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悉见科技有限公司,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三十站。

北京悉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悉见科技),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三十站。

从界线菌巡山和采访的经历来看,每一位创业者在最初选择创业时或多或少都有些“世界那么大,我要占领他”的情怀。风口来临之际,有些人选择蜂拥而上,而还有一部分人则选择隔山观望,伺机而动。显然,刘洋的创业之路更偏向后者。

巡山丨推AR眼镜杀入文旅市场,悉见今年要完成一个亿营收的小目标-新界线

悉见科技CEO刘洋

刘洋是悉见科技的CEO。和绝大多数中学时代的我们一样,刘洋喜欢玩游戏,并且因此有了“鼠标手”。考上北大后,出于对“新交互方式的探索欲”报考了北大计算机系,随后开始在计算机视觉图形图像方面做研究。大学毕业后刘洋去了网易,在一款基于图像和LBS的社交产品中担任后台技术负责人及图像等相关算法负责人。

从网易离职恰逢Google Glass发布。对于不少专注于计算机视觉的人来说,Google Glass的发布算是不小的冲击,一时间AR风口来临,让一批先行者蠢蠢欲动。但思考再三后,刘洋还是没有选择贸然入局——

考查行业半年左右的时间,觉得还不到时机,视觉体验计算性能以及视觉智能算法都还没有到达可以产品化落地的时间点。”

随后,刘洋去了小米,负责高并发底层技术的架构和研发,产品服务于小米多个数亿量级同时在线的拳头产品。经历了海量高并发的历练,刘洋在HoloLens发布之后选择离开,成立了悉见科技——

“HoloLens的思路PC、SmartPhone之后的下一个计算平台,当时是觉得这个东西就对了。”

悉见和SeengeneX

悉见,洞悉所见。

这是悉见科技的Slogan,同时也是悉见科技的产品定位。

巡山丨推AR眼镜杀入文旅市场,悉见今年要完成一个亿营收的小目标-新界线

悉见科技团队

悉见核心项目大约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启动,但公司正式成立则是在2016年3月份。目前为止,悉见科技已经发展为一个40人左右的团队,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技术和研发人员。刘洋的成长历程为其创业带来了不小的帮助,这一点从悉见科技的创始团队可见一斑——除刘洋外,其余几位联合创始人是他的大学同学或小米的同事。

核心团队对于悉见科技的定位是基于视觉智能和混合现实的人工智能交互公司。刘洋告诉我们,每一个人83%的信息源于视觉,11%源于听觉。而悉见科技最终想做的,就是一款能同时兼顾视觉和听觉,成为一个24小时在线帮你看得见看得懂的产品,一款真正面向C端的产品。归根结底,便是通过AR眼镜赋能于人。

这算是悉见科技未来美好的愿景。

去年12月,悉见科技宣布旗下产品悉见X系列(SeengeneX)AR智能眼镜一体机第一代量产。SeengeneX1S搭载了Exynos 8890处理器,无需额外连接PC或手机,尽管将所有计算、存储、联网、传感、电池等单元做到了眼镜内,仍然将整机重量控制在了170g以内。其他参数方面,SeengeneX1S搭载了高亮度低功耗OLED微显示屏,视场角为45°,分辨率为1080P。

巡山丨推AR眼镜杀入文旅市场,悉见今年要完成一个亿营收的小目标-新界线

产品渲染图

外界评判一款硬件产品的好坏往往会从最直观的硬件参数入手。但实际上,一款硬件开发从立项到完成量产过程中经历的苦楚,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切身体会到。

“光解决散热问题就花了一个季度以上的时间。”

刘洋告诉我们,SeengeneX1S从2016年中开始立项研发,原计划一年达到量产标准,但最终完成的时间点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相关报道显示,SeengeneX1S从立项到量产历经9个大版本的设计和研发迭代,30多个小版本优化;开模修模历时100多天、大版本修模5次、模具优化164项、生产组装优化37项,最终不断迭代完成了现在的版本。

“硬件要趟的坑太多了,现在让我们回头去想,都没有信心一定能把坑趟出来。”

