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焰火之路,大道至简。

前言:

娄池对于焰火工坊的展望,是希望在VR产业链中能扮演推动者和整合者。从目前的结果来看,焰火工坊对国内VR产业的发展的确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作为行业的一名新人,二狗此前曾拜读了很多娄老师所写的文章。对其创办焰火工坊的初衷颇为赞同,同时对娄老师本人也十分尊重且敬佩。

首先要声明的是,本文的初衷并非针对娄老师以及焰火工坊。而是希望以焰火工坊为例,说明这样一件事情——尽管VR行业发展至今还没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大哥,不过初创团队的生存环境太艰难了。即使像焰火工坊这样“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公司,都会因为巨头某些微不足道的动作而如履薄冰,进退维谷。

谨以此文,向娄老师以及其他正在创业道路上的勇者致敬。


15年6月,青年才俊娄老师毅然决然的离开从业多年的媒体行业,放弃腾讯科技副主编这个金饭碗,全身心投入到焰火工坊——这颗当时被视作VR行业希望之星。

对于离职创业,娄老师给出了三大理由:

  1. 自己以媒体人的身份在各类互联网大潮中观望已久;
  2. 焰火工坊在技术被外界认可之时加入并非冲动之举;
  3. 与团队一起在新领域里前进,甘愿承担风险。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新界线

14年10月,在VR这个行业还没那么多虚火,也没那么多投机者的时候,焰火工坊悄然成立。彼时,王明杨和他负责的团队,在入驻暴风魔镜一个半月之后选择离开;15年3月,张闯放弃腾讯数码主编,梳理焰火工坊的运营。15年6月,青年才俊娄老师离职之后,在自己的公众号发了一篇:《创业去!世界那么大,我要占领它!》。文中说:

“我将就任焰火工坊公司CEO,这是中国虚拟现实技术领域,软件和系统层面最好的公司,未来也会是中国虚拟现实产业最上游的一家公司。”

这就是焰火工坊的雏形,也是其核心团队。那一刻的娄老师,站在风口上,背后是志同道合的战友,眼前则是繁花似锦的康庄大道。娄老师说,“直到今天焰火工坊技术已被外界认可,准备融资之时,我才全身投入,按部就班,没有冲动”。看起来,万事俱备,而且VR这个风口,早已蓄势待发。

11年开始,互联网的重要程度超过了其他领域,同时科技产业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敏锐的娄老师发现,所谓能力、视野,在某种程度上远没有“能踏出一步的勇气”来的重要。

就这样,三个大男人,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方恒国际C座902室开启了自己在VR行业的创业之旅。两个月之后,焰火工坊宣布Pre-A轮融资一千万人民币,估值一亿。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新界线

当然,再狂野的雄心壮志也要讲基本法,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摆在娄老师等人面前的,是在VR行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走。去年3月,娄老师在一次演讲上,似乎给了外界一个明确的答案。

娄老师表示,打不过HTC和Oculus,这是很现实的一件事。而且移动端的内容成本,不管是开发一个移动游戏还是其他应用也好,成本都远低于PC端。而且移动VR价格低,使用门槛低。移动VR也算不得是一个非常细分的领域,这其中包括入门级的盒子、Gear VR式以及VR一体机,根据娄老师的判断,“最终Gear VR类产品一定会获胜”。

“在北京的房子比较小,我不可能专门弄一个屋干这个事,这是最大的问题。但是Gear VR这个东西,我套头上我感觉挺爽的。”

当然,对于移动VR来说,算法是重中之重,不做优化,空有技术是没有价值的。这也是焰火工坊在同时进行的第二条路。

王明杨在知乎的某条回答中这样说到,“我们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模仿,揣摩,超越。”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新界线

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最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比较容易得到一个正确的结果。15年12月22日,焰火工坊在北京W酒店召开发布会,这也是焰火工坊自成立以来做出的第一次汇报总结。在发布会上,焰火工坊发布了售价199元的开发者版移动VR头显——极幕-1,并顺势推出了FiresVR Dawn SDK。

15年底-16年初,国内VR行业迎来了最猛烈的爆发期。然而,大多数人还分不清VR/AR/MR的区别,只是知道这是一门非常新酷炫的技术。不少公司纷纷投身VR行业,但是还是以入门级的盒子居多,而且很多还仅仅是炒概念,并没有实际的产品。与这些相比,有想法,有产品,有技术的焰火工坊,成为了当时一枝独秀的异类,更是全行业瞩目的焦点。

现在想来,那就是焰火工坊所处最好的时代了吧。发布会的成功举办,也成了娄老师在“占领世界”这条路上迈出的一大步。

在之后的事情,很多人就知道了吧。16年第二季度开始,我们还能偶尔听到硬件厂商融资的消息,不过下半年,太多吃亏上当的投资人开始清醒起来,投资的风口也从硬件转移到了内容、交互等上来。

在此之后,就是透支了的VR行业,繁华过度之后的满地残骸。不断有厂商撑不下去倒闭的消息传来,资本也渐渐冷静,行业迎来了一次“寒冬期”。当然,之后的事情并不是本文的重点。再回过头来,继续说说娄老师和他的焰火工坊。

