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虽说时下媒体式微、大众专业知识匮乏,还是要谨记老祖宗的教导——“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风雨未至,波澜已平。

3·15之后已经过去了10多天,这段时间比起往年同一时期平静了太多。央视3·15晚会曝光的那些问题产品,甚至不如被抵制了很久的“乐天”、“刺死辱母者”事件更让人关注。

有人说,3·15晚会和春晚一样,一届不如一届,老虎安安稳稳,苍蝇肉倒成了主角。

有人说,所谓晚会就是演出,演出必然有演的成分,3·15晚会从本质上说就是一场被安排的戏。

有人说,一个非专业的晚会成了打假的标杆,这本身就很扯蛋。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在3·15当天,我们的“爆料菌”同学奋笔疾书,通过VR产业3·15特稿:混淆概念、诋毁竞品、跳梁小丑,那些不能见光的套路(以下简称3·15特稿)一文,揭露了VR行业中存在的一些“套路”,不过影响甚微,说难听点就好比一个既不太响又不太臭的屁,放出来都没几个人觉察到,即便是闻“屁”而来的某“涉事”公司也完全当回事,这就相当尴尬了……

所以,今天的“VR奇葩说”,我们的主题就是3·15后记——聊聊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

一、“15ms延迟”、“综合性能提升50%”之谜

在3·15特稿中,针对大朋旗下的VR一体机——M2 Pro我们提出了两点质疑:

第一,大朋在M2 Pro的商品销售页面宣称“15毫秒延迟 画面无重影 不眩晕”,这个15ms延迟究竟是如何得出来的?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如果没记错的话,M2的官方宣称延迟大概是19.3ms,而通过仔细对比两款产品,我们发现除了散热方案略作调整之外,M2 Pro并无其他软硬件方面的优化或者调整(至少官方没有明确说明),那么,延迟又是如何做到降低4.3ms?这显然不太科学。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大朋M2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大朋M2 Pro

第二,大朋官方宣称,“M2 Pro最高CPU主频达到2.1GHz,相对其他VR一体机,综合性能提升50%”,并放出了测试成绩对比截图: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单纯看描述没什么毛病,但我们最大的疑点在于——所谓的“其他品牌高端一体机”到底是谁?是同样搭载三星Exynos 7420的IDEALENS K2,还是搭载高通骁龙820的Pico Neo DK/酷开随意门G1/微鲸X1/暴风魔镜Matrix?目前能够称之为“高端VR一体机”的大概也只有这些了,至于那些采用AllWinner H8、Rockchip RK3288等方案的产品实在算不上“高端”,想必估值已经逼近9亿的大朋也不会降低身价与它们做对比吧。

另外,我们也非常关心这个对比测试是谁做的,以及在什么样的测试环境下得出的结果?

不出意料的,大朋方面的公关在3·15特稿发出的当天便主动联系我们。只不过,对于我们提出的上述两点质疑未做任何明确回复,只是含糊的表示“稍后会请技术解答”,而当我们多次提出希望可以尽快得到解答时,对方又表示“会尽快和技术沟通”、“最近都在忙新品和发布会,之后会找时间答复”,并且言语中似乎还质疑我们的“正常采编流程”……

意思是在质疑之前需事先征得同意才行?3·15晚会确实一届不如一届,但央视大抵也不会蠢到在曝光之前约谈涉事企业吧?退一步讲,即便我们的采编流程确实没有按常规套路出牌,但你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不仅不做任何澄清,反而质疑媒体的“采编流程”,这岂不是更不合理?这是要上天的节奏?

截至目前,超过10天的时间过去了,我们仍没有收到大朋方面的解答。难道一场新品发布会比还自己一个“清白之身”更重要?亦或者这其中有什么难言的苦衷?这里面的“道道”我们就不是很清楚了。这个行业太奇怪,有钱的爱开发布会,缺钱的更爱开发布会。

二、“响应时间小于10ms”、“延迟率小于13ms”之谜

如果说大朋“15ms延迟”只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么,这家将“响应时间”做到小于10ms的企业就更厉害了——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在3·15特稿中,我们质疑的焦点在于——3Glasses 蓝铂S1官方宣称的“响应时间小于10ms”到底是不是指的MTP延迟(Motion-to-photons latency)。稍有常识的朋友应该都能看出来,这显然不太可能是MTP延迟,如果真的能将这个延迟做到10ms以内,那么Oculus、HTC&Valve、SONY早过来跪舔了。既然不是MTP延迟,这个所谓的“响应时间”到底指的是什么?不管怎样,把这个参数标注在产品宣传页上都难免有偷换概念之嫌。

除了蓝铂S1,我们还发现3Glasses另外一款主打产品——D2开拓者版在宣传上也存在着一些让人质疑的地方,同样也跟“延迟”有关,不过这次用到了“延迟率”这个词。那么,这里的小于13ms是不是指MTP延迟呢?显然不是,因为60Hz刷新率意味着屏幕图像大约每16.67ms才更新一次,所谓的“延迟率”到底是指什么呢?又一个谜……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同样不出意料的,3Glasses的公关也在第一时间出现(大概16日凌晨1点多,真的非常敬业),只不过后面的剧情稍微有点戏剧,因为她只说了两句话,或者说是两个字——“Hi”、“亲”,之后就再没音讯了……可能是因为当时时间太晚了吧,我们没能及时回复,然后她就睡着了?也可能是觉得“响应时间”、“延迟率”太过专业而实在不太好解释……

