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对于这句话,指挥家VR(以下简称指挥家)无论是理解还是贯彻落实都到达了新高度。

2014年成立,在大家都忙于做游戏To C的时候,指挥家目标直指虚拟现实地产行业应用——VRoom,并在去年一年低调的拿下了不到2000万的营收。在游戏团队为生计奔波的时候,指挥家又破天荒的推出了FPS VR游戏原罪》,覆盖2000多家线下体验店,并在上线Steam不到4个月的时间卖出几千份,累积到现在共有7万多个独立IP体验了他们的游戏,复玩率达到了50%左右。他们还推出了一部多人互动的VR电影《VR甲午海战》,2017年初在国家5A级旅游景区落地运营,甚至有不少游客会专门前往体验。

所以说,指挥家VR或许是整个VR地产领域最会做游戏的,是VR游戏领域最会讲故事的,同时也是VR影视圈内B端业务(VR地产)做的最好的。白志艺表示,从VRoom到VR Story再到Shortfuse,看起来乱打一通的指挥家实际上一直都在认真的做一件事:内容以及内容技术研发。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同样的理念在《原罪》里也有所体现,在一款FPS游戏里,你能找到MOBA的影子,因为需要队友配合同时也需要防守/打破水晶;你能找到CS、守望先锋的影子,每个角色有着不同的技能,但确实需要依靠操作击杀对手;甚至其中一个模式有点像最近大火的绝地求生,复活点随机刷新,放眼望去每个人都是你的敌人……

但如果用心去玩了这款游戏,你会发现上述所有的概括似乎都不太全面,这就是《原罪》,也是今天要评测的游戏。

对于“不太懂”游戏的界线菌来说,想要评测一款游戏最好的方式自然是找到“最懂游戏”的人。而对于《原罪》来说,最懂这款游戏的莫过于其创作团队,虽然在此前的一次线下比赛上,作为主创团队的指挥家0:4完败。

上周,界线菌再度来到位于信通大厦的指挥家VR,拉着白志艺“共同完成”了这篇不太正式的游戏评测。

游戏介绍

世界观对于游戏的积极意义自然不用多言,《原罪》的世界观简单且粗暴,根据官方的描述——

2020年人类实现第一次人体基因改造,增强人类由此诞生。2030年基因网络出现让增强人类之间实现沟通连接,自此人类慢慢开始开始分为两类:自然人类和增强人类。一次“大觉醒事件”后,让自然人类意识到增强人类可能带来的威胁。UWC正式成立,力图维护世界秩序与和平,而抵抗军为了自由与科学不惜抗争……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当然,对于一款FPS游戏来说,背景故事神马的并不重要,你只要能够搞清楚游戏玩法,分辨站在你面前的是敌是友,游戏就能进行下去。

《原罪》目前最多支持4V4联机对战,支持语音交流,可以在房间界面设置语音模式,选择和队友交流或是全部人交流,目前提供的战斗地图包括“绝望监狱”、“末日走廊”和“失落神庙”。游戏共有蒙马特、伊娃、赛博、寂灵和查理颂等5个角色,除形象和枪械有所不同外,分别对应瞬间暴击、狙击手、近身战士、隐身和无限子弹等五种不同的技能。

操作方面,可以通过手柄进行瞬移,同时也可以在追踪范围内进行自由移动、蹲起、举起双手等操作。和传统瞬移略有不同的是,游戏内采用九宫格瞬移方式,玩家位于最中心的点,也就意味着单次移动的最大距离为两格。此外,瞬移会消耗能量,能量耗光则不能瞬移,需要通过时间恢复能量。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游戏共提供PVE和PVP两种模式。

PVE模式基本等同于人机训练,选择喜欢的角色进入游戏后,你需要不断击杀进攻的敌人来保证自家水晶能源的安全。当然,对于《原罪》来说,PVE模式并非重点,其最大的作用在于让玩家熟悉不同角色的属性,适应VR环境中的战斗原则,同时建立玩家和多巴胺分泌之间的关系。当然,作为一款联机对战的游戏,PVE模式能让你在找不到对手的时候不至于无事可做。

PVP模式下包括三种不同的玩法。“阵地攻防”类似于MOBA,以击破水晶为最终目标,用时较少的一方获胜。“团队死亡竞赛”则是分为两对彼此厮杀,某一队率先达到某个击杀数或是相同时间内总击杀数多的队伍获胜。“死亡竞赛”则是凸显个人能力的大乱斗,某种意义上类似绝地求生,最终杀敌人数最多的取得胜利。

上手体验

在指挥家办公室内,界线菌先后两次体验了游戏,先说点游戏体验时的小插曲。

第一次进入游戏后,本以为只是两人对战,却意外发现有一个新建的房间,界线菌和“陪玩”人员进入游戏后选择准备,游戏竟然开了……死亡竞赛”模式下,因为网络波动原因,“陪玩”人员意外掉线,经过10分钟鏖战,界线菌最终取得了第一!

