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竞技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三十一站。

北京竞技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竞技时代),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三十一站。

在我的概念里,电竞一直都是个挺神圣的词汇。

虽未经历过国内最早恶劣的环境,但因为政策红利,我有幸经历了电竞从最初被误解到正名再到野蛮生长的黄金阶段,再加上不折不扣“网瘾少年”的成长经历,也便一直对“电竞”这个圈子情有独钟。所以当自己所处的行业有机会能和电竞挂钩后,自然而然的激发起了我对VR电竞的兴趣。

国产VR行业内,提到VR电竞很多人都会想到竞技时代这家公司。一方面因为他们入局足够早,早在2015年创办竞技时代后,就抛出了“VR电竞”这个概念;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2015年VR正值风口浪尖时有足够大的声势,不但邀请了当红女星赵丽颖出任官方形象大使,还在NBA和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屏投放广告。

2016年,带着对VR行业的一知半解界线菌曾和同事一起与竞技时代CEO李金龙有过一次深入探讨。两年后,这家仍执着于VR电竞的公司再度激发了界线菌的兴趣,赶在第三届WVA大赛正式起航之前,界线菌来到竞技时代,和其副总裁于阳聊了聊,关于竞技时代两年的变化,以及VR电竞的现在和未来。

为竞技而生的竞技时代

竞技时代成立于2015年9月,正如公司名字所言,这是一家专门为竞技而生的公司。于阳介绍,竞技时代现有团队大概十多人,从赛事策划、运营等团队都有,甚至还有自己的产品研发人员。创始人李金龙曾多次创业,1999年创办烽火游戏,时任光谱资讯有限公司CEO,2012年任金刚游戏副总裁,曾出任蚁视科技CSO。多年游戏行业的经验再加上赶上VR的风口,让其嗅到了机会。

“当时基于对整个行业的判断,硬件水太深,内容刚刚起步也没有明确的方向,电竞在国内有了明显上升趋势,算是能看到的蓝海。我们在想,能不能借助高科技手段,让电竞在原先的基础上,往前再走一走。”

竞技时代

所以在竞技时代成立的同期,便推出了全球虚拟竞技大赛WVA(World Virtual Arena),包括超级联赛、城市公开赛、国际对抗赛、年度总决赛等。两年多的时间过去,竞技时代已经从最初的VR电竞赛事发展为四条主要业务线:

  • WVA电子竞技大赛
  • WRA机器人竞技比赛
  • 线下竞技为主题的VR电竞馆
  • VR电竞相关教育培训

除了上述提到的WVA外,WRA(World Robot Arena) 即全球机器人竞技大赛则是竞技时代17年初推出的全新赛事,通过手机操控机器人,进行机器人格斗、编程设计等多方面的比赛。“定位竞技,所有有可能和高科技结合的我们都会涉及。”关于WRA的出现,于阳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巡山丨起起落落的竞技时代和蹒跚前行的VR电竞-新界线

VR电竞馆是竞技时代在VR电竞线下渠道方面所做的布局,算是以VR竞技为主题的线下体验店。于阳透露,目前正在和国美进行合作,已经完成装修正在做最后的开店准备。

VR电竞相关的教育培训则是竞技时代布局的另外一块业务。电竞行业的火热,催生了电竞教育的野蛮生长,不少高校都宣称开设了电竞相关的专业和课程。于阳表示,竞技时代推出的VR电竞教育主要围绕内容研发以及电竞相关生态教育方面,17年已经进行过相关试点教育,预计今年5月底会和机构合作正式推出相应课程。

“我们想要做的,是一个高科技竞技属性的平台,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够让更多玩家参与到次世代电子竞技运动当中。”

关于竞技时代要做的事情,于阳给出了这样的总结。

蹒跚前行的VR电竞

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至此,电竞项目才算在中国有了“名分”。而近年来电竞的飞速发展,则更是让中国拥有了相对完善的电子竞技产业链。

但横空出世的VR电竞,带着尚未发展成熟的VR躯壳,也由此引发了一系列问题。

什么是VR电竞?

蓝鳍鱼CEO米海峰曾这样描绘他眼中的VR电竞:“竞技应该调动玩家的对抗性,人在里面要不停的躲避、开枪、蹲下、藏起来,这一切让人满头大汗,很投入。”

这或许是大多数人想象中的VR电竞,但是在竞技时代,界线菌得到了不太一样的答案——

“电子竞技发展最大的瓶颈,在于游戏化相对严重。而VR电竞有可能会颠覆这种属性,甚至可以从体育竞技出发迈出更大的一步,我们觉得未来更多的可能性在传统体育竞技和新兴体育竞技的融合点。”

对此界线菌保留自己的观点。

选手从哪来?