好在,产品最终还是正式发布并量产了。

面向企业端产业升级,悉见科技的一个亿小目标

“让每一个人带着AR眼镜,当成日常生活中的必备产品,以现在的产业链情况三年内还做不到。

尽管从硬件参数等各方面来说,SeengeneX1S以现阶段的标准来说都算的上名列前茅,但实际上限于产品的轻便性、硬件性能甚至包括光学方案等各方面的制约,目前还没有一款AR眼镜产品能够真正意义上的面向C端。SeengeneX1S走的,同样也是B2B2C的路线。

刘洋告诉我们,限于行业整体发展水平,目前悉见能做的只有把应用场景的目标缩小到可控范围内。文旅算是悉见科技重点布局的领域,景区智慧旅游、博物馆导游导览等均有涉猎。此外,营销、教育培训等方面,悉见目前都有所涉足。

“我们的理念是通过我们的AR视觉感知和视觉定位技术在传统物理景区的基础上建立一个1:1的混合现实数字景区,用户通过手机或者AR眼镜就能够穿越到历史和神话传说当中。”

巡山丨推AR眼镜杀入文旅市场,悉见今年要完成一个亿营收的小目标-新界线
巡山丨推AR眼镜杀入文旅市场,悉见今年要完成一个亿营收的小目标-新界线

刘洋透露,预计在今年年中能够达到营收平衡并开始实现盈利。而今年,悉见科技有着将近一个亿的营收目标——

“目前已有的订单已经到这个数字了,现在重要的是落实和交付。”

对于硬件产品来说,供应链和生产力解决方案往往是伴随着公司成长迎面而来的的问题,更何况悉见已经凭借自有资源拿到了近亿元的订单,但刘洋对此似乎并不担心—

“一方面是我们原来在小米积累了一些资源,另一方面我们也吸纳了些行业大佬个人的投资,他们本身就是在供应链和生产方面很有资源的人。”

但从界线菌的角度来看,不到一年的时间完成交付近亿元的订单量,对于这家成立不到三年的创业公司来说仍是不小的挑战。

“软硬结合”完善整体交付能力

创业公司的前几年,每一年几乎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悉见科技来说,每一年的发展也都伴随着不同的关键词而有了不同的烙印。刘洋告诉我们,2016年悉见科技的核心在于研发,2017年则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在商业模式验证方面有了不错的表现。

巡山丨推AR眼镜杀入文旅市场,悉见今年要完成一个亿营收的小目标-新界线

2018年,悉见科技将在总结过去之后,沿着硬件、软件两个方向发力,推出更具标准化的整体解决方案。

  • 硬件方面,SeengeneX二代已然在路上,光学方案也从此前的自由曲面转为了光波导方案,预计Q3第一批量产出货交付到客户;
  • 软件方面,悉见科技将于今年年中发布AR云及SaaS平台。

刘洋表示,所谓AR云,是能够把我们的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有一个同样的交互方式可以直接去读取。和市面上的AR软件相比,悉见科技发布的AR云主要解决两大问题:数字的持久化以及多人交互。

ARKit发布很久了,但APP Store里还没有发现AR杀手级应用,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没能做到数字持久化和虚拟与真实的交互。每次打开APP都需要重新找到平面然后再进行虚拟叠加,更无法做到多人交互,而AR云能够把这些问题全部解决。”

后记:关于悉见科技的未来

在刘洋看来,经历过三年前的泡沫期,AR现如今已经走到了死亡谷的右边,最显著的特征便是AR已经找到了实际的应用场景——虽然还无法让绝大多数人在大街上使用,但已经在诸如博物馆等小场景中有了不错的应用体验。

对于风口上大多数创业公司来说,除了生存问题外,实际上还面临着一个大难题早晚要解决——巨头入局之后,创业公司应该如何生存。

关于此事,刘洋有着自己的思考。在他看来,由于在市场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所以面对巨头的来势汹汹,创业公司仍然能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巨头往往更看重通用层的东西,而硬件层面,随着成熟的硬件厂商入局创业公司同样面临风险。但倘若在这一天真正到来之前,积累到足够多的自有资源,自然有机会分得一杯羹。当然,这一切都有这样一个前提——

“努力提高自己护城河从跟随者变成引领者。如果在风口来临前夜还只能做到跟随状态,公司肯定无法长久。”

在今年,刘洋还是会选择继续扩张团队,提升其研发能力和研发速度。赶在巨头真正到来的那一天之前,快速完善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随着AR全面爆发的大时代来临,悉见科技将会转向技术+数据双驱动后深耕垂直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