“现在国内创业公司比较浮夸,大家都说自己掌握了什么什么算法,但是他们跟Oculus写的如出一辙,百分之70到80的相似度。”这是娄老师去年4月对国内VR行业做出的评价,很显然,娄老师不屑于与之为伍,而焰火工坊也在走一条重新优化底层系统算法的路。

“我们不会超过百分之十。”说这句话的时候,娄老师很自信。的确,对于满世界山寨的VR行业来说,娄老师这一观念绝对算的上是行业的清流,甚至可以想象,如果焰火工坊推出这一切之后,很有可能会如他所愿,树立行业标准,占领中国移动VR市场。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Daydream没来之前的假想。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新界线

北京时间2016年5月19日凌晨2点10分,谷歌2016 I/O大会上,其VR部门副总裁Clay Bavor上台公布了最新的VR生态内容,Daydream来了。

这是除了Gear VR之外,又一大巨头为移动VR背书。对于VR行业来说,这是一件大事。谷歌除了为行业带来了强心剂、移动VR头显标准之外,还带来了为VR量身定做的底层系统Android N。

可能对于全世界大多数开发者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狂欢的消息。但是对于娄老师来说,却仿佛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这意味着焰火工坊无数个辛苦奋斗的日日夜夜,苦心研究了一年多算法,却被谷歌的“白日梦”瞬间就轻易的击碎。

当然,日子还得接着过下去。至少在山寨横行的国产VR行业,还有不少人期待着焰火工坊的极幕-1能为国内带来新的希望。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新界线

去年9月26日,娄老师大讲堂再一次开课了!

娄老师通过其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名为《2年备战,就为了今天吊打暴风魔镜!焰火工坊招募对比评测》的文章,公开征集媒体进行对比评测。不仅送上即将上市的极幕眼镜,同时还会赠送一批未开封的暴风魔镜5。

可以看到,产品可以送测时,娄老师是自信的。不然,不会拿着售价199元的极幕眼镜欲与499的暴风魔镜5试比高!作为媒体界的名人,在VR行业重新扬帆起航再一次站在了行业的前沿,娄老师是骄傲的, 不然也不会说出:“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们希望尽量把对方伤害的更深一些!”

对比测评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言,多家媒体测评结果显示,极幕-1在体验方面完胜暴风魔镜5。

娄老师在文中这样写到:

“我们成立焰火工坊的起因就是不认同当时暴风在VR市场的战略,觉得差体验的产品是对国内VR市场的破坏,坚信时间和技术才是推动VR市场的唯一方式,那就拿这场PK当做检验自己理念的第一个挑战吧!”

战胜了国内VR明星企业暴风魔镜,成了支撑娄老师理念的又一场胜仗。可是,娄老师没能笑到最后。

极幕-1相较于暴风魔镜5,最大的优势在于体验好,价格低。然而一向把Gear VR当做移动VR标杆的娄老师,所推出的产品并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体验较于Gear VR还有一定的差距。这其中的差距,娄老师认为差在手机。与Gear VR相比,极幕-1最大的优势,则在于价格。

然而,三星Note7的爆炸,也将极幕-1这唯一的优势炸到灰飞烟灭……理想很丰满,无奈现实总是残酷的。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新界线

去年9月21日,淘宝上惊现大量低价Gear VR 4,原本售价699元的Gear VR 4国行版售价一路下跌,最低售价已跳水至1xx元,还包顺丰快递!根据爆料,这批Gear VR是由某渠道流出,总数大概为40万台。基本可以确定为此前三星国庆期间促销活动的赠品:购买Galaxy S7 edge即有机会获赠价值699元的Gear VR 4,先到先得。

40万台,相对于目前VR眼镜盒子的惊人出货量来说,的确不算是太大的数字。但是对于现阶段的消费需求来说,足够了。

三星这一炸,也将将准备坐收胜利果实的娄老师打了个措手不及。难道,这就是天意?

王明杨在知乎中曾这样回答过,“我更希望某一天,我们能在除了价格以外的其他地方跟Gear VR一较高下。但我们依旧刻薄的嘲笑手握巨资,扯着振兴VR大旗,却连怎么做好都不知道的“同行(们),我们还会痛恨知道怎么做,有能力去做却无所作为的人。”

可能对于焰火工坊来说,目前最大的困境在于,明明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却怎么也追不上巨头的脚步,不禁让人感慨,既生瑜何生亮。

后记:

去年12月份,娄老师大讲堂在评价完“保利名单”之后,就再也没有推文了。而焰火工坊官方微信在公布了与暴风魔镜对比测评的结果之后,也没了后文。可能,焰火工坊又在憋大招吧,一个让全行业都刮目相看的大招。

娄老师曾经说自己最大的梦想,是“在北海道或者欧洲找个小镇上的小旅馆,窗户外面有雪,然后抽着烟敲着字,写不知道能不能出版的推理小说。”

娄池像极了当年的那位英语教师,明明可以做一名出色的相声演员,却非要执意去淌手机这摊浑水的人。同样的性格,同样的豪情壮志,同样的窘境。不知道娄老师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自己的终极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