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VR不是不行了,它只是长大了。

相比于2015年、2016年的万众瞩目,以及2017年的百花齐放,今年CES上虽然参展的VR/AR企业依然有350多家,但相比于当下大火的自动驾驶、智能音箱,VR/AR的整体关注度似乎不高。

有人热捧,认为今年的CES是VR/AR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天;也有部分国内的媒体,对这届CES上的VR/AR产品大批特批,仿佛全行业的公司只是到美国大沙漠的绿洲里搞了一场大型PR秀。

随着CES的结束,参观或者参展CES的大咖们也陆续返回国内。抱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心态,87870约稿了蚁视创始人覃政、IDEALENS CEO苏文涛、NOLO创始人张道宁和七鑫易维联合创始人徐筱这四位刚才CES回来的行业专家,为我们分享了他们参加CES的见闻和感受。

Q1:CES上让你印象深刻的产品

苏文涛:当然还是我们家的4K VR一体机IDEALENS K3了!除此之外,CES现场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有拜腾的互联网汽车,超大屏等设计颠覆传统汽车概念;然后今年CES的大热门是AI无人驾驶,YAMAHA的无人驾驶摩托车和百度无人驾驶技术都让人印象深刻;最后就是LG的OLED TV,现场体验非常棒,色彩饱和度堪称完美。

覃政:本次CES实在是乏善可陈,让我觉得最有亮点的,是发现有一个叫Looking glass的产品,可以实现裸眼3D全息浮空显示,并且可以自然手势触控。效果非常惊艳,让我看到了除了AR/VR之外的另一种未来交互的可能性。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张道宁:毕竟是做定位起家的,当然还是更关注同行的一些产品了。今年和佳宁(注:NOLO的另一个联合创始人)去体验了一下号称是全球厉害超声触觉反馈技术的Ultrahaptics。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确实有点意思,但也有些问题:第一触感比较粗糙,能感觉到类似于风从手指划过的感觉,然而并不细腻,并不能转化为疼痛、压迫、舒适、柔软等触感;第二,听视频中突突突的声音,手机麦克风已被打爆,家里如果有类似于猫狗那样对超声敏感的小动物,得崩溃;第三,几百个超声组成的阵列,除了贵还是贵,成本下不去。如果换成压电薄膜呢?能否达到类似的效果;第四,具体的应用场景是啥?大范围做不到,小范围又太蛋疼(手一直在一个区域以特定的姿势放着,一会就烦了)。确实听酷炫,但整体来说还是一个Demo级的东西。

徐筱:我当时体验感觉最有趣的是欧姆龙的一款机器人,这是一款打乒乓球的机器人,特别简单。但是在展会上,可玩性、可交互的产品往往更吸引人。比较出乎意料的是,这款机器人的球技很好,我使用的一些技巧,对方都能接住。

另外一个是Psychasec公司带来的有机人体冷冻套管,虽然带去的产品还是模型,但这个概念非常新颖,他们号称能实现器官的培育、生长。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在VR/AR领域,客观来说,我并没有见到令人非常惊艳的产品,因为身处这个行业,每天接触的信息和产品很多,很难见到一下子超出我想象很多的东西。但我确实也在AR展馆里看到了很多做工不错,佩戴舒适的AR眼镜,换句话说,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在AR头盔上还是比较领先的。

Q2:与国内外同行交流中一些有趣的见闻

覃政:Oculus创始人小帕到了我们展台,跟他谈起了现如今VR产业的状态,感慨大厂都在低于成本卖产品,小厂的生存环境恶化,行业亟待创新和突破。小帕对我们的新AR光学技术很感兴趣,我们交流了技术原理和实现途径,进行了纯粹技术层面的工程师之间的沟通。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徐筱:我每年逛CES展台都会看到眼球追踪这个行业的差距和进步。比如说,七鑫易维和眼球追踪的前辈Tobii,我们都互相欢迎对方到自己的展台进行体验。不论是我们比他们差,还是他们比我们差,在CES这个场合,是一种相互交流的好机会。今年,依然能看到在工业设计、硬件设计、产品化这些方面,我们与Tobii的差距,但在VR上,我能说七鑫易维比Tobii做的要好一点。

