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VR样板间、VR影视、VR电竞,指挥家已经用实际行动颠覆了很多人对于行业细分领域的固有认知。

大王和小王巡山的第五站,坐标国贸附近,目的地:指挥家VR(以下简称指挥家)。

有时候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比如说在我们巡山的当天,指挥家的员工数量“恰好”达到了60人;比如说在我们到访的时候,指挥家CEO曾子辕“恰好”在当天来到了北京分公司。所以,原计划对其CMO白志艺的拜访,就演变成了一场长达四个小时的小型四人交流会。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新界线

▲指挥家团队

巡山日记”这个栏目的创办初衷,在于通过“巡山”的方式,呈现出一个真实的行业境况。人在认识外界事物的过程中,难免会加入一些主观的臆断,“三人成虎”、“盲人摸象”在VR这个行业并非“天方夜谭”般的故事,由于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亲身经历,所以大家对行业某些细分领域的认知很有可能和实际情况产生较大的偏差。而通过本次的巡山,我们发现指挥家正在做的一些事情,可能颠覆了很多人对这些细分领域的固有认知。

14年5月,几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在厦门悄然成立指挥家,14年底和15年底,指挥家相继获得了蔡文胜的百万元天使投资和九合资本领投的数百万美元Pre-A轮融资。指挥家的“根据地”也从厦门逐步拓展到了北京和上海。在这个过程中,业务主线也从最初单一的VR地产,逐步发展到了由VR地产、VR游戏、VR影视为基础的三大矩阵。

VR地产,指挥家的成名作

想要在如今快速发展的VR行业闯出一片天,没有能拿得出手的“绝活”自然不行。很显然,指挥家的成名作便是VRoom,就像HTC推出的Vive,也像七鑫易维的眼球追踪技术。2015年5月,在指挥家VR成立满一年的时候,正式推出了虚拟现实地产行业应用(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VR样板间 )VRoom,包含从移动版到大空间多人全系列的虚拟看房解决方案。

曾子辕告诉我们,之所以选择VR地产作为其迈向VR行业的第一步,是因为“VR地产这项业务是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而且地产行业,怎么看都离钱更近一点。”

当然,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巡山之后也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VR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想要和传统业务相结合,就必须要在传统行业有丰富的资源和经验,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能实现落地。也就是所谓的基因。

很显然,指挥家是有这样的基因的。创始人曾子辕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技术系,后又在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做交互技术,是个全栈工程师,典型的理科高材生。CMO白志艺曾供职于京东和百度,做过商业地产大数据。陈铭心是负责绿色建筑节能的厦门大学老师,瞿宜情是善于将技术转化为效益的清华高材生。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基因,让指挥家这群初次闯入VR行业的创业者,快速建立了一项关于VR地产的标准——“3D建模时代”的房地产项目都是项目制结算,而指挥家VR首次推出按照每平米来计算VR地产项目的价格,目前已在VR地产领域被广泛应用。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新界线

▲体验指挥家VR地产成名作——VRoom

在指挥家的北京办公室,我们体验了其“很久以前的样板间产品”。换沙发、地板颜色、摔酒瓶、上下电梯……这个VR样板间的房屋规格基本等同于实际房间,所以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够体验到真实看房的效果。由于现场体验空间不是足够大,所以我们只尝试了小范围的走动,大部分的操作都是通过“瞬移”完成的。白志艺告诉我们,只要体验空间允许,所有的体验完全可以通过真实走动来实现。整体来说,体验效果相当不错。无论是细节处理,还是个性化的交互手段,甚至包括“原地感受失重感”都表现的恰到好处。

体验好归好,不过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作为消费者,并不会因为在VR样板间中看房很精致,就会草率的做决定。作为开发商,目前并没有数据表明VR地产能够对销售产生多大的促进作用。可能业内大多数人对于VR地产这一业务普遍存在着这样的疑问:VR样板间究竟解决的是谁的需求?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新界线

