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难,明年更难,但未来10年可期。

10月21日上午,世界VR产业大会先进制造分论坛在江西南昌前湖迎宾馆赣江C厅顺利召开。本次分论坛以“VR/AR定义工业发展新模式”为主题,邀请了国内外深耕VR/AR+工业的企业进行分享和演讲。

0Glass苏波:AR黄金10年,如何把AR变成有效的工具?-新界线

作为国内第一家专注于AR工业应用的科技公司,0glass一直致力成为工业领域中最自然人机交互服务、挖掘最深度数据价值的人工智能公司。发展至今,0Glass已经形成了工业级AR硬件+工业级AR算法于一体的产品体系。在本次分论坛上,苏波以“AR黄金10年”为主题,通过剖析现如今AR在工业应用和案例,分享了0Glass对AR行业发展趋势的判断,以及对当下如何正确应用AR的理解。

在苏波看来,今年AR行业的“日子不好过”,甚至明年的日子会“更难过”。但未来10年内,AR有潜力发展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每一个在AR行业的企业都应该认清技术和产品的发展逻辑和规律,找准定位。苏波将现如今的AR行业分为伪需求、痒需求和痛需求三类,并指出行业应该不断做减法,集中解决痛点需求。但是对于现阶段的AR行业来说,重要的在于其“工具属性”,并通过找到正确的应用场景,让AR的工具属性起到作用,才能让整个行业拥有更高的天花板。

0Glass苏波:AR黄金10年,如何把AR变成有效的工具?-新界线

以下是苏波在分论坛上的分享实录(新界线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做了整理):

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

我们公司专注于做工业级AR眼镜的硬件研发和算法研发。大家知道其实现在的AR行业算是从人工智能的分支慢慢热起来的。特别是江西南昌这次举办世界VR大会,也让我们看到政府对VR/AR行业支持的力度。但是,刚才也有人分享行业发展曲线,现在AR正处于产品化、跟场景深度结合的阶段,这个阶段会出现很多问题。

大家都知道,今年国内AR行业的日子不好过,在我看来明年我们的日子可能更难过。为什么这么说?前几天在朋友圈里我看到一个人分享了一个笑话:一家公司产品没拿出来就拿到了几千万的融资,但后来却没拿到融资,因为产品做出来了。AR行业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阶段,大家的各种产品、各类技术层出不穷,已经走到跟我们场景深度融合的阶段,这个阶段考验的不仅仅是你的产品和技术,更考验你对场景的理解能力。我们很多创业公司只是对产品和技术了解,但是智能制造等场景是非常复杂的。我们今天看演讲嘉宾的面孔,年龄跟昨天的开发者论坛的年龄有什么区别?年龄几乎相差一倍,昨天开发者论坛的年龄都是20多岁,今天是40多岁。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景象?是因为做工业场景、做智能制造,你仅懂AR的技术是没有用的,你还要对客户的场景有非常深刻的理解,这些是需要时间和经验沉淀的,不是简单懂技术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客户买我们的AR产品,实际上买的是需求。客户要买的是墙上那个洞,至于你用什么工具打那个洞客户是不在意的。我们今天探讨的是,我们怎么用AR的工具,来打客户需要的洞。

0Glass苏波:AR黄金10年,如何把AR变成有效的工具?-新界线

首先看一下我们做的一些案例。这是我们跟广州飞机维修公司合作的,飞机发动机的维修,可以提高它的效率,最重要的是降低它的出错率,提升工作结果的安全性。这是我们跟广东乐典集团合作的1100千伏朝高额变电站的巡检,从而降低出错率,提高结果的安全性。这是我们跟沈阳宝马一个汽车维修培训的案例。这是跟国家电网超高压部合作的巡检,这都是从眼睛里面录屏,画面没有那么炫,但是工业领域强调的是实战,能解决问题就可以,不需要那么很花哨的画面。这是我们跟江铃汽车合作的发动机的装备培训,这次我们在展馆也展示了跟江铃汽车合作的成果。这个设备在2016年底已经量产,这是去年量产的一款,获得了去年的红点奖。

接下来进入正题,我跟大家分享的是AR黄金十年,工业创新和应用的案例。这是我们跟江铃这几天展示的情况,也感受到了这次大家对工业的热情,和对工业AR的认知。

为大家分享一个诺基亚的故事。我们知道诺基亚其实现在已经没落了,诺基亚被微软收购的时候,诺基亚的总裁说了一句话: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是诺基亚就没了。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计算平台的迭代。我们第一代计算平台是PC,第二代计算平台是手机,2014年使用手机的时候,已经远远超过PC的时间,已经成为典型的第二代计算平台,所以巨头都在进行这方面的布局,苹果、谷狗、微软都是软硬并进。国内主要是BAT,去年都统一发布了各种算法平台,并且也在各行各业开始应用。

