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让一部分 AR 内容先流动起来。

WWDC 大会上,苹果推出了一款名为Universal Scene Description(USDZ)的新格式,该格式由苹果与皮克斯共同研发。

就像 jpg 这样的图片格式一样,USDZ 也是一种格式,但专门用来存储 AR 图像。这种格式可以通过短信、邮件发送,也可以放在网页上供人下载。

对于使用苹果设备的 AR 内容创业者或爱好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更日常的手段分享、浏览和编辑 AR 文件。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在网页端,用户点击网页上的 USDZ 文件链接,同样可以在线浏览 AR 图像。苹果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 Craig Federighi 在演示中打开了一个新闻网页,然后点击其中插入的“AR 缩略图”,得到了一个 3D 的 AR 图像。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Adobe CTO 表示,Adobe Creative Cloud 将支持 USDZ 格式。除了 Adobe 外,Autodesk,Sketchfab,Pixar,PTC,Quixel 也都将会支持此格式。

皮克斯官方资料显示,USDZ 文件格式将适用于皮克斯的 USD 动画工具,且支持单个文件压缩、打开文件格式等。

“USD 本来是仅供皮克斯内部人员使用的一款动画工具,2015 年他们宣布将这款工具开源给所有开发者使用。”一位 VR 电影内容创作者说,USD 的核心技术在皮克斯内部发展了将近 20 年,这次苹果推出的新格式应该是在这个基础上,多方技术合作的结果。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另一位 AR 内容开发者对《好奇心日报》记者说,“但可以看出现在在软件方面的动作是苹果向 AR 市场挪动的第一步。等大部分开发者和爱好者习惯了这个接口和平台,市场得到了充分的教育,硬件的发布就顺理成章了。”

今年五月,风险投资公司 Loup Ventures 分析师蒙斯特发表报告预测称,苹果可能会在 2021 年推出一款 AR 眼镜,第一年销售量预计会超过 1000 万副。

蒙斯特预测,苹果的 AR 策略将分为 3 个阶段。首先,是发布更多有助于 AR 内容创作的工具;然后,在游戏、商务和教育领域,引发开发者新一轮的淘金热;最后,才是苹果 AR 眼镜的发布。

目前看来,苹果已经在 WWDC 大会上验证了蒙斯特的第一步预测。

去年,在同一场大会上,苹果发布了支持开发者用 iPhone 和 iPad 构建 AR 应用和游戏的平台 ARKit,今年,伴随着 iOS 12 的问世,ARKit 迎来了最新版本 ARKit 2.0。

ARKit 2.0 将支持多名用户联机操作。理论上来说,使用 iOS 12 系统的用户可以在 AR 游戏中邀请朋友一起来一局,他们不仅能够看到彼此的操作,还可以共同完成一项任务。

基于 ARKit 2.0,苹果还发布了一款名为 Measure 的 AR 应用程序,这款应用可以感应并测量现实中物体的尺寸。打开镜头,扫描行李箱、桌子和照片等一系列的物品,轻点屏幕定下测量起点,移动摄像头至测量终点,再轻点一下,Measure 就会一次性得出长、宽、高数据。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另外,ARKit 2.0 支持将虚拟物体放置并维持在现实世界中的固定位置。演示中,Craig Federighi 在网上商城选中了一把吉他,然后通过屏幕看到了这把虚拟的吉他放置在桌子上的样子。

解读丨苹果、皮克斯推出的新格式USDZ,到底是什么东西?-新界线

事实上,类似的开发应用已经不算少见。今年 4 月,在宜家的科技节上,宜家的创新实验室 SPACE 10 展示了其刚刚上线的全新增强现实(AR)应用 IKEA Place,其功能与苹果的产品非常类似。

假设顾客准备给自己家添一把椅子,他可以站在家里,打开应用的摄像头扫描自己想放置椅子的位置,在线选择宜家的单品。每一个被选中的单品会以三维立体的效果出现在手机画面上,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顾客点按屏幕,可以调整大小、颜色和材质等等。

苹果与宜家的想法也许可以算是殊途同归。不出意外,这一类型的应用将会在不久后更多地出现在家居零售市场上。

虽然苹果的 AR 眼镜尚未问世,但因销量不佳而停产的 Google glass 也许可以算是个前车之鉴——大部分人还是不愿意在日常生活中穿戴着一个昂贵的小型相机,硬件市场离成熟还有挺长的距离。

蒙斯特在报告中表露了同样的看法:“虽然公众目前还没完全准备好使用 AR 眼镜,但未来戴 AR 眼镜仍然有希望成为一种风尚。”他解释说,“直到 AR 可穿戴设备的效用抵消了负面的社会影响(如对公共场所隐私权的担忧),人们才会放心大胆地使用可穿戴设备。”

【文章来源:好奇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