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找到VR叙事的特性,并利用它。

大家好,我是新界线二狗。这是新栏目第二期,感谢Sandman Studios以及楼彦昕本人在硬件设备以及片源等方面提供的支持。

听故事和讲故事,大概是人类自诞缘生便开始至现在还在一直延续的事情。

远古时期,人们在忙完一天的狩猎后,会在傍晚来临之际围坐在篝火旁听长者讲故事,并以此将人类文化一代代延续。到了现代,我们也都伴随着各种题材的故事成长,只不过承载故事的题材更加多元化。

在追求讲故事生动和形象的道路上,我们一直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

从口述到书籍、从平面影视到球幕,甚至近年来比较火的密室逃脱,也从最初的解谜、场景还原发展到在精心搭建的场景中加入演员,让消费者不仅能看一个故事,更能参与一个故事。

整体来看,“我们看的故事”和“我们生活的故事”之间界限正在不断被打破,观众和故事的距离正在逐渐趋于为零。而伴随着VR这一独特媒介的出现,“听故事”和“讲故事”也终将迎来全新的蜕变。

好的故事是无价之宝,对于尚未形成自有视听语言的VR影视来说,“怎么讲故事”和故事本身同样重要。在VR影视还没有形成足够权威的理论依据时,新的可能性正在酝酿,而这种可能性目前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所以这一次,这些故事不是我们讲,也并非出自那些靠讲故事吃饭的手艺人,而是遍布全球各地的优秀内容创作者们。

我们想要做的,是记录这种变迁。

墙壁里的狼

今天为大家介绍的片子名为《墙壁里的狼》,出自Fable Studio之手。对于Fable Studio,可能很多人会感觉到有些陌生,但若提及Oculus Story Studio,在VR行业恐怕自不必多言。

2015年初正式亮相的工作室Oculus Story Studio,在连续推出《Lost》、《Henry》、《Dear Angelica》等VR影片,并多次斩获诸如艾美奖在内的多次大奖后,Facebook于去年5月份意料之外的关闭了这个工作室。随后,Oculus Story Studio联合创始人Edward Saatchi带着原有团队成立了Fable Studio,继续完成了此前尚未完成的项目《Wolves in the Walls》。

所以,这既是Fable Studio推出的第一部作品,也算是Oculus Story Studio推出的另一部作品。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墙壁里的狼》改编自尼尔·盖曼同名小说《墙壁里的狼》,整部片子采用手绘卡通风格,体验时长9分钟。必须要指出的是,完整的VR作品将推出三个章节,目前能够体验到的只是其中的第一章。

在我们眼睛所看不见的缝隙,在人类想象力的边缘,墙壁里有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绝大多数“按规则思考的”、“理性的”成年人或许会嗤之以鼻,但尼尔·盖曼笔下的Lucy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安静的屋子里,墙壁里传出窸窸窣窣、哔哔波波的声音。Lucy跟妈妈说,“墙壁里有野狼,我听见他们了”。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作为尼尔·盖曼所著的、面向儿童的绘本,《墙壁里的狼》呈现出了和一般儿童读物不太一样的气质:灰蒙蒙的世界,诡异的画风,直击童年最黑暗、恐惧的时刻——

父母以及弟弟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唯有Lucy坚信墙里是有狼的,当她将这一切告诉别人的时候,得到的反馈只是不相信甚至取笑,Lucy只能独自面对“狼”这一最黑暗、最恐怖的生物,直到狼真的出现……

若从成年人的世界思考这个问题,这必然是一个类似恐怖题材的作品,但从体验到的内容来看,VR影片《墙壁里的狼》却在整体视觉表现方面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在Lucy看来,这一切都充满着新奇和探险一般的挑战,甚至在她的“朋友”用相机真的拍到狼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兴奋而非恐惧。

让你能设身处地的感受一个内心纯净的儿童眼中的世界,或许也是VR这一独特媒介的魅力所在。

《墙壁里的狼》目前推出的体验部分只讲述了Lucy一个人的故事,9分钟的时间,向每一位体验的观众呈现出了Lucy眼中的世界,Lucy的讲述和体验似乎是一个随时可以终止又随时延续的过程:从最开始向想象中的朋友介绍环境、用粉笔画出另一个自己,直到最后“朋友”用相机拍摄到了墙壁里的狼……