和白志艺交流结束后,界线菌再度体验该游戏,建好房间准备开始游戏时,进入一名陌生的玩家,通过语音交流得知,对方位于武汉某线下体验店内,对方一度对我们两人是NPC还是真实玩家产生怀疑……

言归正传,来说说本次游戏体验的流程和感受。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原罪》基于虚幻4引擎打造,整体感觉虽然称不上惊艳,但整个游戏的画面效果还算不错。场景建模方面,虽然比不上VRoom精细,但也绝对能满足VR游戏的基本需求。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进入游戏后,玩家面前会出现游戏玩家排名(左)、好友列表(右)以及游戏控制面板(中间),若180°转身,你还会发现在你的背后会有一个基础的操作方式教学。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创建房间后,四周会分布八个光环,对应游戏中的八名玩家,每名玩家面前都会出现一个全息面板,用于选择自己使用的角色。另外,“房主”可以选择调整游戏模式、地图等,还可以选择踢某位玩家出房间(只不过这一功能短时间内可能不太用的上)。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关于游戏模式,尽管上文中讲了很多废话,但进入游戏后你只需要记住一点:看到敌人,那就突突突突突突。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移动方式的设定奠定了整个游戏的公平性,由于单次瞬移距离变短,间隔时间变长,想要预判对方的走位难度降低,使得整个游戏的竞技性增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杜绝了全图无脑瞬移的“神经病”和“神仙”。另外,因为整体游戏节奏放缓,再加上内容方面的优化,使得整个游戏体验过程基本上没有眩晕的感觉。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在体验游戏的过程中,界线菌还发现了不少细节的设计。在游戏内,你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如果对着自己开枪,会有血花飞溅的效果。另外,玩家死亡并非直接黑屏,而是逐渐变黑。关于死亡效果,白志艺还分享了一则游戏制作过程中的小插曲——

“那阵子熬夜情况很严重,有一次合伙人直接休克晕倒了,醒来之后他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我们分享当时的感觉,这就是游戏中死亡效果的来源。”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对于射击类游戏来说,“打击感”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从界线菌实际体验来看,《原罪》中不同的枪械会有不同的后坐力,如果选择连发的话,同样需要“压枪”来提高射击的准度,无疑能在很大程度上提高用户的沉浸体验。

在整个体验的过程中,界线菌除了作为一个玩家在享受比赛外,更多的时间还会站在“局外人”的身份,不断的审视这款游戏带给我的感受。整体来说,或许可以用惊喜、不适应和遗憾来概括。

从最早局域网的CS,再到现如今联网的CF、绝地求生等,多人竞技游戏的关注度一直居高不下,随着VR行业的火热,这一需求自然也代入到了VR的环境当中。“多人联网对战”算是界线菌此次体验最大的惊喜,这也是白志艺对于这款游戏最满意的地方。他告诉我们,《原罪》在登陆Steam后,已经完成了美国服务器和亚洲服务器的架设,可以和不同地区的用户实时对战。从界线菌实际体验的经历来看,《原罪》中的“多人联网对战”绝对不是一个“只出现在PPT”中的元素。

实时语音交互系统同样给了界线菌很大的惊喜,从最初在“黑网吧”内大喊大叫打CS,到后来通过QT、YY进行交流,玩家之间往往需要通过沟通来更好的进行战术配合,这虽然不算是创新,但的确很实用。当然,游戏中对于细节的把控同样是让界线菌惊喜的地方,上文中已经提及,在此不再赘述。

深度丨一款及格的VR电竞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新界线

作为一名十多年的FPS游戏老玩家,在经历了CS、CF等一系列游戏后,初次体验《原罪》仍然有不适应的地方。比如说消失不见的小地图,比如说狙击枪不再有倍镜模式,转而变成了一块加在狙击枪上的小屏幕。白志艺告诉我们,“最初有很多想法,最终都让步于为玩家提供尽可能真实的战斗环境。”

最后,略有遗憾的地方在于,游戏中仍然有一些设计不太合理的地方。比如说,玩家可以用手穿过墙上用于窥视的洞直接射击后面的敌人(界线菌就是这样被击杀一次)。站在高台上移动并不会从高空降落,而是悬在空中等。

整体来说,《原罪》绝对算的上是一款达到“及格线”以上的游戏。尽管《原罪》的玩法和竞技性相较于传统PC游戏相差甚远,但是若单从现阶段VR游戏的角度来看,无疑算是比较丰富。另外,PVP模式最大的优势在于不同的玩家对战会有不同的体验效果,因此游戏时长也是短时间不必过多考虑的问题。

写在最后

《原罪》从立项到完成,一共历时8个月,投入的成本超过百万。在谈及最初为什么会选择做VR游戏时,白志艺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游戏算是集大成的艺术,希望能通过这样比较综合的项目快速的进行技术和想法方面的验证,挑战越大,克服之后带来的成长也会越大。”

但实际上,FPS游戏算是“坑”比较多的游戏类型,现如今回过头来看,白志艺称之为“无知无畏”。

多听用户反馈,多做减法,是指挥家做VR游戏的态度。白志艺告诉我们,在游戏开发的过程中,指挥家吸取了不少来自线下体验店以及实际玩家的反馈,比如说在游戏中加入排行榜、新增OB系统,再比如说降低了换子弹的操作难度等。所以,与其说《原罪》是指挥家推出的一款VR游戏,倒不如说这是指挥家和整个市场合力完成的一部作品。

佛家讲究“破执灭苦”,儒家也说“无欲则刚”,但这样的理念在游戏环境内尤其是FPS游戏方面几乎完全不适用。在游戏中被“侮辱”,一定要苦练技术杀回来;排行榜名次下降,就一定要刷榜夺回来,这或许也是MMO游戏最大的魅力,也是不少人在行业还发展很初级的阶段,就极力鼓吹所谓“VR电竞”概念的原因之一。

白志艺并不认为《原罪》是一款及格的VR电竞产品,在他看来,这款游戏或许能够撑起一些小的比赛,但受限于游戏内容的丰富度以及硬件产品等多方面的原因,现在谈及VR电竞,未免为时过早。

但在体验过《原罪》之后,界线菌有理由相信,VR电竞从概念到落地,或许只差几款“原罪”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