通常来说,职业化是商业化成熟的一种表现。任何一个行业职业化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而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比如说中国足球,比如说电竞。

中国足球从1994年开始职业化,从甲A联赛到中超用了10年的时间。在职业化的背后,是一代又一代球员的更迭,也是体制的逐步健全,这才让整个职业联赛一步步走向更成熟。电竞同样如此。以《英雄联盟》为例,电竞事业风风火火的背后,是分散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数千万LOLer,不断提供新鲜血液。

那么,在现如今C端市场还很不成熟的VR行业,VR电竞又应该去哪里寻找庞大的用户群呢?

“俱乐部是职业化或者至少是准职业化的运营模式,而VR线下体验店则是竞技时代的线下俱乐部。”

在于阳看来,VR线下体验店作为目前最能接近C端消费者的业态,同样也会成为VR电竞俱乐部和战队的摇篮。在这个过程中,竞技时代会将相关比赛内容放到线下体验店,让消费者在体验的过程中产生兴趣,从而组建战队。优秀的战队则会被邀请加入到职业联赛中。这是竞技时代目前给出的答案,也是绝大多数涉足VR电竞的厂商给出的答案。

VR电竞应该怎么比?

键盘/鼠标的出现让PC电竞成为可能;随着科技的发展,PC的性能得以快速提升;到目前为止,PC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奠定了PC电竞的基础用户群;再加上War3,星际2,LOL,DOTA2,CF等拥有广泛用户基础的优质游戏,将PC电竞推向高潮。

移动电竞时代,触屏技术的发展和手机/平板性能的快速提升;根据美国科技媒体Mashable的报告显示,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为58%,而韩国则高达88%,智能手机正在快速普及;再加上一些借鉴了PC电竞游戏类型的游戏,比如《王者荣耀》、《全民突击》,让移动电竞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但是对于VR电竞来说,略显尴尬的一点在于至今还未有比赛形式相关标准出现。

玖的

从第一届WVA至今,竞技时代已经先后尝试了站立式、多端配合等形式进行比赛。此外,去年5月,玖的在国家会议中心中国电竞场馆联赛上举办了史上首场VR x PC跨端电竞表演赛,每支队伍的选手均由4位PC选手和1位VR选手组成。则可以看做VR电竞又一种可能的形式。

“一切都依照我们对市场以及VR电竞发展趋势判断进行取舍。”

幻醒VR

于阳透露,今年竞技时代将采用全新的比赛形式——采用西瓜互娱《致命火力》,用VR大空间的方式进行比赛。

“大空间我们还是很看好的,会增加团队之间的互动和社交属性,整体观赏性和可玩性也会更强。”

但大空间多人对战是否就是VR电竞的终极形态,至少到目前来说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成熟的商业模式在哪里?

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2015年中国电子竞技收入58亿美元,2017年达到11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40.6%,预计未来5年电竞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将维持在23%左右,2022年电竞收入将高达326亿美元。传统电竞行业经过这些年的摸索,早已形成了以赛事为核心,直播、广告等种种于一体特有的商业闭环。

但是对于VR电竞来说,成熟的商业模式该是什么样的?于阳对竞技时代未来商业模式做出了这样的描述——

“竞技时代会是一个赛事平台同时也是行业聚合平台,通过我们的赛事平台连接B端和C端。B端输出价值,通过赛事有更多品牌曝光和产品销售;C端通过我们的平台参与赛事,聚合更多粉丝和战队。两端最终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但就如同听了很多道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一样。VR电竞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太骨感——B端市场在生命线上上下沉浮,C端市场又迟迟无法打开。

根据于阳的介绍,短时间内竞技时代的生存方式有二,一是寻找赛事赞助商,二是做线下渠道加盟。

“还没有达到营收平衡,但活着没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于阳给出的回答很坦承。

后记

从第一次拜访竞技时代到这次巡山,竞技时代已经搬了两次家。于阳用“过山车”形容了行业近两年的发展,也用同样的词汇形容了竞技时代两年的境遇。

“当时整个市场比较低迷,我们预测未来发展情况后及时调整了整体策略,第一次搬家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节约成本。但第二次搬家,则是因为在行业中发现了新的机会,我们希望能做减法,更专注在能够落地的项目上。”

入行两年半,界线菌也曾有幸见证了行业内大大小小的所谓“VR电竞比赛”,尽管明知行业现状如此,但出于一个狂热的电竞分子,心中还是不免失落。

或许现如今的VR电竞用一个词便足以形容——百废俱兴。于阳表示,VR电竞起步并非某一方面的问题,而是整个生态逐渐见着的过程。好在现如今,整个行业一副“凉凉”的大环境下,VR电竞呈现出了不错的苗头——竞技时代正在整个VR电竞生态打造上尽自己的一份力,SLIVER.tv、玖的、英特尔等也开始在VR电竞方面有所发力。

作为“网瘾少年”的我,依旧期待VR能电竞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