Q3:其他一些印象深刻的见闻

覃政:主展区并没有太多亮点,在Sands金沙馆展区,却有很多有意思的新东西。金沙馆远离主展区,需要坐穿梭巴士或打出租车才能到达。本以为人应该很少,本来都懒得去逛了(带着时差逛完主展区已经逛成扁平足了),结果在等出租车的时候,阴差阳错跟一个外媒记者拼车去了Sands,看到人山人海的感觉,才知道来对了地方。

Sands一层的G馆是一个创新展区,每个展位只有5-7平米,在一个偌大的展区内,聚集着上千家各行各业的创业公司,其中也有很多中国的创业公司,带着各种新奇的产品前来参展。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前面我提到的Looking glass就是其中之一,当然还有很多好玩的新东西,如白板自动写板书的机器人,能进行三维模型数据传输的全息通讯方案,360°拍摄的可穿戴眼镜,五自由度的鼠标,阵列式大视场角AR方案等等。

此外,我还专程去MGM酒店考察了鼎鼎大名的Zero Latency体验店。这是ZL的众多连锁店之一,坐落于以著名魔术秀《大卫•科波菲尔》和《咔秀》闻名的米高梅MGM酒店一层的赌场深处。

在一个酒吧一样的前台,我刷50美金获得了入场券,由于到的时间比较早,上午11点,店里还没有其他客人,我独自享受了200平米左右的游戏区域,这也是整个店面的主要占地面积。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游戏中体验了两款游戏,一个是纯粹行走体验的卡通童话风格的游戏,由于其中各种空间转换和折叠,几乎让你感觉不到是在200平米里绕圈子,设计得很巧妙;另一个游戏是主打游戏《僵尸生存》,拿着重型机关枪(时间长了还有点累)扫射尸群,守护一个100平米左右的广场,两边各有一个小电梯,如果广场上僵尸太多,可以上到二层进行暂时的躲避。由于能明显感觉到场地的局限,因此大空间行走的沉浸感觉并不是很强,但偶尔从背后窜出来的僵尸还是能把我这个“资深僵尸控”吓得一叫。

整体感觉是名不虚传,游戏的设计较为精良,同时跟场地完美匹配,也就是说ZL的每个店的结构和形状应该都是类似的,才能匹配这种专门定制的游戏,这样的玩法,必须开足够多的分店,才能分摊游戏定制开发的高昂成本,这就是为什么ZL一直在疯狂地开分店,而且能够持续地保持各个分店的游戏体验感一致性。这里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也对我们的蚁视红巢体验店的今后运营带来了一些启示。

张道宁:除了VR/AR,我觉得真正有意思的还是在熙熙攘攘像菜市场一样的金沙馆。可以看到很多很小的创业公司展示他们的小黑科技,有的甚至只是一个很粗糙的原型。比如我看到了一个很薄的压力传感器,以及一个很小的team做的超声定位方案。甚至让我想起了刚刚创业NOLO时的样子……

Q4:和往届CES相比,今年的CES有何不同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覃政:大厂和新产品的持续缺席,使得今年的CES格外无聊。甚至都有点后悔专程跑了一趟。但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说,现在是一个调整期,各家都在谨慎的探索市场,不敢再贸然推出新品,也符合行业成熟期的现状。

张道宁:总体来说和往年一样,感觉大厂也没出什么成绩,几乎保持着和去年基本一样的状态。今年AR概念更火热一些,看到一些AR版的Cardboard头盔出来,感觉NOLO又要多一个使用场景了。

徐筱:今年是我第三次参加CES,今年CES上看到的更多的是可落地的产品,已经开始试售或者准备在试售。在往年的CES上,概念性产品居多,大部分不能实现真正的量产和试售,这是让人印象深刻,也令人欣慰的。

Q5:AR/VR的热度如何,产品和技术有没有进展,有何进展

苏文涛:AR/VR 的热度不减,今年CES VR展区仍然是最受欢迎的区域之一。在整体趋势上对比往年的VR产品,VR一体机逐渐成为现阶段的主流产品。除了微软去年年末发布的MR系列头显外,PC VR的产品迭代速度较VR一体机稍缓。随着芯片技术的急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芯片厂家包括显示屏厂家,都特别重视VR行业发展,相继推出定制化的VR芯片和显示屏。在运算性能不断优化、屏幕更加清晰的基础上,用户的体验也在不断提高,追求更好体验的VR头显产品是未来消费群体的迫切需求。

