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界线走的不算快,好在还没停下来。

去年今天,一个普通的日子,发生了一件或许你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曾留意的事——几个怀揣梦想的普通青年悄然成立了新界线。到今天,它已经一岁了。

虽然没有“世界那么大,我要占领它”那样的豪情壮志,但有幸在恰当的年纪遇到了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全新行业,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总觉得对不起没有回头路的这一生。

还记得新界线成立的当天,创始团队在一块激情澎湃的讨论着行业的现在,探讨着行业的未来。自然,也少不了畅想一番一年后的新界线会是什么样子。现如今,时钟一格一格跳动到了365天后,回想过去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那就索性和大家来聊聊新界线从成立到现在,这一年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新界线的名字灵感来源于Linkin Park的一首歌《New Divide》,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比较喜欢这样一首完全没有说唱的全摇滚歌曲,又或许是因为在我们讨论名字时,耳边正好传来了这首歌的旋律,只是顺其自然,一切就显得刚刚好。

和名字同样“随意”的,是我们最初的LOGO,或许绝大多数熟悉或者听说过新界线的朋友们都没有见过,如果你见过并且还记得这款LOGO,那你一定是新界线的真爱。

今天,新界线一岁了-新界线

大约在今年的3月底,鉴于很多小伙伴表示曾经的“LOGO”很丑、很山寨,所以我们花了点小钱,找了个算是专业的设计师,做了一版全新的LOGO,并一直沿用至今。

今天,新界线一岁了-新界线

言归正传,都说创业是一条不归路,但就像《New Divide》歌词中所描述的“Across this new divide”那般,我们希望在VR行业创业这条不归路上,跨越这新界线。

这一年时间里,我们没能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但好在还有一帮始终不离不弃的好朋友默默关注和支持,这也是新界线一路走来没有动摇、坚持走下去最主要的动力,感谢大家。

介绍下新界线做过的、正在做的事情,算是对自己走过的这一段路做个小小的总结。

巡山日记

人在认识外界事物的过程中,难免会加入一些主观的臆断,“三人成虎”、“盲人摸象”在VR这个行业并非“天方夜谭”般的故事,由于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亲身经历,所以大家对行业某些细分领域的认知很有可能和实际情况产生较大的偏差。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亲身“巡山”的方式,呈现出一个真实的行业境况。

巡山日记:第一站,我们在IDEALENS体验了那台“小怪兽”

巡山日记:第二站,我们拜访了一家有“大智慧”的VR内容公司

巡山日记:眼镜盒子和HTC Vive之间,只差一个NOLO的距离

巡山日记:VR行业没钱途?这家公司这么做已经实现盈利了

巡山日记:指挥家VR正在做的这些事,可能颠覆了很多人的固有认知

巡山日记丨立志成为VR行业“饭店”的火柴全景,是如何为行业献上美味佳肴的?

巡山日记:这家靠QQ群起家的初创小公司,要打造一款AR网游

巡山日记丨数据公司跨界MR,他们要解决从端到端中间的空白区域

巡山丨第五态朱昱地:要成为VR独立游戏开发团队,做有意义的事情

巡山丨游戏老兵做VR,立志打造实现用户第二人生的完美虚拟世界

巡山日记丨动作、解谜、魔法和探索,草根团队如何演绎Roguelike类VR游戏

巡山日记丨手握数个大IP,游牛科技在VR内容领域的路究竟怎么走?

巡山日记丨仅30人规模的VR游戏初创公司,凭什么敢与Square Enix、Capcom试比高?

巡山丨1+1的团队做发行,掌趣瞄准的移动VR市场可没那么简单

巡山丨这支从零开始的草根团队为何要死磕VR射击游戏?

巡山丨首部作品杀入威尼斯收入破百万,Pinta Studios VR动画的大航海时代

巡山丨半年两次融资,冰河世界有个五年流水过亿的小目标

巡山丨成本高?难度大?这家公司让AR/MR内容制作就像做PPT一样简单

巡山丨半年营收超2000万,互动视界要探索更多虚拟视觉表现形式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

巡山丨融资2000万,把密室逃脱做到极致后艾葵斯想在明年开300家VR影院

巡山丨从APEC到Sandman Studios,楼彦昕打算如何用VR讲好故事?