当然,上面只是一个小插曲,后续3Glasses官方给出了关于“响应时间”和“延迟率”的解释,迟到总比不到好,至少态度方面非常端正。

首先是D2开拓者版的“延迟率”——

人们感受到VR延迟,主要来自于视觉,即图像显示滞后于运动。延迟可以理解为运动开始到被人眼接收到之间的时间(ms),延迟越低,图像显示速度越快,越流畅。通常认为,控制在20ms以内的延迟人眼不易感觉到,所以VR体验较好。那图像显示速度由什么决定呢?受两个因素共同影响,一个是软件,另一个是硬件。

在早期,因为软件SDK中要对图像进行非常耗时的反向畸变及渲染处理,虽然显卡很好,但也跑不出好的性能,所以在D2刚出来时,主要以软件处理时间做为参考,延时大约是:

  • 1、  陀螺仪信号〜PC,大约1ms内(采集和USB发送)
  • 2、  PC接收并解码,然后再转换成unity或unreal的座标,大约2ms
  • 3、  引擎渲染,大约5〜7ms
  • 4、  反向畸变处理,大约需要1〜3ms

因为硬件配置各不相同,所以无法计算一个绝对的延时,我们在早期D2产品中提到延时大约为13ms,现在我们对算法进行了优化,比原来效率更高。”

然后是蓝铂S1的响应时间——

“硬件主因素是CPU、显卡和屏幕的刷新率,即CPU/GPU越好,延时会越小,比如蓝珀S1屏幕的刷新率可达120Hz,即每一帧图像的刷新时间是1000/120=8.3ms,理论上所有的计算及图像处理工作都要在8.3ms之内做完,但在低端的CPU/GPU下,可能需要16ms才能做完,这样就会出现跳帧或卡顿的现象,虽然我们的S1刷新率已达到120Hz,但在快速运动时还会感觉到一些模糊,那是因为画面虽然送到眼睛了,但却不是很好的图像。

所以,对于VR延时的定义又要再增加一个因素,即显示屏的响应时间,响应时间越短,画面越清晰,我们的S1发布的时候最关注的就是这个参数,S1的显示屏响应速度是小于10ms。”

从技术原理的角度来说,3Glasses给出的解释没毛病,即D2开拓者版的“延迟率小于13ms”是指软件的处理时间蓝铂S1的“响应时间小于10ms”是指显示屏的响应速度。

唯一的遗憾在于,这样一份技术原理讲得通的“解释”并没有出现在对应产品的宣传页面,难免会在某种程度上误导不明真相的大众。

三、“26万天价VR设备不能用”的问题解决了

至于“卖定离手”的身临其境,在被《北京晨报》曝光之后,似乎已经解决了“杨先生”的问题,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记者从身临其境方面获悉,经过协商,杨先生与身临其境达司成协议。如今,杨先生也对回去继续经营游戏厅充满希望。”

只不过,身临其境官方的解释多少不是那么让人信服——

“董登岳(注:身临其境CEO)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之前在处理的过程中是出现了杨先生不太满意的情况,事发之后的那天晚上,他们也作出了冷静思考,此前公司售后主管及领导都在广州参展,在京人员并无决策权且连续接待了几拨客户,所以在售后沟通上出现了误会,希望客户能够谅解;其实杨先生那套设备属于一代产品,2016年最早推出的,目前公司已经推出了二代产品。”

按照上述解释,之所以没有迟迟解决杨先生的问题,原因有如下两点——

  • 一、有决策权的售后主管及领导都在外地参展,没有决策权的又恰好太忙;
  • 二、杨先生购买的设备属于一代产品,目前已经推出了二代产品。

这样的解释显然有些牵强,因为按照《北京晨报》的报道——

9个月过去了,设备总出现卡顿现象无法正常运行,除了身临其境公司远程调控外,自己还曾将设备送回过北京四五次,但设备卡顿的问题还是没有丁点缓解,“尤其每次送设备到北京前前后后没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实在太耽误事了。”

杨先生的设备都买了9个月了,在这期间先后“将设备送回过北京四五次”,而且“每次送设备到北京前前后后没十天半个月下不来”。不过既然问题已经得到解决,那也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至少比上面两家企业有态度一点。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希望日后身临其境能够真的如董登岳所说的那样——“作出冷静思考”吧,不要再伤害像“杨先生”这样能够为VR普及做出一定贡献的加盟商。

写在最后: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虽说VR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但对于大众而言,还是个新鲜的事物,需要给予更多的包容,但“溺爱”显然也不会让它健康成长。所以,在弘扬“正能量”的同时,也需要施以“敲打”。上述提及的“问题”本质上都不算恶劣,充其量不过是营销上误导消费者的小伎俩,但马克思他老人家有句名言说的好——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敢犯任何罪行。”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年年都有3·15,一年却只有一次,但对于大众和媒体来说,维权、打假是一件时时刻刻都该关注的大事,而不单单只是一年中的某一天才想着要去做的事。

企业需要媒体和大众的认同,但一定要把“小聪明”用在正道上。虽说时下媒体式微、大众专业知识匮乏,还是要谨记老祖宗的教导——“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新界线

最后,我们用AMD VR计算平台与方案总监楚含进先生在某次演讲中的总结作为全文结尾——

“坚守职业操守,拒绝愚弄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