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R的本质还是个窗口,后面的核心是流量,所以WebAR的话语权争夺至关重要。

在北京,天通苑算是最早苏醒的地区之一。早上6点起,忙碌的人群开始纷纷涌向地铁站,向着一天工作的地点进发。7点左右,地铁站口冗长的队伍将这种热闹景象推向高潮。但这种人潮涌动的热闹并没有辐射到距离天通苑地铁站不足一公里的龙德广场,即使是工作日上午10点,龙德广场内仍显得有些冷清。

大约500天前,界线菌在龙德广场第一次约见并采访了侯俊屹(圈内称之为阿E,下文以阿E代称),彼时的他刚刚从上一份工作中“功成身退”:凭借一款简简单单的AR涂涂乐,和团队合作缔造了销量超千万套、销售额7亿人民币的神话。

这份多数人眼中无法企及的成绩单,只是阿E进入VR/AR行业的敲门砖。采访时阿E的一句话界线菌至今印象深刻——

“我错过了互联网时代,也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现如今,赶上了我能够看到的即将崛起的AR时代,我不想再错过。AR行业是我目前能够看到的一个10年发展的周期,或许10年之后,我就该退休了。”

【延伸阅读: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

专访丨弥知科技侯俊屹:推AR编辑器Kivicube,轻量化AR交互时代要怎么玩?-新界线

但眼下,AR行业的10年发展期才刚刚开始,显然距离“退休”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500天时间转瞬即逝,阿E也早已瞄准了新的方向,转身奔向了WebAR的新赛道。

不久前,还是熟悉的龙德广场。阿E再一次接受了新界线采访,并向我们介绍了其所在的弥知科技新团队、新业务,以及他本人对于WebAR的理解和未来趋势判断。

这是阿E在AR行业的“另一战”,对他和团队来说也是全新的开始。

无心插柳:从激论好友到合作伙伴

不知为何,听到弥知科技这个名字界线菌脑海中第一反应永远是“迷之自信”。用阿E的话来说,选择加入弥知科技纯属偶然,但在界线菌看来这其中也包含着某种必然。

根据工商信息,弥知科技成立于两个月前,算是一家年轻的公司。研发团队皆有超过6年的AR行业从业经验,曾多次参与大型AR平台开发,从传统的CV视觉算法到AI人工智能的感知突破。用阿E的话来说,“团队也算是见证了行业一步步的发展”。

据介绍,弥知科技目前包含四部分业务:

  1. SaaS XR在线制作平台Kivicube:支持WebAR、WebVR、Web3D以及小程序AR;
  2. PaaS级在线编辑器:包括3D编辑器、人脸识别编辑器、SLAM编辑器等,支持AppAR制作,之后会逐步集成到Kivicube中;
  3. 智能数字营销:为企业提供商业定制化WebAR服务;
  4. XR+AI定制解决方案。

上次采访过后,阿E曾和多家公司讨论过WebAR的可行性及方向,最终“当年一起激论的好友成为了今天事业上共同奋斗的伙伴”。

专访丨弥知科技侯俊屹:推AR编辑器Kivicube,轻量化AR交互时代要怎么玩?-新界线

阿E告诉我们,弥知科技团队目前有10个人,除了他负责北京业务拓展外,还有一人在海外负责欧洲市场,其余来自前Total Immersion和Metaio等资深AR技术公司前成员组成,大部分团队目前在成都,负责整体技术SaaS平台研发和商业项目落地。

不久前,弥知科技和百度达成合作。SaaS平台兼容部分百度AR SDK功能,通过Kivicube编辑器平台制作开发的AR互动内容,即可在手机百度上互动、分享。在此基础上,双方合作还有着更大的野心——希望共同打造一套WebAR的国际标准,只需使用百度DuMix AR SDK便能获得WebAR的制作能力,共同解放AR时代的内容互动生产力。得益于Web端的灵活性,Kivicube可以与市面上众多AR SDK整合,最终轻松的展示在移动端、PC端以及智能眼镜端。

采访阿E前,他刚刚退掉了在北京租的工位,即将入驻百度旗下的孵化器。

Kivicube:AR行业的“易企秀”

AR的本质还是个窗口,后面的核心是流量,所以WebAR的话语权争夺至关重要。

上一次交流的过程中,阿E抛出了这一观点。但彼时市面上关于WebAR的声音还少之又少,阿E所抛出的,也仅仅只是一个预见性的,尚未任何落地方案的想法。500天后的今天,阿E和团队已经将最初的想法慢慢变为现实,带来了已经能够落地的WebAR产品。

“当时立的flag,终于要实现了。”