截至目前,《巡山日记》已经更新了二十二期,深度走访了21个初创团队,能够得到业界的认可,甚感欣慰。我们愿意相信,这个行业内大多数的团队都是真心的爱着这个行业,也都在行业饱受各方质疑时默默的坚持耕耘,我们希望能为这些团队带来绵薄的帮助,这也会是我们未来会继续坚持做下去的事情。

奇葩说

保持偏见,是我们的态度。

这个行业存在着太多“问题”,总需要有人站出来“宣战”,既然没有“先驱”,那我们就自己来做。2016年到2017年,行业经历了寒冬经历了高开低走也经历了太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这个过程中也显现出了不少牛马蛇神和妖魔鬼怪,我们秉持着“一团和气不利于行业发展”的偏见,主动站出来曝光了很多行业内的奇葩人与事。

VR奇葩说:一篇关于豆腐的故事,非要对号入座就没啥意思了

VR奇葩说:据说某VR公司老板卷了员工的血汗钱和融资款跑路了……

VR奇葩说:请把套路弄的简单点,非要扯上展会,真没啥意思

VR奇葩说:刚在CES上搞了大事,转头老板就跑路了?

VR奇葩说:先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估值先上它一个亿?

VR奇葩说:3·15后记——式微的媒体和上了天的公关

VR奇葩说:VR产品众筹这件“小事”

奇葩说:经营不善还是私吞公款?融资近700万元后,昔日员工“被跑路”了

VR奇葩说:欠薪、跑路、另立山头,这是一篇奇闻异事录

奇葩说丨这家“破产”的VR公司突然宣布获得投资,原地满血复活了……

VR奇葩说丨连传销组织都盯上了VR,VR距离人人喊打还有多远?

奇葩说丨6000万,15%,和1万之间是如何划上等号的?

当然,在主动站出来的过程中,难免会威胁到某些人的利益,狗急跳墙的现象也并不少见。截至现在,界线菌因为奇葩说收到当事人电话威胁、律师函以及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威胁实在是太多了。

本着对事不对人的原则,大多数的录音和截图界线菌只会选择默默收藏。但下面这位大哥既然这么勇敢的实名威胁,界线菌也不介意让更多的人来欣赏下他的部分“杰作”。

今天,新界线一岁了-新界线

《奇葩说》也会是新界线持续做下去的事情,都说这个世界上有光明就有黑暗,新界线的力量终归有限,但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能让行业好一些再好一些。

一年时间很短,也很长。把过去做的事情一件件拎出来未免显得过于矫情,但我们确实还做了一些其他事情。比如说人物专访、硬件评测亦或者是基于新闻事实的剖析——

生不逢时的娄老师

乔布斯的ARKit,库克的iGlass

新说丨一个把AR视为信仰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

对话刘品杉:关于VRCORE Awards,你知道和不知道的台前幕后

罗永浩、锤子科技、罗子雄以及所思科技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

小米的VR小目标实现的怎么样了

京东的一小步,VR购物的一大步

用了高通骁龙835的移动VR到底好在哪里?

中国首台Meta2开箱评测:对标HoloLens的Meta 2到底怎么样?

新界线特别企划:CES 2017上的“中国力量”

ChinaJoy结束了,我很想念它

苹果谷歌神仙打架,降维之后的AR行业这些变化值得关注

是观众的眼光高,还是苹果真的不够骚?

VR社交怎么就不行了?

终于,还是到了和HTC手机说再见的时候啊!

Oculus Connect 4首日:五仁叔想骂人,雪姨在哭泣

HTC的焦虑:Vive Focus开启预售后的24小时

人生在世,图得就是个安心自在。这个社会确实很现实,能有点所谓的“理想”,当然也不算什么坏事儿。以上这些是我们该做、想做、正在做,并且会一直做下去的事。未来,我们也会探索更多有可能为行业传递价值的方式。

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街边那家长聚的物美价廉的老北京炸酱小面馆早已被拆除,再也不能就着炸酱面喝着啤酒吹着牛扯着Dan,但好在新界线的初心还在。

最后,再次感谢所有关注和支持新界线的好朋友们。借着新界线一周岁的机会,唠叨了这么多,希望明年的今天,还能在这里和你们聊聊未来一年内行业发生的事。

此致,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