而在整部作品体验中,你扮演的就是那个Lucy用手中粉笔画出、随时可以修改的“朋友”。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故事从Lucy手中的粉笔开始,她用粉笔画出了“你”的眼睛,至此你才能够看到周围的环境。但她并不满意于你以成年人的身高去审视她,所以擦掉重画,这次你俩终于可以平等对话了……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墙壁里传来声音,尽管家人都不相信她,但Lucy坚信墙里有狼存在。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换个位置继续倾听墙里的声音,墙上的全家福也是本次作品中Lucy的家人唯一一次出现。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Lucy笔下画出的,另外一个自己。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关上灯后,Lucy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虽然还是原来的房间,但放大镜显示了这是属于Lucy去探索的世界。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来到自己的世界,Lucy开始读故事。而她为“你”画上了双手,并给了你一台照相机记录周围的一切。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在“你”拍摄的照片中,Lucy找到了狼的身影,故事到此结束。

从目前整部片子给出的信息来看,这是一部关于孤独和黑暗恐惧的故事:墙壁里有狼、家人忙于自己的事情无法陪伴在Lucy身边。但实际上在Lucy的世界中,确是另外一幅模样:时刻不离手的小猪娃娃、用粉笔画出的自己和“朋友”,以及发现狼真的存在时的兴奋。

看起来,她足够勇敢且不孤独。

说完了故事本身,我们再来看看这部片子中有哪些值得称道的地方。

如果说《旅客名单99》最突出的地方在于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并试图去探讨更深层面的艺术表现的话。那么,《墙壁里的狼》就是在于对VR这一独特媒介的理解更甚一筹。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制作团队曾表示:未来的商业模式会是找到一个平衡点让他们可以通过销售“围绕互动角色和引人入胜的故事构建的VR(和AR)体验”来赚钱,这基本为Fable Studio后续的作品奠定了整体基调。

尽管《墙壁里的狼》采用的是Lucy自述的方式推动整体故事的发展,但交互同样也是这部作品中不容忽视的元素。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影片最开始,画面中出现了你的双手以及一个手绘的手电筒。但在正片部分,并没有出现与之有关的情节,这部分最大的作用在于告诉你,影片是可以交互的。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Lucy为“你”画好双手中,将相机放入你的手中,你可以拿着相机拍摄周围的环境。并且,在你拍摄的照片中Lucy最终发现了藏在墙壁里的狼。当然,有“剧本”的故事最大的特色在于,不管你拍摄什么样的场景,最终Lucy都会找到那张有狼的照片……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你还可以选择将拍好的照片从地上捡起来。

此外,在实际体验中界线菌发现了制作团队在设计上的一点小问题:拿到相机后,右手控制器的设定为拍照,所以就算你低头捡照片的时候,只要扣动右手的手柄控制器,相机就会持续工作,但这并不太影响整体体验。

墙壁里的狼:迄今为止“最会玩”的VR故事-新界线

片尾彩蛋,体验者可以用粉笔在屏幕上写写画画。我知道字丑,但并不接受反驳!

转场同样是《墙壁里的狼》较为出彩的部分。对于注重沉浸式体验的VR影片来说,无意识的镜头转换往往会大幅度降低整体观影的沉浸效果,而这部片子则为转场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影片中大多数时间故事都围绕Lucy自述展开,为数不多的几次场景转换都恰到好处——

除了当Lucy俯身在地面画画时,整个画面渐渐淡出;和当现实世界和Lucy眼中的世界进行转换时,采用了关灯硬切的方式外,在最开始Lucy寻找墙壁里的声音时,还采用了类似传统影片中蒙太奇的手法,对于VR影片来说,这样的设定并不多见。

让界线菌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于,片中几乎所有的交互都不是无目的的。无论是视觉上的交互“让你看到”,还是肢体上的交互“让你拿到”,通过Lucy手中的粉笔一切都显得更加自然。而这种能力赋予,来自于制作团队对于沉浸叙事视听语言的理解。这种尝试不仅新奇大胆,更是行之有效,充分发挥出了VR交互应有的特性。

从《Lost》、《Henry》、《Dear Angelica》到《墙壁里的狼》,可以看到这支内容团队在对沉浸叙事的试听语言理解上一直都在尝试突破新的边界。不得不说,这确实是目前VR行业在讲故事方面“最会玩”的团队。

但这并不是VR沉浸叙事的终点,惊叹之余,我们期待未来更多可能性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