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合金猫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三站。

北京合金猫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金猫),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三站。

12月10日,首届中国虚拟现实创新创业大赛福州赛区大赛落下帷幕。在这场大赛中,代表合金猫的瞿嘉第一个上台演讲,最终成功晋级全国决赛。

福州比赛结束后,瞿嘉直接回到了北京,继续攻克还没完成的B端业务。和前往福州之前相比,瞿嘉的心态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在确定C端大方向的基础下,B端业务做的更加踏实,也更富有激情。此次福州之行的所见所闻,一方面验证了瞿嘉之前对于VR行业发展趋势的判断;另一方面,沟通过程中瞿嘉发现,几乎所有的内容团队生存之道几乎都差不多。

巡山丨成立一年半未获得融资的合金猫,明年打算吹响反攻的号角-新界线

瞿嘉告诉我们,B端业务往往非常适合锻炼团队的“战斗”状态,而且B端业务想法、迸发的速度以及完成之后能够带来很大的成就感。但实际上他创办合金猫的初衷,是在面向C端的作品上。用他的话来说,自己“还是一个爱玩游戏的大男孩,更愿意去开发一些游戏类的产品。”

瞿嘉是动画专业出身,2008年毕业后曾跟随老师在清华信息技术实验室负责交互设计案例。奥运会结束后,多媒体投影成了科技圈炙手可热的方向,瞿嘉转身投入老本行,开始制作三维动画和CG等相关的产品,最终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团队。团队越来越壮大,也让瞿嘉直面C端的梦想渐行渐远。站在安于现状和遵循初心的十字路口上,瞿嘉最终选择了后者。

2014年,瞿嘉从之前的团队脱离出来后,经朋友介绍进了游戏圈,开始做一些美术等外包工作。2015年中,一次偶然的机会瞿嘉做了一款AR卡片类产品,这款产品虽然未能证明他,却让他认识了后来技术方面的合伙人。之后的事情变得顺理成章起来,VR这一全新媒介的再一次大热,让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在VR行业摸爬滚打的征程。

稳步慢走:两款尚未完成的VR游戏

合金猫成立于2016年7月15日,目前核心团队一共有7人,办公室位于浦项中心B座的孵化器内,租了中间两排的位置。界线菌来到合金猫时,瞿嘉正在闷头测试游戏。

巡山丨成立一年半未获得融资的合金猫,明年打算吹响反攻的号角-新界线

尽管成立时间不算长,但得益于接触VR足够早,让合金猫团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做了不少事情。根据瞿嘉的介绍,合金猫团队先后完成了《X-Space》、《欢乐套圈圈》、爱奇艺自制剧《老九门》的VR版体验等产品,还有数款产品正在开发的过程中。瞿嘉表示,《老九门VR》算是国内最早做恐怖题材IP影游联动的产品。此外,在B端方面合金猫也完成了宝马精英驾驶培训VR、扫雷训练VR等作品。

在合金猫办公室内,界线菌体验了其两款尚未制作完成的游戏,《疯狂大逃亡》和《勒为之书》。

巡山丨成立一年半未获得融资的合金猫,明年打算吹响反攻的号角-新界线

《疯狂大逃亡》是一款跨端配合(PC+VR头显)的射击游戏,在游戏过程中,由于两名玩家的视野范围完全相反,所以需要两名玩家配合完成。其中一名玩家通过键盘控制开车并获得相应的道具,另一名玩家则佩戴头显射击车后袭来的怪物以及BOSS。从界线菌的实际体验来看,这款游戏最大的亮点在于两人协作的过程中能获得极大的乐趣,非常适合家庭场景休闲娱乐体验。

瞿嘉告诉我们,《疯狂大逃亡》的创意来自此前参加黑客马拉松比赛时的作品,36个小时开发出的作品获奖后,合金猫又将其再次打磨,最终形成了现在双人合作的版本。之后合金猫通过该作品参加VRCORE比赛拿到了优秀奖,顺利的完成了和索尼的对接,并很快拿到了索尼的开发机。瞿嘉是索尼铁粉,能拿到PS VR开发机并为其开发游戏内容,让他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瞿嘉透露,《疯狂大逃亡》目前已经能在开发机上跑通,但由于资金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还有较长的开发周期才能正式登陆PSVR。

巡山丨成立一年半未获得融资的合金猫,明年打算吹响反攻的号角-新界线

《勒为之书》算是合金猫正在开发的主打产品,整体世界观和故事情节早在2013年就已经完成,主要讲述了一个魔法学院的学生探险的故事。在游戏的过程中玩家需要通过手柄画不同的符文释放不同的法术来击杀各种怪物,完成主线故事剧情。游戏中按照Boss可以划分为不同的关卡,瞿嘉告诉我们,等到三大关卡全部制作完成后,《勒为之书》会考虑第一版本上线。