AR行业巨头已经开始布局,我们知道AR被誉为第三代的计算平台,未来会取代我们的手机。PC黄金十年是1985年到1995年,让PC从B端走向C端;我们手机黄金十年是从2005年到2015年,让我们的手机从功能机时代到智能时代。如果互联网没有进入家庭,我们PC做得再好多不可能具备真正意义上的个人消费品,个人消费品要有高质量的市场保有量和黏性。比如说我们扳手的存量比手机都多,但是它只是一个工具。所以,我们AR眼镜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三代计算平台,它一定也要有一个燃爆点,我判断燃爆点有两个:第一是5G网络,第二是大数据在各个领域的应用,这两者结合会促使、点燃我们的AR眼镜,成为第三代计算平台,从而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无孔不入,甚至成为我们器官的延伸。

0Glass苏波:AR黄金10年,如何把AR变成有效的工具?-新界线

巨头的布局对我们现在有非常大的影响。

第一,未来互联网产品三年之内百分之百AR化,现在已经开始了,只是在现有APP里面加了AR的功能。到2020年我判断,我们的APP会底层AR化,而不是在上面物理加一个功能,整个设计架构都是基于AR的。2020年过后,会出现AR的操作系统的雏形。我们知道任何一代计算平台都有自己独立的操作系统,而不是集成前一代的操作系统。我们第二代计算平台没有集成Windows,反而成就了安卓。到第三代计算平台一定有自己的独立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从哪里来?这是我一家之言,一定是我们现在AR的引擎。因为我们所有APP未来的架构都是基于这些开发的。

第二,巨头教育市场。我们作为创业公司人力物理都是有限的。

第三,寡头垄断,每一代都是这样的。

第四,泾渭分明的B端和C端市场。AR行业有三大怪:融资千万就说上亿;只有几个人,2B和2C都想去,巨头都做不了的事情,作为创业公司也是很难的,你只有专注一个垂直的领域,甚至垂直的产品,在前期把工具做好,把产品吃透,我们的AR行业才有真正的未来。

AR有两个属性:

一是哲学意义上的属性,我们的AR是一个连接的属性,形而散的。我们的商业也是连接,但是我们人类最早的连接是3D的,需要界面,我可以借助动物的工具,我跟你见一面才能把信息传递给你,把连接做好。但是工业革命出现以后,我们的连接变成2D的连接了。但是,我们的效率提升了,降维是以牺牲效率产生的。但是,在未来我们的连接还会升维,随着VR/AR技术的普及,会升到三维。大家看前一段时间的电影《头号玩家》,在未来我们每个人都有法律意义上的数字化的分身,如果你数字化的分身违法了,现实当中的人也要受到惩罚。你偷到别人的虚拟货币,偷到别人游戏里面的外挂,各种花钱买的虚拟的工具,你都是违法的,你要受到法律的惩罚。所以,在未来保证连接效率不变的情况下,甚至可以提高我们连接效率的情况下,我们的连接升维了,我们今天的沟通就没有必要大家坐在一起了。我们用VR/AR技术,可以虚拟处这样的场景,也是很真实的场景,甚至有触觉、有感觉、有味觉。这这是第一个属性,未来几百年一定会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二是当下的属性是工具属性。任何一项新技术、新产品的发明,刚开始都是由做工具开始,我们的PC最早提升我们效率的工具,我们用工具当中替代导弹飞行的轨迹,人工可能要算几个月,但是我们用电子计算机几个小时就可以算出来。后来IBM发明了大型机,在工业当中运用起来。我们手机早期也是通信工具,只能打打电话,最多发个短信。都是工具,但是工具没有做好,就没有未来。

0Glass苏波:AR黄金10年,如何把AR变成有效的工具?-新界线

我们今天探讨的AR+智能制造,AR+工业,都是在做智能工具。AR在当下,就相当于机械工程师的扳手,电子工程师的万用表,如果这个工具我们做不好,我们是不可能往前走的。AR行业不是在低谷,只是在做俯卧撑,会起来的。但是,没有找到应用场景的企业,没有真正解决客户痛点的AR企业,我相信下一年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可能会死掉,今年已经死掉一批。所以,我们的AR技术在当下一定要把工具做好。

怎么样来做工具?我们的AR行业很多需求,我把它分成三类:伪需求、痒需求、刚需求。你戴一个AR眼镜舒服吗?不仅不舒服,你的生命可能会丢失,因为显示的内容会干扰你的判断。我写这个伪需求,去年还收到律师函。痒需求,实际上有需求,理论上也有需求,但是这个需求有很多替代,AR+营销、+展览展示,我可以不用你的方案,我有更好的办法来做展示。但是,它的好处是什么?痒需求是客户可替代方案,但是客户的周期很短,短平快,拍脑袋就可以决策,项目也短平快,所以能有很好的现金流。刚需求,这个需求不具备可替代性,痒需求慢慢替代为刚需求,微信刚开始也是痒需求,现在也变成刚需求了。

现在AR的刚需求在哪里?就是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题,在智能制造领域,这是我们创业三年多的时间,也看到很多公司的转型,有很多公司最早是AR游戏、AR营销、AR娱乐、AR展览展示、AR旅游,但是到了2016年底,特别是2017年,所有的AR公司不说你做AR+工业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了,早期大家头脑发热,看不清技术发展的方向,慢慢大家找到痛点,看到AR+工业这一块是有金矿,是有刚需的。所以,我们的AR对智能制造一定是非常好的生产力的工具。