曾子辕告诉我们,“VR样板间并非指挥家强加给地产行业的业务,相反有不少开发商会前来寻求合作,通过定制的方式来进行VR地产的制作,这说明B端市场是有一定需求的。”同时曾子辕也表示,“VR地产并不是全能的,只能用于销售代表在进行房屋介绍时的展示环节,至于最终的购买环节与多方面的因素有关,比如说房价、比如说折扣、比如说购房者的意愿等等,这并不是通过VR技术能够解决的。”

而指挥家推出的多人同时看房,同样也是源于客户的需求,曾子辕将其形象的比喻为“翻台率”。

“来看房的消费者很少有一个人来的,大多数都是以多人结伴而来为主。在看房的过程中,谁先体验谁后体验都是不太好的,而且销售代表和消费者同时在VR样板间中出现,由于大家处于同一空间维度中,能够更好的进行引导和沟通。”

除此之外,去年7月指挥家携手诺亦腾,将VR多人体验空间再次升级,VRoom X升级为VRoom XL。本次升级后,最大的特征在于VR样板间的体验空间不再受限制,理论上可以有无限的空间进行体验。之所以选择和诺亦腾合作推出VRoom XL,最大的用途在于大面积的园区展示等。主要是为了通过丰富商业模式,争取更多的客户。

“大家所能提供的展示效果都差不多的情况下, 我们提供比别人更多的解决方案,才能吸引客户的眼球。也算是提前做准备,不能等客户提需求了再去趟坑。”曾子辕向我们透露,虽然大空间的VR地产业务并不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至于从单人看房到多人看房多出的设备成本,曾子辕表示,“对于开发商来说,这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VR Story,指挥家VR影视的未来蓝图

纵观目前的VR行业,各式各样题材的所谓“VR影视”其实不过是360°或180°的全景视频。所采用的剪辑方法,基本上都是将传统的平面视频画面以球面的形式摆在观众的面前,与其说是VR视频,倒不如说是改变了展示方式的传统视频,本质上并无太大的变化。真正的VR影视就是这样?指挥家并不这样认为。

2015年10月,指挥家成立VR Story工作室,并相继制作了两部VR Story作品——《Fermis Successor》以及《First Contact》。和市面上那些用全景摄像机拍出来的视频不同,指挥家VR制作的VR Story是用引擎打造的,也就是业内很多人曾多次提到的用做游戏的思路制作VR影视。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新界线

借着巡山的机会,我们也对VR Story的作品进行了体验。体验内容大致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在一间密闭的房间内,NPC巴拉巴拉描述了“我”所处的环境,要求“我”在规定时间内寻找到相应的物品,看起来更像是一款简单的密室逃脱游戏。后半部分才真正有了“影视”的感觉,“我”站在甲板上,看着身边来来回回走动的人,在与敌方进行海战,“我”甚至可以通过走动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面前人物的动作和表情。

白志艺告诉我们,由于场地的限制很多功能都无法实现,比如说后半部分出现的椅子,实际上是可以坐在实物上感受海浪翻滚的感觉,整部影视作品的完整效果更像是一个小型的主题公园。

“VR视频的基础,就是一定要能够实现走动。”这是指挥家VR旗下VR Story负责人告诉我们的。当然,他并没有认为市面上的全景视频是伪VR,而是称之为“VR视频的初级形态”。“任何一个行业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像最初的手机形态是BP机、大哥大一样。”

指挥家VR表示,想要实现在VR影视中走动的效果并不一定非要采用引擎,诸如光场相机等手段都可以实现。只不过引擎算是目前解决方案中成本最低的,即便如此,巨大的成本也让指挥家VR表示压力山大。所以你会发现,指挥家VR的这部视频将场景控制在了密室、甲板等空间环境相对较小的地方。

从实际体验的情况来看,这部VR视频和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VR视频相比有了很大的提升——能够在视频中来回走动,能够有一些简单的交互。虽然还存在着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未来VR影视的形态已经初见端倪。

Shortfuse,指挥家的“VR电竞

除了地产、影视之外,指挥家旗下还有一个游戏团队。2016年7月,指挥家VR旗下游戏工作室Shortfuse入选VIVE计划,获HTC VIVE投资。同年11月18日,其多人对战的FPS游戏《ConvictVR》正式版亮相。《ConvictVR》支持3V3真人对战。自带夺旗对战和死亡竞赛双模式,同时在每个模式中都匹配了三个角色,武器也分为散弹枪、手枪等。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新界线

