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成本接近500万,但……

行业发展至今,关于大空间多人互动体验已经屡见不鲜。从最早基于PC端VR的大空间体验,到近年来话题较为火热的移动VR大空间。虽然在内容和体验细节上不断迭代,但关于大空间多人体验似乎已经很难引爆更大的话题点——

标配的VR头显、大空间解决方案,辅以背包电脑或是力反馈枪等道具,似乎都是那么回事儿~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大空间体验是否只能是注重沉浸式体验的VR专属,至少目前界线菌看到了不一样的答案: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游戏体验,空间体验面积超过100平米,整套解决方案近500万,最重要的是,这套解决方案并没有采用市面上常见的VR头显,而是使用了36台HoloLens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在界线菌有限的认知中,自2015年HoloLens发布以来,虽然将其用于各式各样B端解决方案的案例很多,但用于大空间多人游戏体验,这似乎还是第一次。36台HoloLens组成的大空间体验能带给我们哪些惊喜?解决方案落地的背后,有哪些值得我们关注的技术落地?而这一切,又代表了未来的哪些方向?带着这样问题,界线菌采访了本次大空间体验的技术支持方——DataMesh CTO邬浩。

全球首个MR大空间多人体验

15×9米的体验范围,四周布满了激光定位大空间解决方案,地上摆放着力反馈枪以及战术背心,若不是HoloLens过于显眼,似乎一切都和VR大空间体验如出一辙。但正是这个2015年就正式发布、售价24000人民币左右的家伙,让位于江苏连云港附近尚酷乐动城内的大空间体验项目有了不一样的格调。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从体验内容开始说起,本次混合现实大空间体验的游戏同样出自DataMesh之手,用邬浩的话来说:“虽然不是专业做游戏的,但还算像那么回事儿。” 邬浩称,游戏背后这套混合现实大空间协同系统原本是DataMesh为军队、特警和防灾的协同训练项目专门开发设计的,用在游戏体验上真是杀鸡用牛刀了。

本次体验的游戏背景设定为未来,人类的宇宙边疆不断扩张,引起外星种族——收割者的不满。收割者舰队突袭人类的宇宙前哨站,玩家将戴上头盔,拿起枪械,作为最后幸存的星际战队成员,击退不断涌入空间站的外星入侵者,坚守至折跃器充能完毕,方能开启空间传送技术,安全返回地球。在此,玩家将体验一场由全新混合现实技术带来的宇宙英雄战斗史诗……

对于常年体验各类游戏的行业用户来说,这样的背景设定虽然显然有些单调。但一款基于HoloLens的混合现实大空间多人射击游戏的光芒,足够掩盖掉其他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据介绍,目前该项目最多支持10名玩家同时体验,官方将体验配套设施分为10组,每组包含一把枪,一个双口的充电宝,加一个战术背心加一个头盔(用于分散HoloLens重量),每组设备配备了3台HoloLens,每次使用其中一台,保证游戏续航和稳定性。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为了配合玩家的游戏体验,DataMesh还配套推出了播控系统,通过播控系统进行系统的管理和操作,能够方便整体的运营效率。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体验部分,整个体验前的穿戴环节相对复杂些,但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整个游戏分为三个关卡,总计体验时长约为10分钟。玩家通过配合射击通过第一、二关卡,直至打败第三关的Boss或防守至传送门启动获得最终胜利。值得一提的是,官方一共提供了三种型号的枪,每种枪包含普通攻击和两个特有技能,包含护盾、榴弹炮、架设炮台等等,这也为游戏体验提供了更多互动和配合的可能性。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在整个游戏的过程中,DataMesh还会通过其推出的DataMesh Live!混合现实第三方视角系统进行拍摄和录制,玩家体验过后可通过二维码进行分享。

邬浩告诉我们,目前该体验主要以PVE玩法为主,后续还将考虑加入PVP的玩法。

MR与VR在大空间协同的区别

直到今天,HoloLens都算是体验最好的MR头显之一。和VR大空间比起来,采用MR的方式优势很明显:足够真实,可以和真实的人及场景进行互动。当然受限于现阶段的HoloLens一代设备,可视角范围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体体验,全息物体的光影效果与真实环境叠加时的计算量也还不是目前的移动设备能支撑的。可以说MR互动和VR互动比起来是各有千秋。