在瞿嘉的计划中,《勒为之书》未来将会迭代成一个较长的故事,目前体验到的故事情节仅仅算是序章。后续除了即将加入的姿态法术释放和解谜元素外,合金猫还会探索更多有意思的玩法。通过不断内部迭代,最终实现里程碑式的蜕变。

以战养战:合金猫的生存之道

“大家都觉得我们至少已经有一轮融资了,不然怎么做出这样的产品。”

从合金猫的作品品质来看,你很难想象这家公司从成立至今从未拿过融资,但事实确实如此。瞿嘉告诉我们,因为内部意见不统一再加上后来资本环境变差,让合金猫错过了比较好的融资窗口期。

关于融资的事情,在瞿嘉的心里一直有芥蒂。

“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因为我们没有在这个时间点拿出自己的代表作,但是考虑到生存问题,我们的进度很难加快。”

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内,团队需要资金加快研发进度,但是在现如今的VR行业环境内,没有作品为自己正名又很难会有资本介入。在无法借助外力破局的情况下,就必须通过自身努力去改变。

和大多数内容团队一样,合金猫的主要收入来自于B端。瞿嘉告诉我们,目前合金猫的B端业务主要分为广告、业内项目、传统视频等几个方向,大多数项目来自于自己从业多年在不同行业积累的资源。得益于B端业务的多线布局,2017年合金猫的收入大概在200万左右。

巡山丨成立一年半未获得融资的合金猫,明年打算吹响反攻的号角-新界线

合金猫的核心团队人数不算多,除了主程稳定在C端产品外,其余团队均遵循B端项目的优先级,这也是合金猫的作品开发周期长的主要原因。当然,在瞿嘉看来,走的慢也许未必是坏事 ——

“一切都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但C端产品的开发不能断。市场还没有完全起来,做的慢一点,多想一些反而能更扎实。”

瞿嘉认为,B端业务较于C端往往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更低风险的通过市场快速验证想法,以及为团队带来给多的技术积累和可复用的经验。在瞿嘉看来,这些积累都会为他们后续C端产品的开发带来很大的帮助。

观点:除了有意思更要有意义

近半年来,VR行业风起云涌,不少公司大动作不断。很多人踌躇满志的进来,有些人黯然离开,但更多的人还在拼命奋斗。在瞿嘉看来,尽管不少从业者现在心中有些忐忑,但整个行业仍旧保持了非常强的生命力。

“大家都在想办法活下去,挣到的钱还在源源不断的为产品投入,这是行业向前发展的源动力。”

关于行业的现状和未来,瞿嘉有着自己的思考。

在他看来,行业爆发的时间点并不算太恰当,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有过渡阶段,涌现出一批过渡产品更好的完成对消费市场的教育。基于此,合金猫正在开发一些手机和移动头显联动的内容。

巡山丨成立一年半未获得融资的合金猫,明年打算吹响反攻的号角-新界线

瞿嘉认为,有能力做出产品和有能力驾驭市场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另外,虽然市面上的不少内容都很有“意思”,但还算不上有“意义”。

“现在我们能总结出来的结果是,VR的存在是对传统游戏的升级,只是让体验更好,实际上解决的是痒点的问题。如果真的想成为一款颠覆性的产品,是要解决痛点的问题。VR一定是有意义的,但需要我们去探索爆发点在哪里。”

在他看来,VR最大的意义或许在于打破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获取的截面宽度,从这个角度来说,探索最自然的交互就成了重中之重——

“手机让我们的交互集成到了6吋屏上,却放弃了信息截取的宽度,VR非常有机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当有一天我们能用最自然的交互方式去获取信息时,它的意义就出现了。”

最后,瞿嘉坚信VR的未来大有可为,至少会在游戏行业形成独立的门类,当教育玩家的周期过去后,会迎来较大的突破。

后记:活下去,然后发起反攻

“之前听到有人开玩笑说合金猫是不是死了,我就暗下决心,一定不能死。”

实际上合金猫确实差点死掉,不过好在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瞿嘉坦言,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拿到索尼开发机这件事成了他重要的精神支柱。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瞿嘉笑着称:“活下来成了合金猫今年最大的胜利”。但事实上,瞿嘉想要的绝非活下来这么简单。他告诉我们,在建设好根据地后,明年会开始绝地反攻。

“明年的工作非常艰巨,B端的业务不能停掉。资本介入的话,我们会快速的开发游戏,如果资本还是相对冷淡,B端业务也能帮助我们完成自己的作品。”

对于自己的团队,瞿嘉有信心,用他的话来说,“在没能拿到融资的团队里,我们至少能排前三。”

在他看来,一款成功的产品需要三板斧。美术、交互以及用户粘性。前两者都是合金猫擅长做的事情,而用户粘性也是合金猫目前正在深挖的阶段。

采访过程中,瞿嘉提到的一句话让我们印象深刻——

“我今天挣了5000块,就能多做一个模型,明天挣8000,就能再来点美术。总能攒出来的,哪怕只有一把枪、一块砖、一门炮,我也要把产品做出来。”

2018年即将开始,合金猫正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