覃政:产品形态在朝着几个方向分化,VR主要向着6DOF一体机,无追踪一体机两个方向探索,更加适合消费级市场,AR主要是工业应用情景为主。这和前两年VR朝着大空间定位和双手柄系留式(或无线传输)方案的有所不同,而AR产品也避免一上来就追求消费级体验,而是扎实地做好行业应用。这都是今年看到的明显趋势。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Q6:VR/AR是不是真的遇冷,为什么?

苏文涛:纵观过去一年的VR/AR行业发展,VR/AR产业并没真正遇冷,只是在风口飘忽期间,市场由过热转向冷静,把表面一些过度追求热度浮渣略去,沉淀下来的才是真正有技术铺垫,踏实深耕的精华。VR/AR行业的风口并未真正逝去,反而是各大巨头的不断入局,成功盘活了整个格局,不再是一家独大,而是百家争鸣,这对于VR/AR技术的普及和突破提供了足够的孵化环境。

覃政:很多其他行业的展位仍然在使用ARVR设备作为展示方式。这个行业最终的形态会朝着通用显示工具的方向转移,会变成各行各业都在使用的显示交互界面,用于展示、学习、工作、娱乐、创造等。这是行业成熟的表现。

Q7:谈谈你对未来VR/AR技术、产品、市场等的判断

今年VR/AR不太行?听听这四位刚从CES回来的大咖怎么说-新界线
苏文涛:略显遗憾的是,本届CES展会上更多的是展示VR硬件产品,但VR整体解决方案仍然较少。虽然VR硬件性能在不断升级,但其配套方案和内容上的缺乏仍然是其市场爆发的栏栅,对于B端客户群体来说,一套成熟的方案才是其真正的需求。这也是IDEALENS为什么在过去的一年推出了K3产品矩阵,针对教育、影院、旅游这些不同的行业定制化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覃政:VR会随着低端一体机的能用好用而真正普及开来,变成一个个人设备,就像手机一样,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一台,而这台设备会做到足够的个性化,完美地适配个人用户的视力、瞳距、脸型、鼻形等等,变成一个戴上后就像自己眼镜一般清澈舒适的状态,让用户真正愿意长期佩戴。这需要产品的定制化可能性丰富,画面清晰,重量轻便,人体工学设计优化灵活,一旦这样的产品成型,将快速普及到消费级市场中去。

我觉得VR/AR处于一个比较正常、趋于理性的发展阶段,前两年的高速发展阶段是一个比较火的时期,但高速发展期并不代表就是正确的,反而是大家一窝蜂去做,带来了很多泡沫。现在坚持在产业链上的公司最后才会是按节奏发展起来的公司。我认为,新的一年里,VR/AR也不会有太快的发展,但是随着硬件的发展,舒适度、操作性已经有很大的提升,行业在稳步前进。

写在最后:

从几位大咖的分享来看,今年CES上VR/AR整体确实没有过去两三年那么火热,但也远远没有到一无是处、只剩下PR吹牛逼的地步。在谈到VR/AR是不是冷了的时候,覃政提到的一个细节很值得关注:“很多其他行业的展位仍然在使用ARVR设备作为展示方式。这个行业最终的形态会朝着通用显示工具的方向转移,会变成各行各业都在使用的显示交互界面,用于展示、学习、工作、娱乐、创造等。”而正如他所言,这是行业走向成熟的一个表现。

今年的CES,少了很多吹牛逼的概念,多了很多实打实落地的产品。经历了百花齐放的行业发展早期之后,VR行业已经进入到了供应链驱动的产品打磨期,未来一到两年VR头显的发展方向也基本清晰可见,并受到处理器、显示屏以及配件成熟度这些上游技术的制约,不会突然爆发,也不会说完全止步不前。

VR不是不行,VR只是长大了。

整理自87870 文/Sin&Tay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