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举步维艰,但AR行业还在持续向前发展,阿E在这里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祝他好运。

他是有故事的人,美术科班出身,当过大学老师,在广告圈打拼多年,亦有过创业途中主动放弃的经历;

他是营销大神,凭借一款简简单单的AR涂涂乐,和团队合作缔造了销量超千万套、销售额7亿人民币的神话;

他是阿E——侯俊屹,“新说”栏目第1期嘉宾,一名有着独特见解的AR从业者,一个把AR当信仰的人。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和阿E的相识纯属偶然,更巧的是,认识后不久便在一次行业展会上“邂逅”。没有太多的客套和寒暄,上来就直奔主题,探讨了很多关于行业的话题。和种种“主流”声音并不太一样,阿E似乎不太按套路出牌,很多见解都显得很独特。

说“相见恨晚”略显浮夸,但我们确实像老友重逢那般“相谈甚欢”。 索性,双方决定抽个时间再好好聊一聊。一拖再拖之后,上周的某个下午,我们终于如约见面,并且一聊就是4个多小时。

无心插柳,却缔造7亿元AR产品营销神话

若非阿E亲口所说,很难相信他是美术科班出身,并且做过一年的大学教师。后来,在广告行业打拼几年之后,阿E开始尝试自己创业。随着传统行业慢慢转衰,阿E关注的目光也慢慢放在了互联网上。

09年,正好是传统互联网的尾巴,而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没彻底爆发。用阿E的话来说,所处的环境十分“尴尬”,公司境遇自然也不会很好。站在要不要继续创业的十字路口上,他果断选择了放弃。再然后来到北京,跟这里的千千万万“北漂”一样,开启了新一段的奋斗之旅。

对于阿E而言,进入VR/AR行业绝对算的上是“无心插柳”。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聚睛天下接到了一单AR产品营销的项目,阿E也因此加入公司并组建团队,负责整个宣传推广销售策略。初来乍到却最终交出了一份骄人的成绩单:首月在没有费用的情况下销量超10万套。这个产品就是AR涂涂乐,相信很多行业里的小伙伴都不陌生。四个月后,双方由于种种原因解除了合作。不过也正是阿E此前打下的基础,这套产品共计销量超千万套、销售额7亿人民币,销售范围覆盖全国200多个城市。随后,阿E又作为产品经理主导开发了AR神奇绘本系列产品,同样取得了不俗的战绩。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这个很多人穷其一生都难以达到的成就,只是他进入VR/AR行业的敲门砖。随后不久,阿E就告别了深耕多年的传媒行业,毅然决然地投身到AR行业,并加入到一家石油行业的上市集团公司,成为VR/AR事业部的管理者,转向工业应用场景的开发。然而,因为“道不同”,阿E最终选择了“不相为谋”。

离开不是终点,只是另一段旅程的起点。一大口咖啡下肚之后,阿E告诉我们,AR之于他,是犹如信仰般存在——

“我错过了互联网时代,也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现如今,赶上了我能够看到的即将崛起的AR时代,我不想再错过。AR行业是我目前能够看到的一个10年发展的周期,或许10年之后,我就该退休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阿E仿佛不是一名身经百战的行业“老兵”,而是一个刚刚迈入社会,踌躇满志的“小青年”。

阿E说他未来会继续奋斗在AR行业,只不过在“选择有技术实力的大公司”还是“有潜力的初创团队”这个路口上他要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

毕竟关乎信仰,这个事儿不能草率。

选择暂时休息的他,并没有停下在AR行业的脚步。相反,不用受朝九晚五限制的他,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关于行业、关于产品、关于营销和盈利。也正是因为这样,有了今天这篇文章,有了下述的这些观点。

AR行业破局的关键,商业应用倒逼B端市场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VR/AR行业都存在着这样一个“矛盾”的观点:一方面,行业发展不成熟,导致无法落地消费级市场;另一方面,消费级市场不成熟,使得行业一直踌躇不前……

