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国承万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八站。

北京国承万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承万通),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八站。

“会创业的人总会出来创业的。”

坐在我对面的郭成,在回答最初为什么会选择创办国承万通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郭成是国承万通的CEO,尽管二者的发音如此接近,但郭成还是笑了笑表示,“真的是巧合,和我本人没什么联系”。

国承万通有个较为绕口的英文名字——G-wearables,乍一看像是一家做可穿戴设备的公司。之前,他们推出的主要产品是Step VR,很多人对这个名字更为熟悉,并且印象中这是一家做“空间定位和动捕”的公司。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郭成最早创业时,曾想过一鼓作气杀出一款面向C端的产品,却最终无奈作罢。

明珠是郭成的大学同学,同时也是国承万通的CMO。从最早涉足具体的技术研发,到现在主要负责公司市场和销售,明珠的身份也在随着公司的阶段性发展不断发生着变化。

巡山的第二十八站,在实地体验过最新产品后,从郭成和明珠口中界线菌了解到了一个更加有血有肉的国承万通。

入局:会创业的人总会出来创业

郭成是电子工程专业的博士,同时也是最早一批搞物联网的人。2009年底博士毕业后,郭成作为飞利浦的高级科学家曾在荷兰呆了几年。随后回国,加入了一个国家联合重点实验室荷兰组。

创办国承万通还是2013年的事情,现如今回想起来,郭成给出的创业理由是“会创业的人总会出来创业的”,随后他笑了笑补充到,“老看别人做的不如自己快,那就干脆自己来吧”。

巡山丨四年时间、7000万砸出一套核心技术后,国承万通的蜕变之路-新界线

很多人熟悉国承万通是在VR行业快速兴起的这些年,但实际上国承万通的定位是Tracking,解决移动物体的测量和理解。VR大空间多人解决方案算是公司推出的众多应用场景之一,除此之外国承万通还有很多非VR的应用在同步推进。

每一位创业者在创业初期,都有一颗指点江山的心,郭成和他的国承万通也不例外。郭成告诉我们,公司成立之初他最想要做的是一款直接杀向C端的产品,最终却无奈作罢。

“直接面对C端对于创始团队能力要求比较高,干不出来,自己融资能力和控盘能力也没有那么强。”

在试水一系列产品之后,国承万通最终专注在激光定位方案上。

创业公司在伴随着整体发展阶段性调整,总会面临着团队规模的调整。最早接触国承万通时,其团队以研发人员为主,目前国承万通销售团队的比例正在逐步增加。到了2018年,按照公司的整体规划,国承万通将会开始新一轮的产品研发,随之而来的便是团队扩张,研发团队的比例也会逐步增高。

“所以说我们为VR行业培养了很多人,各个公司都有。”

沉淀:四年、7000万磨一剑

选择激光定位这一方案前,国承万通曾有过多种方案的尝试。从UWB、光学再到惯性动捕,基本上现有的主流方案国承万通都趟了个遍。过程中,创始团队对不同方案的优缺点进行了反复对比,最终选择了深耕激光定位方案。一方面,其余方案本身在技术迭代层面比较有限,另外,“激光方案天生有很多优势,未来前景也会更好”。

放眼全球,最早研发激光定位方案的公司大概有几十家,但最终坚持做下来的屈指可数,国承万通算是其中一家。

STEPVR的激光定位大空间解决方案有六个组成部分,提供的方案包括计算单元、位置追踪、整个嫁接的结构、外部显示等等。官方表示,该解决方案主要具备定位精度高,延时低;运营维护成本低;抗遮挡,易捕捉;开源SDK;性价比高;多目标标定;运行稳定流畅;大空间无限拓展等几大特性。

