奋斗的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