目前,弥知科技推出的主要产品为AR在线编辑器Kivicube,支持创建全新的WebAR、WebVR、Web3D等场景。通过编辑器中内置的素材和大量交互事件,普通用户无需编写代码就能轻松创作自己想要的场景。完成编辑后,最终能够分享到各个社交平台。

“可以理解为AR行业的易企秀。”

专访丨弥知科技侯俊屹:推AR编辑器Kivicube,轻量化AR交互时代要怎么玩?-新界线

从界线菌的实际体验来看,通过Kivicube创建专属的AR体验步骤与H5制作类似。通过新建项目、导入3D图片/音频/视频素材、设置参数属性、添加交互、保存并分享等步骤,就能够完成AR体验的制作。

专访丨弥知科技侯俊屹:推AR编辑器Kivicube,轻量化AR交互时代要怎么玩?-新界线

Kivicube编辑页面截图

交流过程中,阿E以曾经客户的实际情况为例向我们描述了Kivicube的强大之处:“某客户从创意到简单素材制作与收集、场景布局、交互逻辑编辑制作,完成小型解密型WebAR互动营销场景的时间仅仅为不到3个小时”。

专访丨弥知科技侯俊屹:推AR编辑器Kivicube,轻量化AR交互时代要怎么玩?-新界线

阿E介绍,该编辑器前身为3D编辑器,随着技术的进步及对WebRTC的支持,现在将WebAR技术也纳入编辑器。在弥知科技的规划中,Kivicube会包含一部分免费的素材,满足用户基础的体验需求,后续还将陆续引进各类付费模型、音频、特效等素材库,助力用户创建更加精致的AR体验。

据了解,目前产品处于封闭定向邀请测试阶段,官网正式版kivicube 1.0计划三个月内上线。除此之外,Kivicube也会逐渐支持众多的AR形式制作,包括2D图像识别与跟踪、3D物体识别与跟踪、人脸检测与跟踪、SLAM识别与跟踪、IMU、LBS等。

后记:WebAR将助力AR挣脱束缚

iOS11中Safari浏览器支持Web RTC,标志着WebAR技术正式进入商业领域。目前诸如百度、QQ、UC等浏览器均已支持WebAR,尽管WebAR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未来前景已经清晰可见。

对于想要尝试AR的企业和个人来说,原生AR仍存在着一定的弊端:对企业来说,iOS与Android双平台开发成本高、上线耗时长、推广难度大;对用户来说,通过APP下载的方式体验成本太高。在阿E看来,WebAR显然是现阶段体验AR更具性价比的方式,也会是AR体验向消费级市场迈进的必经之路——

“从APP AR到WebAR是一个逐渐轻量化,提高效率的过程。WebAR的真正力量在于信息分享。轻量化,极致、简单的使用体验,结合强大的社交工具平台,让传播变得轻而易举。”

换言之,AR在这里挣脱了束缚,WebAR将助力AR向着更广阔的市场迈进。“WebAR依附于WebXR标准。未来,系统、浏览器及APP制作平台会形成统一的WebXR制作标准,WebAR会朝着达到AppAR同样体验效果的方向前进。”

在这个过程中,弥知科技看到了机会。阿E告诉我们,弥知科技的目标是成为内容快速制作工具平台与内容分发平台。

“爆款思维”,是阿E此前做产品时更倾向的思维方式。但随着AR编辑器的诞生,弥知科技认为AR编辑器未必具备爆款的潜质,但凭借着产品生命力,却有可能成为一款长线产品。

“就像当初iH5这类H5平台的出现,激起了广告人的热情。Kivicube彻底踢平了技术的门槛,让创意不再被技术所桎梏,而且AR的应用场景远比H5要丰富的多。”

专访丨弥知科技侯俊屹:推AR编辑器Kivicube,轻量化AR交互时代要怎么玩?-新界线

案例:百威AR营销体验

限于行业发展现状,短时间内Kivicube不会面向消费者市场,而是实打实的“To B To C”的产品。阿E告诉我们,未来一段时间,Kivicube主要面向各行业有智能数字营销需求的企业及个人,如广告创意行业、企业运营部门等,基本覆盖了目前使用H5互动平台的用户;有人才培养需求的院校和培训机构用户;3D内容协作设计与分发用户,为其提供门槛更低的AR编辑器。

“未来与各行业都能产生很多交集,如多样交互性的数字化产品介绍、富有互动与创意的数字营销、先上下线下结合提升销售转化的新模式,是天然的流量入口。”

而在面对新赛道与大厂竞争关系这一问题时,阿E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大公司的优势在于平台和流量,小公司的优势在于技术上的小步快跑迅速迭代。工具类产品属于细分市场,具有无限的潜力和具体行业深度结合后一定能爆发出强有力的影响力。”

至于未来弥知科技能爆发出多大的能量,我们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