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要找到值得我们All in的,能解决痛点问题的方向。"

从第一个公开吃螃蟹的谷歌,到“凭借概念视频”屡获巨额投资、不久前刚刚发售产品的Magic Leap,以及不显山不漏水却已经默默耕耘6年的爱普生,提到AR眼镜,我们往往会提及这些巨头公司。

实际上,当AR这股风潮刮起时,国内也涌现出了一批涉足AR硬件的创业团队。0Glass算是最早的一批,也是目前“活的还不错”的一家。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不到3年的创业公司,0Glass到目前为止已经发布两款AR硬件产品。和不少扎入AR行业就风风火火的推硬件、建生态不同,这家公司自成立之初就选择了一条不太寻常的道路:专注工业AR。这种打法,同样获得了资本的青睐:赶在ChinaJoy正式开展前一天,0Glass宣布获得清研新一代人工智能基金(珠海、嘉善)、永柏领中资本领投、第十区VRAR孵化基金跟投的数千万B轮融资

对于0Glass来说,为什么会在大多数人探索消费娱乐领域时选择啃起工业这块“硬骨头”?此次融资后,0Glass又将有哪些全新的布局?对于现阶段格局尚不明朗的AR行业,0Glass又有哪些见解和看法?

带着这些问题,界线菌电话采访了0Glass CEO苏波。

专访丨0Glass苏波:发力工业AR,做AR行业的IBM-新界线

再度创业:将技术红利带到一线

创办0Glass之前,苏波曾有过多段工作以及创业的经历。

最早在江西电信负责技术和运维,六年后苏波来到了深圳,在广告公司摸爬滚打将近4年的时间。此后,苏波还在CG行业非常有名的水晶石工作了五年。跨越多个领域的工作经历源于他本人早些年的教育经历。从邮电自动化专业,到工业美术再到传媒经济学,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跨界”学习经历,对苏波此后的选择影响巨大。

最让苏波印象深刻的,还是上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

“去水晶石之前我曾有过一次创业,用动漫来做企业培训,主要面向大企业。创业第二年,我们就做到了千万营收。”

尽管“战绩喜人”,但奈何最终由于团队快速扩张导致现金流出现问题,苏波首次创业最终没能撑过第三个年头。随后的五个年头里,苏波来到了水晶石,一路做到了副总裁兼新媒体事业部总经理的位置。

水晶石几年的工作经历算是苏波另一个转折点——不仅还清了此前创业失败欠的债,还因为工作的关系参与过一些国内最早的VR/AR项目,并非通过AR眼镜等载体,而是基于Kinect或是手机/平板等载体,用于展览展示。

对于苏波来说,在水晶石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种子”,经过几年时间的扎根、生长,他再次动了创业的念头——

“互联网技术和IT技术虽然发展了很多年,但很多一线工人几乎没享受到这种便利,尤其是电力和汽修行业工人的工作,与三十年前并无大致差别,我们要改变这种现状。”

在他看来,工业环境下的数据采集、复杂工业场景下人的有限性,让AR具备了更多可发掘的潜力。

2014年,苏波和王友初在一家必胜客里,一边吃着披萨一边很快敲定了出来创业的最终决定。王友初现任0Glass CTO职务,此前既有工业背景,同样也有智能硬件研发的背景。而另一位苏波在水晶石期间认识、最早选择“兼职”的合伙人徐泽明博士,也很快的全身心投入到了0Glass的创业队伍中。

就这样,带着几位合伙人,以及首次创业失败的“不甘心”,苏波再次上路了。

软硬兼施:只为工业场景而生

决定“要做”的时候,“做什么”就成了眼下最关键的问题。尽管苏波很早就看到了相关行业的机会,但真到了实施起来,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公司未来谋划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

“当时最大的风口还是游戏娱乐和营销这块,但在我们看来这是痒点问题,我们要找到值得我们All in的,能解决痛点问题的方向。”

0Glass在“AR工业应用”公号中曾提到:“离开自身优势谈专注与垂直就是耍流氓”。而最早选择创业方向时,王有初的工业背景在这其中占据了一部分因素,更重要的因素是:在苏波看来,工业算是眼下更能解决痛点问题的方向。

但相比消费娱乐,工业场景解决方案对专业要求更高,需要对用户需求理解更加透彻;此外,工业场景对硬件在极端环境下表现要求也相对较高,技术实现难度也更大。原计划半年时间做出原型机的0Glass,最终用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才推出首款设备。

期间,为了让公司健康的走下去,几个合伙人追加了400万。

目前为止,0Glass共推出了两款硬件产品,AR一体机产品0Glass Pro以及分体机产品0Glass Danny,均为工业场景而生。

专访丨0Glass苏波:发力工业AR,做AR行业的IBM-新界线

0Glass Pro采用光波导方案,搭载高通骁龙处理器,配备OLED屏,厚度仅有1.5mm,同时还有1300万OIS光学防抖摄像头。在语音交互方面,采用了工业级降噪麦的优化方式,不仅使得交互更加自然,而且能够彻底的解放使用者的双手。

专访丨0Glass苏波:发力工业AR,做AR行业的IBM-新界线

0glass Danny基于英特尔Apollo Lake芯片,采用双目全息自由曲面光学成像方案,视角场42度,内置9000mAh电池,支持满负载运行10小时以上。数据传输方面,采用了Type C方案。此外,该眼镜凭借先进的设计理念和技术逻辑以及实用性,拿到了2018年红点奖。