邬浩表示,该项目对行业来说最大的价值在于技术验证和场景的探索——

“某种程度来说VR大空间体验已经阶段性成熟,但仍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包括设备比较沉重,再如看不到真实环境,所以一直没办法做太强互动的游戏和真实的训练方案。我们希望能够借助MR混合现实的特性尝试全新的技术和场景突破口。”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想要通过HoloLens体验大空间多人互动游戏并非一件简单的事,自HoloLens发布至今鲜有人提出类似的概念足以从侧面佐证其实施难度。混合现实由于可以将全息物体和真实场景结合,在实际训练、操作培训中的多人协同一直是行业梦寐以求的场景,美国军方据说也在利用HoloLens开发下一代作战协同系统。邬浩告诉我们,理论上来讲仅仅通过HoloLens几乎没可能完成真正的大空间多人互动体验——

“HoloLens内置的SLAM视线距离比较有限,由于移动设备发射功率的限制,HoloLens一代目前只能可靠感知两三米以外的物体。从我们实际测试来看,它对于比较大尺度空间里的物体尺度测算是不准的,不同设备的精度也存在差异。而且,SLAM算法在大空间场景下的累积误差在MR环境内会被无限放大。”

为了能够实现更精确的定位效果,DataMesh将目光放在了VR行业常用的大空间定位:基于激光的大空间定位方案上。没曾想,在VR大空间中屡试不爽的解决方案放在HoloLens上直接使用时遇到了不少障碍——

“大空间定位是基于一个个区域部署的,无论定位区域还是定位精度都能够满足现有体验。唯一的问题在于,在VR的环境下由于整个场景全部是由计算机渲染出来,延迟相对可控,用户很难感知定位系统的缺陷。但是和MR结合之后,现实环境是最实时的,全息物体和现实环境进行叠加稍微有一点延迟就可以看的出来。”

在连云港,有个大空间多人体验用了36台HoloLens!-新界线

历时几个月的时间的反复优化和深度开发,DataMesh最终拿出了相对完善的解决方案。通过通用化的接口,把二者的定位方案糅合在一起,尽可能的让两套定位方案进行无缝切换。用外部定位去矫正HoloLens的位置,而近距离的定位则采用HoloLens的SLAM。一方面保证定位的稳定性,另一方面则可以纠正HoloLens的定位错误和累积位置偏移。

“因为所涉及的机制不同,两套定位互相切换是件非常复杂的事情,需要不停的开关HoloLens的定位功能,并在开关的瞬间仔细计算其坐标系,尽可能让体验者感受不到跳动。等于我们做了一套定位服务器,专门发射信息。”

邬浩告诉我们,目前在定位方面已经能够做到稳定体验,效果比预期的好上不少。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在邬浩看来这个方向的路趟出来,以后会有更好的效果和更多有可能的落地场景。

后记:为未来塑造更多可能

从项目正式立项到最终落地,邬浩告诉我们,几个月的时间DataMesh经历了太多“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事情。比如意料之中的,即便目前市面上体验最好的MR头显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体验;再如意料之外的,想要打破不同设备之间定位机制壁垒的难度。好在,最终DataMesh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邬浩坦承的表示,此次项目中取得的技术突破可谓“无心插柳”,但却在无意之间为MR的未来塑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定位层面我们做了很多通用化的接口,基本可以兼容目前主流的大空间定位解决方案。载体层面可以自由切换,为我们后续提供定位服务平台创造了可能。”

某种角度来说,巨头的动作往往代表了未来一段时间的行业发展方向。今年苹果发布会上,关于多人AR互动的游戏让不少人眼前一亮。而DataMesh此次实现的技术突破,则让AR/MR的应用场景有了更多的可能性。邬浩告诉我们,未来一段时间内多人AR/MR互动可能会成为常态。虽然MR缺乏沉浸感,但得益于能够和真实环境和设备互动的特性,MR协同在军事项目和工业应用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通过虚拟坐标和现实坐标相结合,很多原本无法想象的事情成为可能。比如工业领域精确对准零部件,能极大提升装配和维修的效率和准确率。再比如我们此前接触的铁路客户,可以通过GPS信号结合MR眼镜,有效标记出危险区域。”

或许用邬浩的一句话作为结尾再合适不过,“游戏只是用来做技术验证的手段,MR未来的空间非常大,设备足够轻量化之后,目前所有尝试的路都是未来能走的路。”但不管怎么说,DataMesh此次开创性的将MR设备用于大空间娱乐项目中,无疑为MR未来发展开了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