巡山丨四年时间、7000万砸出一套核心技术后,国承万通的蜕变之路-新界线

产品从无到有,国承万通用了8个月的时间。但是从1到95,却花费了他们整整四年时间打磨,整体投入超过7000万。95分是明珠自己给产品打出的分数,在他看来,至少从目前市场上已有的方案体验来看,StepVR的解决方案在应用方面已经做到了最好。

“不光是我们,很多客户在对比了多家方案之后给出的反馈也是这样。”

尽管现如今StepVR整体产品体验优秀,但在整个产品过程的研发过程中并非顺风顺水。现如今回过头来看,无论郭成还是明珠对于当时的决策都提到了“后怕”一词。

“当时我们没想到激光这么难,很多时候遇到的问题很难解决,如果能提前预见的话,真不一定有勇气做这个方向。”

蜕变:从技术团队到商业化公司

一般来说,商业型的公司虽然营收更可观但容易探到天花板,技术型公司天花板虽高但很容易没有业绩。创办国承万通之后,郭成已经极少插手具体研发的事情,而是专注于公司的管理和运营,花费大心思的地方,是思考如何在技术研发和商业方面寻找平衡点。在他看来,对他来说运营公司要比研发技术更具挑战。

“你和单维度的事情去打交道,所有的对错和评判都容易很多。但运营公司是相当多维度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对错,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控制其中的度。”

对于国承万通来说,过去的2017年注定值得铭记。这一年,他们开始尝试并完成了从技术团队到商业化公司的转变。郭成将之称为“国承万通蜕变的一年。”

相较于转型来说,蜕变是个更复杂的过程。不仅需要整个团队认识到优缺点后相互磨合,更是要对市场发展有精准的把握和预判。

巡山丨四年时间、7000万砸出一套核心技术后,国承万通的蜕变之路-新界线

在SteapVR公开的宣传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与合作伙伴精心打造完整行业解决方案,助力产业升级。国承万通目前主要通过服务B端客户来渗透市场,这算是其公司目前的市场策略,关于这一点,明珠有着自己的思考。

“所有的产品都有生命周期,如果靠我们自己去挨个拓展行业,从形成产品方案到打入终端客户的时间会比较漫长。那何不换种思路,我们做好擅长的东西,合作伙伴做好他们擅长的东西,这样服务更精准,质量也更高,最终产生的效果就是1+1>2。”

郭成告诉我们,未来公司业务主要分为视觉相关和非视觉相关两部分。明珠表示,目前公司在VR方面的业务已经拓展到了诸如教育、医疗、军事、文旅、无人机、娱乐、机器人、智慧工厂、智慧城市等多个领域。据透露,得益于公司市场策略,国承万通在过去的一年已经实现了营收平衡。

“不幸的是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幸运的是这些困难没杀死我们”。最后,郭成做出了这样的总结。

未来:做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的媒介

“这是我第一家创业的公司,走了很多弯路。如果再来一遍的话,我觉得能以更小的代价达成现在的发展阶段。”

和不少“跟风走”的创业公司不同,郭成对于整个市场有着自己的理解。在他看来,所谓的风口只是公司发展的机遇,但公司发展的核心仍然是要扎根。

“树的根基要深,风口来了可以参与,但不能因为风大就刮没了。要有跟随风口的能力,也要有持续不断做衍生的能力。”

巡山丨四年时间、7000万砸出一套核心技术后,国承万通的蜕变之路-新界线

现如今,国承万通在成功迈出第一步之后,正在向着下一步迈进。郭成透露,目前公司正在规划一些“大动作”。一方面,会对现有解决方案持续迭代;另外,也会基于现有方案,对一些传统领域的解决方案进行有效升级。

关于未来,郭成向界线菌做出了这样的描述 ——

“这是一家综合性的科技服务商,它会有自己的研究院做各种黑科技的事情,有自己的商业化团队向各个细分方向蔓延。一点击破之后,再横向展开。”

核心,便是做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的媒介。

“我们还在尝试和摸索融入行业,态度称得上端正也足够努力,剩下的只能让时间来证明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