面对这么一个近乎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操蛋难题,阿E却轻描淡写地表示,行业一定会是B端先行,破局的关键在于商业应用倒逼B端市场——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从高科技发展的正常路径来讲,都是从军事到工业,再到商业最后是个人消费。之前我和行业内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工业领域是现阶段AR最好的应用场景,毕竟有行业背景和政府支持。但我在实际工作中感受到的以及反馈得来的,实际情况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美好,行业外对AR、VR技术其实知之甚少,更别说体验了。这让我想起了互联网初期,让传统行业主动拥抱新技术很难,毕竟新技术会有不确定性,人都有自我保护意识。传统行业经过多年的积累,早已形成了一定的行业壁垒,他们是不愿意也没有义务去改变的。

所以依据国内的情况,我也在修正自己的预期,商业端的品牌宣传会最先活跃起来,完成技术的推广和市场教育,促使B端认识到AR技术的价值,并且从自身挖掘技术应用的结合点。像宝马、沃尔沃这类科技含量很高的企业,可口可乐、麦当劳这样的快消品品牌,宜家、沃尔玛这种线下线上零售商,主动利用新技术进行品牌宣传的意愿都很强。”

随后,阿E总结道,“所以我说为什么AR行业会是商业应用倒逼B端市场,只有当这些一线品牌借助AR和IP进行推广,并且教育了市场之后,传统的B端行业才会真正去思考如果不结合AR会不会掉队,会不会被淘汰掉?只有他有危机感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去考虑这个事情。”

消费级AR眼镜?五年后再说吧

在过去的一两年,AR眼镜类产品的发布不在少数。这些AR眼镜或许形态不一、售价不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点:真正落地到消费级市场,遥遥无期。在阿E看来,之所以会造成这种“尴尬”的境况,除了硬件发展自身的瓶颈之外,产品本身的定位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技术、价格、应用场景,这些大家都很清楚。再有一点,我们是否在研发、生产满足终端需求的产品,我们关注更多的是技术还是用户体验?这同样很重要。”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至于消费级的AR眼镜,阿E直言不讳地说,现在谈消费级AR眼镜显然太早了(言外之意,那些大谈消费级AR眼镜的其实都是To VC的PR套路?),至少5年后再说吧——

“五年后或许能看到消费端的产品出现,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足够的轻薄,接近于普通的眼镜,只有镜片(屏幕)、摄像头和网络接口,运算则通过云端完成;二是价格,起码要和手机的价格差不多。再一个是AR与人工智能的紧密结合,AR时代的数据量是无法想象的,因为只要睁开眼就产生数据,从现在的人工输入被动获取变为主动获取,AR成为训练AI的工具,输入和输出的不再是预置的信息而是感知的结果。近期手机和PAD还是主要工具,AR手机盒子有可能成为爆款,复制VR盒子去年的辉煌。当然AR盒子的技术含量要大得多,要有摄像头,要有交互,还要控制成本。”

“能挣钱的商业模式”,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市场逐步回归理性,对于众多初创公司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投资人的钱不好拿了”。当务之急,就是对内开源节流,对外探求“能挣钱的商业模式”,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就像前面讲到的,阿E曾交出过骄人的AR产品实战成绩单,那么他眼中的“能挣钱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呢?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不过,阿E接下来的一番话着实让人出乎意料——因为在他眼中,所谓的“能挣钱的商业模式”,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目前行业还是技术驱动,这跟行业内多数公司领袖是技术出身有关。技术导向最大的问题是自嗨,技术人员的通病是今天我掌握了一个新技术,我就一定要把这个技术放到产品中,不管它对产品是否有帮助,是否是用户需要的功能。这必然造成了开发成本、时间成本、人工成本的浪费。就像前几天马云在IT论坛上说的——前二十年是技术互联网时代,后面才是互联网时代。这句话放在现如今的AR行业同样适用,我们现在还处于技术AR时代。

经常在各种场合听到吐槽说现在的技术不行、内容不够、无法商业化,这话说的对吗?对,站在他们的需求角度肯定是对的。但我认为任何技术只要能和终端的需求很好的融合都能产生适合商品化的产品,‘AR涂涂乐’和‘口袋动物园’就是这样的案例,不可否认这些是迄今为止AR技术商业化应用最成功的产品。恐怕当初很多人根本看不上这样的技术,认为是伪AR,但这恰恰是当时AR技术变现的最恰当方式。”

乱入的题外话:支付宝战略合作AR公司意欲何为?