我们怎么样把AR+工业生产力的工具做好?我们赶上工业4.0浪潮,1.0机械化、2.0工业化、3.0智能化。去年我去美国交流的时候拿到一个数据,在美国B端和C端的创业、公司体量接近1:1,而在国内80%是C端的创业,做的都是消费级的创业,只有20%在干B端的活,因为B端的活傻大笨粗。如果C端是游击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那么B端一定是大规模的阵地战,你要有耐心。一个公司如果做B端,特别是工业级,没有两年的时间你现金流都不可能滚动起来,没有两年时间你看不到钱。所以,B端很重,但是B端又非常重要,不仅仅是去产能,更重要的是把B端和C端变平衡,至少能往1:1去走。因为B端做不好,C端很快遇到天花板。

今天我们做工业这一块,也是把B端振兴起来。B端特别是工业领域,现在有很多痛点性的问题,存在了几十年我们解决不了。我们刚才所说的展览展示、营销,还不是非常刚需。我总结了我们在工业领域当中的刚需有三个方面:

一是生产刚需。我们IT技术发展了几十年,但是一线产业工人,几乎没有享受到IT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为他们工作所带来的便利。大家可能没有进过车间,没有见过生产线,但是应该每个人见过汽车维修,汽车维修的技师跟30年前没有改变,但是我们在座的每位跟五年前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制造业的工人、工业领域的产业功能几乎没有享受,这就是刚需,他为什么不能使用IT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因为所有的信息技术终端都不能解放工人的双手,也不能解决第一视角。

二是管理上的问题,我们作为管理人员很难实时管理到一线工人的每一个工作细节。我们工业生产、智能制造强调的都是过程管理,过程管理不好,你不可出精品,出错率也会下降。人类大数据采集的问题,现在全球做工业大数据的巨头,国内航天云网、互通互联都在做工业大数据,但是恰恰少了人的数据,他们采集的都是物的数据,都是机械的数据、设备运行的数据、环境的数据、天气的数据,但是人的数据怎么采集?我们知道工业生产人是最核心,是工业什么的组织者、管理者、领导者,怎么会少了人的数据?就是因为一线产业功能很难使用IT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就很难采集,如果我们能够拿到人的工作数据,很好的优化流程,降本增效,进行个性化的培训。

三是培训的问题,也是几十年解决不了的问题。对工业中实操类的培训,对一线工人技能提升只能起到10%的作用,20%是他自身完成,70%是工作过程当中提取的经验。为什么只有10%的作用?是因为工作场景和学习场景是分开的,我们在座每一位工作和学习场景是在一起的,遇到问题随时拿手机查。所以,这是我们存在几十年工业领域当中,特别是制造业当中存在的三个痛点性问题。

同时,AR跟物联网怎么结合?怎么来解决物联网的问题?AR首先是物联网、数据可视化最好的工具。我们知道你采集了那些大数据目的是干嘛?一是物联网数据可视化,输出给工人用,然后来辅助你做更明智的决策、更智能化的决策。但是如果可视化做不好,我们的数据应用效果会大大折扣。二是走完物联网最后一米。三是打通人和机器之间的物隔离,连接人与物。四是以物为中心的工业大数据回归“以人为中心”的工业大数据。

0Glass苏波:AR黄金10年,如何把AR变成有效的工具?-新界线

前面说了痛点,我们怎么样来解决?我们有什么样的解决方案呢?我觉得在工业当中的AR解决方案脱离不了这四个模块:

一是实时指导,首先解决我们工作技艺问题,解放双方,指导工作,规范流程,节省时间,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目前。

二是透明管理,把问题解决在工作当中,采集大数据,让管理人员作出更明智的决策。

三是个人教练,把培训场景和工作场景无限拉近,AR的眼镜就像一个站在你旁边的师傅。

四是知识沉淀,前面刘总也说了知识传承怎么夺?我们有一个四化的理念,人的成长的经验是隐性的,我们要有专人来发现他身上好的经验,同时还要写成文字,做成课件结构化。结构化完成以后,反扑给其他的学习,这个四化我们知识沉淀才能够真正完成。但是有了AR技术以后,我们很快就可以完成。我们前面可以获取大数据,供其他人学习。

有了方案,我们要有硬件终端,还要有软件平台。一个好的硬件终端,我总结12个字:重量轻、运算快、续航久、价格低。工业领域当中数据量巨大,所以运算要跟上。价格必须在5千到1万块钱,才可能真正落地。工业场景当中一使用就是3、4个小时,半天的时间,如果只是一两个小时的续航是很难保证的。

最后一句话介绍一下公司:我们做两类产品:工业级的AR眼镜和工业级的AR算法。基于这两类产品,我们有四类工具,硬件两个工具,还有算法和工作辅助系统,基于这个系统是工具化的东西。

这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对AR行业的理解,对AR工具的理解,非常感谢大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