事实上,最早创立0Glass时,苏波并没有想过自研软件算法,但在接触客户的过程中他很快否定了自己此前的想法——

“市场上有很多开源的算法,我们拿来就能用,但是和客户沟通的过程中发现很多时候这样的算法根本解决不了客户的实际问题。”

最终,0Glass还是走上了自研算法的道路,推出了NginABC服务引擎,包含三个具体的引擎——

  • NginAR增强现实应用引擎:专注工业领域的精准识别和动态追踪、360度三维全景观测等;
  • NginBD大数据处理应用引擎:用于企业大数据输出、采集、沉淀、过滤、建模、分析;
  • NginCV机器视觉应用引擎:针对特定的工业现场环境,缩小识别范围,针对已知图像、物体识别。

基于这些引擎,0glass开发了全终端工作辅助系统PSS、增强现实远程工作指导系统Hubble。最终0Glass要做的,就是将工业级AR眼镜和工业级AR算法做到真正与工业场景深度融合。

B轮融资:拿到钱,做减法

2016年初获得和君资本数百万天使轮投资,2017年5月获得由三一重工领投的数千万A轮融资,本次融资已经是0Glass所公布的第三轮融资。

看起来,0Glass一路走的顺风顺水。但苏波告诉我们,实际上0Glass曾经也有过“艰难岁月”——从14年10月份开始立项,15年底成立公司,一直到16年三月份前,都没能拿到一分钱融资。

“我们四个创始人都算是老兵,平均年龄超过42岁。”

专访丨0Glass苏波:发力工业AR,做AR行业的IBM-新界线

0Glass创始团队

自2012年Google发布Google Glass开始,AR这股风便一路酝酿,在即使在AR风口正盛的阶段,0Glass却多次因为“年龄太大”屡次与投资错过。好在,最终0Glass还是安然度过了这段时期,曾经被投资机构所诟病的“年龄太大”最终反而成了一种优势——

“很多年轻的团队连生产线都没见过。”

简单来说,0Glass的商业模式为以项目为导向,通过项目和解决方案带动软硬件销售。苏波透露,实际上去年9月份起,0Glass早已实现收支平衡:去年一年,0Glass的营收超过1600万,而今年目标4000万,目前已经完成了超过60%。而本轮选择融资,则是出于两方面考虑——

寻找过冬棉袄。在苏波看来,任何新技术的发展都是波峰式,会有高峰和低估。2017至2019年将是AR行业“拧干水分”的三年,意味着这个过程中会有大批公司死掉,0Glass要未雨绸缪为公司找到足够充足的弹药。

技术产品化。任何新技术如果只存在于理论当中是没有意义的,而从技术到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目前营收只能保证让0Glass活下去,还远远不够,需要资本的支撑。

或许是有着一次失败创业经历的前车之鉴,亦或者是因为现如今整体行业发展不如预期。拿到钱之后,苏波没有急于加快脚步,而是慎重的开始考虑“做减法”的事情。

做减法意味着尽可能降低风险。0Glass成立于2015年12月,现有团队不到40人,对于一家涉足硬件生产、研发的公司来说,这样的团队算的上是小而美。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小而美的团队能够让苏波将公司运营成本控制在合理的范围。

做减法也意味着“收缩战线”。苏波告诉我们,目前0Glass要在工业场景中找到更加纯粹的“刚需”,暂时砍掉可有可无的需求。从服务客户的角度来说,遵循“二八原则”,希望能通过服务不到10个客户完成整体战线上的减法。

做减法同样意味着聚焦。将有限的资源聚焦在关键制约因素上,解决某个场景的痛点问题,再不断向更多的场景扩散。

关于行业:目前场景仍在B端

对于现阶段的AR行业发展情况,苏波表达了自己的认识和看法。

在苏波看来,目前AR行业最大的应用场景仍在B端市场,工业、教育、医疗等细分领域都是短时间内AR技术可以大放异彩的领域,能够解决痛点问题,同时也能为相关公司带来不错的现金流。此外,营销、展览展示等B To B To C的行业,AR眼镜也能发挥不小的作用。

专访丨0Glass苏波:发力工业AR,做AR行业的IBM-新界线

AR智能眼镜电网设备巡检系统

至于大家心心念念的C端市场,还需要跨越以下四点障碍——

  1. 基础设施,也就是网络:现如今网络带宽不足以支撑AR这种技术形式对网络带宽的需求,随着5G技术的普及,AR将迎来新一轮的快速增长。
  2. AR眼镜轻量化: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想要获得更良好的体验眼镜重量要控制在60g以内。
  3. 显示技术。足够让用户沉浸的显示效果。
  4. 交互技术。任何计算平台的普及背后都是交互技术的革命,生物芯片的发展将是脑波交互的奇点,AR眼镜的未来属于脑波交互。

在谈起“0glass”品牌名由来时苏波告诉我们,“0”代表万物之始、AR之初,0glass同仁将永保初心,在AR工业应用的道路上持续深耕。而对于0Glass的未来,苏波也早已做好了打算——

“第一,我们想要专注于工业AR,探索更多有可能的应用场景和解决方案,做工业AR的领导者和布道者;

第二,我们想要成为AR行业的IBM,通过AR工业应用的推广和普及,促进消费级的AR产品的推广和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