可能行业大多数人都抱有和界线菌同样的想法,看好VR游戏,但是现阶段所谓多人对战的VR游戏,受限于内容平台的多样化以及用户基础低等尴尬现状,在很大程度上只能算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概念。以Steam为例,相关数据显示,除极少数优质的休闲游戏在线人数能上千之外,目前大多数VR游戏同时在线人数基本都在200人左右,这样的基数根本无法支撑玩家随时随地的进行多人对战。

显然,指挥家VR也深知行业的痛点。曾子辕告诉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机器人缓解这个问题——记录此前玩家在游戏中的表现,生成相应的机器人与后续的玩家进行对战。诚然,这样的想法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人数不足这一问题,不过,如果机器人的智能程度如果不够高的话,那么这款游戏是不是更像一款PVE游戏?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新界线

▲指挥家VR CEO曾子辕

在交流的过程中,曾子辕提到了一个敏感词——VR电竞。是的,指挥家VR的这款游戏也是主打VR电竞概念的。只不过指挥家关于VR电竞的理解却和目前主流的电竞却不太相同,曾子辕很坦承的告诉我们:

“指挥家VR电竞的概念更多的是出于为线下店引流的目的。”随后他解释到,“无论是PC还是我们儿时玩的小霸王的兴起,都是有噱头的。而在VR行业,也需要这样的噱头。VR电竞就是我们给出的理由,虽然大家不懂VR,但很多人是懂电竞的,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给大家一个体验VR的理由,很多人都愿意尝试一下。从线下店的反馈情况来看,效果不错。”

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指挥家是一家非常注重产品反馈的公司。也正是因为如此,指挥家认真听取了线下店的反馈,在《ConvictVR》中加入了VR电竞游戏的社交属性,通过打通微信后台的实时同步,不仅个人玩家的战绩可以在微信上随时查看分享到朋友圈,还有实时更新的全国排名。除此之外,还有针对单个体验店的店内排名。

“你要知道,很多奔着电竞来的玩家是非常注重排名的。如果他发现有人排名超过了他,就会非常迫切的想要反超回去。对于线下体验店来说,是非常乐意看到这种现象的。”

当然,曾子辕也表示,VR电竞还是一个比较超前的概念,现阶段炒专业电竞赛事的概念,确实不靠谱。尤其是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可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后记:经历资本寒冬,活下去就显得更来之不易

在长达4个小时的交流过程中,曾子辕多次提到了两个关键词——“可复制的商业化模式”和“投入产出比”。

所谓投入产出比,正如其字面意思。而可复制的商业化模式,根据曾子辕的讲解和我们的理解,就是指业务的标准化——提供一套标准化的产品和成熟的流程,客户只需要提供场地和运营,就能形成一套完善的体系。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通过类似于公式的模式,能够极大的节约时间和成本。这种模式在其他行业早已有成熟的例子可寻,比如传统餐饮、酒店行业的加盟连锁模式。

或许是因为在经历了去年的资本寒冬,以及随之而来的倒闭、跑路潮之后,让幸免于难的创业者都开始警醒,把“活下去”摆在了“理想”、“抱负”之前,成为了目前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所以我们发现,曾子辕提到的这两点,恰好是一家公司能够活下去的充要条件。投入产出成正比,公司才能良性运营;而可复制的商业化模式,则能使公司在保证生存的情况下,有时间和精力去研究更近一层的东西。

关于VR样板间,曾子辕所说的一句话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从资本的角度来说,或许VR地产已经过时了。不过从市场反馈的情况来看,VR地产的黄金期或许才刚刚开始。”也正是得益于其成熟可复制的商业模式,让指挥家VR的团队在“VR地产的黄金期”也能够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去研究别的领域,“在VR行业真正爆发前尽可能的做更多的技术积累”。

VR地产、VR影视、VR电竞,指挥家用实际行动颠覆了很多人对于行业细分领域的固有认知。而未来,也会有更多的公司通过大胆的尝试,不断的对行业进行颠覆,这才是VR行业不断蓄势成为风口的源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