聊天过程中,无意中“乱入”到了最近热议的一个话题——“支付宝已与国内AR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共同为品牌提供AR服务”。在此之前,围观群众们纷纷表示“看好这一消息”,更有甚者大声疾呼“AR春天来了”。不过,耿直的阿E却认为这就是阿里再正常不过的防御性长线投资,对于AR公司而言,除了PR层面,基本没有其他实质性价值——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和支付宝合作的除了亮风台还有视辰科技,个人觉得这事对AR公司来说没有任何价值, 最多也就是增加了一个PR的说辞。一来支付宝平台太大,而且阿里早已开始多方布局,未来肯定是要自己做的;二来根本看不到支付宝的诚意, 支付宝把国内主流底层公司合作个遍,意欲何为呢?

我觉得支付宝的目的是防御,AR会逐步发展成一个很大的市场,AR公司中是有机会出现BAT级别公司可能的。AR的本质还是个窗口,后面的核心是流量,所以WebAR的话语权争夺至关重要。我们反观目前市面上所谓的AR浏览器,比如幻境、视+、特来视,为了看AR内容还要下载个APP,典型的伪需求,不符合产品逻辑,从这个意义上讲支付宝也是个APP。像WebVR,可以通过微信(网址)打开H5展现VR内容,如果可以通过网址、H5、二维码打开AR内容,这才是具有商业价值的杀手级应用,产生的影响力恐怕就不单单是在国内了,一定是品牌营销推广的利器。当然通过H5实现就一定要有底层, 这也许就是支付宝和国内主流底层公司合作的真正原因。”

好吧,不得不说阿E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到目前为止,看到的也只有相关AR公司浮于合作表面的PR稿件而已。

关于AR行业现在和未来的几点思考

在长达4个多小时的畅谈中,我们探讨的话题极具发散性——从应用场景到商业模式,从硬件到软件,VR到AR,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在聊不太适合写出来的行业八卦)。整个过程中,尽管阿E多次表示,目前的AR行业发展尚在早期,还存在着不少的问题,但与此同时,他也保持着一份理性的乐观——

“不可否认整体行业还在初期,离消费端还比较远,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政府的支持,对促进行业的快速发展是一件幸事,我相信资本方都不是傻子,他们和我们一样看到行业发展的未来。

起码AR十年的发展周期我们是看得到的。AR眼镜现在还在早期,还是技术的探索阶段,五年后或许能看到消费端的产品出现。”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新界线

在阿E的理解中,除了AR、VR、MR,之后也许还有更多的“R”,它们中的某项可能在某一阶段会比较突出。而从现阶段发展的情况来看,他认为“AR在前,VR在后”——

“AR的应用场景已经很清晰了,可以理解为平行空间。VR还要更远一点,现在只是碎片化阶段,体验也不友好。什么时候内容积累的足够多,再造出一个时空的时候,VR的价值才真正体现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突破了四维空间。像电影《阿凡达》描写的一样,在保证生存保障的条件下可以沉浸在其中很长时间。而且可以像《骇客帝国》描述的,可以任意在不同的空间穿梭。”

最后,在我们的一再“逼迫”下,阿E对今年AR行业的走向做出了自己的预测——

“去年上半年拿到天使轮的公司今年会比较危险,有资金的压力。今年内容公司拿到钱的可能性更高一点,去年钱主要都投向了底层和硬件,然后发现底层和硬件无法产品化,需要内容支持,所以去年投了底层和硬件的公司可能会继续投内容来完善生态。

我个人比较看好两个方向,一是AR技术在商业化推广宣传上的更广泛应用,借助大IP的价值实现技术的市场教育,有利于行业的认知和推广;二是娱乐和游戏,比如AR技术与视频直播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Pokemon Go》的成功已经佐证了AR游戏的价值,技术能否再完善,把Slam加进来,做到真人互动,AR游戏是有可能做到日千万级流水的。除此之外,现在的VR体验馆并没有预期的好,做成AR体验馆,把实景与虚拟特效结合起来,又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呢?”

尽管举步维艰,但AR行业还在持续向前发展,阿E在这里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希望他能把握住这个“看得到的10年发展周期”,也希望在10年之后可以听到他如愿“退休”的消息。

P.S.如果你也对VR/AR行业有着独到的见解。我们有酒,欢迎你带着故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