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相声演员和天才少年结合到一起最终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很难预测,不过,借着今天这样一个机会,我们想来简单梳理一下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

从最会说相声的英语老师,到最会讲情怀的科技公司创始人,偏执的老罗(罗永浩)在手机行业艰难前行。

锤子科技15号创始员工,到所思科技创始人,“天才少年”小罗(罗子雄)在VR行业追逐梦想。

相声演员和天才少年结合到一起最终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很难预测,不过,借着今天这样一个机会,我们想来简单梳理一下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

Part 1

2012年5月,怀揣着梦想的老罗创办了锤子科技。那时的他,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后面的路竟会如此艰难。

到现在为止,锤子做了快五年的手机,一共推出了四款产品——T1、T2、坚果、M1,加起来大概也就卖了100多万台。相比华为、OPPO、vivo这些单季度销量都几千万台的国产品牌来说,锤子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更不用说三星、苹果等年出货量达数亿台的国际巨头了。

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新界线

“情怀万金抵不过现实二两”,这是最真实,也是最残酷的现实写照。凭借满腔热血,赢得了尊重,赢得了粉丝,赢得了声望,唯独在最重要的市场上,老罗和锤子科技铩羽而归。

一家“科技”公司如果仅仅只能依靠老板的个人情怀来稳固粉丝经济,只能凭借降价来促进销量,而忽略了品牌的力量和产品本身的创新与节奏,这显然是不靠谱的,又何谈所谓的商业情怀呢?

所以,老罗再有情怀,再能忽悠,面对如此惨淡的销量,也徒有叹息了。

Part 2

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VR,就是上帝为锤子科技打开的那扇窗。对于锤子科技来说,VR就是那根有机会改写命运的救命稻草,毕竟在这条全新的赛道上,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

于是,锤子科技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拥抱VR。只不过,这一次上场的不是老罗,而是小罗——罗子雄。作为锤子科技工号15的创始员工,“天才设计师”罗子雄在设计领域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天赋和极深的造诣,Smartisan T1之所以能和Apple Watch并列获得2015年度的iF国际设计奖金奖,罗子雄功不可没。

那么,做设计的罗子雄又是在何时、何种情况下与VR产生了交集呢?

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新界线

14年,罗子雄体验了Oculus DK1,这也是他第一次体验VR,自此便对VR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5年上半年,罗子雄有了离开锤子进军VR的打算,不过却被老罗用一句话摁了下来:

“不就一个项目团队嘛,锤子养着你咯。”

就这样,罗子雄带着一个小团队,开始在锤子内部“秘密”研发VR。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小罗接过老罗递来的接力棒,肩负着老罗和锤子科技的梦想,在VR这条赛道上开启了征程。

“工匠”老罗督导,“天才”小罗带队,再加上锤子已经整合的资源、外界无数的期待,锤子VR本应成为明星项目。当然,这一切美好的愿景都建立在“离职风波”之前。

大概在16年7、8月份的时候,坊间先是传出锤子科技CTO钱晨离职的消息,紧接着又接连传出锤子科技多名高管离职的消息,一时间流言四起,锤子科技也迎来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危机。锤子VR尚未正式面世,就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显然不是个好兆头。

Part 3

好在,离职风波很快平息了下来,钱晨博士自己宣布退休,接任者——前华为荣耀产品领域部长吴德周也很快落位。

然而,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一张来自企业信用信息官网的截图把锤子科技推向了另一个风口浪尖——成立于16年8月15日的北京所思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所思科技),其法人正是锤子科技的罗子雄。

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新界线

说好的锤子科技内部孵化项目,为什么悄悄的独立出去?尽管这个问题当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事后复盘的时候大家也都明白了——“锤子VR”的独立是锤子科技计划中的事情,只不过一直没有对外披露罢了:

1、成立新VR公司融资起来比内部VR部门融资方便,“比如要融5000万元,对于VR软件公司来说很大了,可对锤子来说却很小”,同时新成立公司也更适合用股份来招揽人才;
2、“(VR项目)短期内不会挣钱,很难跟投资方交代。何况锤子自己也不挣钱。

尽管所思科技一直未做工商信息变更,但罗子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锤子科技作为天使投资+孵化,所占股份仍旧是大头,老罗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鲜有所思科技的消息和动态传出。然而,不久之前,所思科技搞了两件大事:其一是1000套VR产品低调上线海外市场;其二是完成新一轮“数千万元”的融资。

1000套VR产品,什么产品?

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所思科技第一批1000套Alpha版产品的主要投放平台为Google与HTC Vive,据说用户反馈与用户留存率都不错。按照进度,这款产品目前应该已经进入Beta版测试阶段。

罗子雄此前曾表示,既不会做VR游戏,也不会做2B市场,未来将会专注于VR通用型软件(浏览器、通话、视频等)。很显然,所思科技投放到海外的这1000套VR产品是通用型软件。

那么,到底是哪一类型的通用软件?目前尚无法考证,不过,根据界线菌打探到的小道消息,所思科技推出的VR产品是一款VR播放器。

融资,谁投的?

在VR行业遭遇“资本寒冬”之后,对VR初创公司而言,“能拿到钱”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说道的大事。

2017年2月21日,相继有媒体曝出所思科技完成“数千万元”融资,投资方有两家,其中一家曾参与Oculus的早期投资,另外一家则普遍指向东方财富网。这个“曾参与Oculus早期投资”的神秘投资机构到底是哪个?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查对比之后,界线菌找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答案:经纬创投。

2013年6月,Oculus获得来自经纬创投和Spark Capital的A轮融资,经纬创投领投。2013年12月,Oculus获得B轮融资中,经纬创投追加了部分投资。经纬创投成为Oculus公司管理层以外最大的机构投资人。

综上,本次参与投资所思科技的另外一家,基本可以断定就是经纬创投美国基金。

后记:关于未来

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新界线

“我们相信,HMD是人类最后的一块屏幕。”

这是罗子雄去年九月在HIT深圳狂欢节上的话,从“天才少年”到“锤子科技设计总监”,再到后来的“所思科技带头大哥”,罗子雄对梦想的追逐还在继续。

罗子雄本人是“未来AR/VR+移动/PC会统一一个设备”这一观点的支持者,他更愿意把所思科技定位为HMD(头戴式显示器)通用软件开发者。而从所思科技目前的业务来看,他们也正是这样做的。罗子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希望可以做一个生命周期很长,而且可以改变人们每天生活的产品。

忘了是谁曾经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大部分人会倒在明天夜里。所思科技能否坚持到美好的“后天”?恐怕没有人知道,但我们希望所有有实力有梦想的企业,都能够熬过残酷的“今天”和“明天”,笑对美好的“后天”。

祝所有在VR行业执着前行的梦想家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