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艾葵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Aegis,以下简称艾葵斯),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一站。

艾葵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Aegis,以下简称艾葵斯),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一站。

2015年9月前后,The Void VR主题乐园放出宣传视频,陈鑫从做游戏的朋友那里偶然看到了视频,看完之后很兴奋。

短短两分多钟的视频,陈鑫看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同样是线下娱乐,但The Void实际装修变轻了;用眼镜进行视觉传达,能解决深度交互的问题;而且,这种方式具备快速复制和规模化的特点。

这是陈鑫第一次认识和接触VR,一瞬间他想到了用这种方案解决密室逃脱天花板的问题。虽说隔行如隔山,但在陈鑫看来,密室代表了线下娱乐新的方向,VR只是解决问题的工具,也是自己打破场景体验桎梏的利器。

彼时,已经是他在密室逃脱行业摸爬滚打的第三个年头。

暗自琢磨了两个礼拜后,陈鑫开始尝试找团队用DK2帮忙开发内容。10月份,陈鑫组建了自己的团队着手研发事宜。

从密室逃脱到VR影院

艾葵斯成立于2016年4月份,前身则是一家名为“幻特希”的密室逃脱公司。

巡山丨融资2000万,把密室逃脱做到极致后艾葵斯想在明年开300家VR影院-新界线

最早杀入线下娱乐行业做密室逃脱,源于陈鑫对于整个市场的思考。在他看来,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实际上是线下娱乐的缺失,人们在线下消费娱乐仍然有着大量的空白时间需要补充。

“和用户接触的过程发现,现在大家已经不太愿意去KTV了。周末外出聚会,除了吃饭看电影的时间,其他空白的几个小时没有可消费的产品,消费者不知道能干吗。”

2013年,陈鑫投资第一家密室逃脱店一头扎入了密室逃脱这一圈子。2014年底,趟过不少坑的陈鑫成立了幻特希这个品牌,并在蓝色港湾投资开设了第一家旗舰店。

深扎密室逃脱领域这些年来,陈鑫经历了整个行业从最简单的解谜逃生到加入声光电、再到后来追求的场景沉浸感、加入演员、讲述完整故事的转变,最后在“把密室逃脱的体验做到了极致”之后,陈鑫很快发现了密室逃脱的天花板——

“这个产业发展的特别快,但是基本上没有复购,用户粘性很差。另外,好的密室特别难复制,在装修过程中很多东西是很难标准化的。而且,一旦追求更高的体验,在互动性方面其实很难实现。我们其实做了大量的创新,但是发现交互起来没有意思,这件事情让我们很受伤。”

与此同时,陈鑫接触到了VR,开始认真考虑线下娱乐和VR结合的事情。

密室逃脱快速发展的这几年,线下消费市场也在同步发生着变化。尽管全国大型商场的数量逐年提升,但随着线上电商的兴起,让线下市场的消费人流逐年递减,寻找好的导流业态成了大型商场一直在做的事情,为此还会为好的项目提供此前想都不敢想的福利。而目前一般商场里,基本都是由电影院来承担这一角色,这让陈鑫看到了机会。一方面,消费者在观影前后有着大量碎片化的时间需要产品消费;另一方面,则是源于电影院正好有类似的需求——

“数据来看,目前国内影院能保证盈利的在百分之十几,但是影院的数量还在不断新增,这就意味着影院必须保证差异化,让消费人流形成二次消费再次变现,这就是目前市场的需求。”

巡山丨融资2000万,把密室逃脱做到极致后艾葵斯想在明年开300家VR影院-新界线

爱玩儿VR体验馆是艾葵斯成立后正式推出的第一款直接面向消费者市场的项目,位于电影院的前厅,基本模式类似传统的VR体验馆,陈鑫认为它更像是一个轻量化的电玩城,作为小的补充项为消费者在打发时间方面提供一种选择。

从“前厅”到“后厅”

据介绍,自2016年4月份第一家爱玩儿VR体验馆上线以来,半年时间已经落地到9个城市30余家店面,直营服务了十五万人次。这些消费人次包括了最早免费测试到后期付费的全部,但是陈鑫透露从免费到付费的转化率只有27%。

“VR用户真的需要教育,门票价格算是其中一个门槛。早期低端的VR体验伤害了用户,市场需要更优质的内容重新教育市场,我们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陈鑫坦言,爱玩儿的成绩“还好”,但是却没达到他的预期。最重要的,爱玩儿这样的形式并非陈鑫最初想要追求的效果。

“说老实话,(爱玩儿)这个方向同质化情况严重,而且体验不够极致,让这件事本身的意义变得没有那么大。”

陈鑫表示,目前电影院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一般还有着剧情还原、场景穿越和角色扮演等多方面的需求。但这些需求,传统电影院的模式很难满足,而艾葵斯之前推出的爱玩儿也很难满足。

所以他又将目光放在了VR线下大空间体验上。在他看来,大空间VR体验可以让人在虚拟世界中自由的行走、真实的交互,带来极致的VR体验,才更适合电影院这样的线下场景。这样的解决方案,既补足了爱玩儿不能大空间自由移动的缺陷,同时也解决了传统密室行业交互困难和不可快速复制等问题,可谓是目前已有的最优方案。

至于选择大空间VR体验而非The Void式的主题公园,则是因为“考虑到中国国情,交通成本高且人口密集,还是要在用户的生活半径去让他高频消费。”

多年从事密室逃脱行业的经历,让陈鑫深谙“仪式感”和“代入感”对于线下体验的重要性。而这些极致体验,唯有最优秀的软硬件方案才能实现,这也是为什么艾葵斯只做整体解决方案,而非深耕单一的硬件或是内容的原因。

“我们的目的是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体验,目前我们只研发市场缺失的部分,市场中已经有的我们会从中选择最优秀的。如果自己研发细分领域,就意味着必须要做到最好,否则只能是限制自己的发展。”

巡山丨融资2000万,把密室逃脱做到极致后艾葵斯想在明年开300家VR影院-新界线

艾葵斯目前团队有近50人,除了20多个门店管理人员外,其余一多半均为研发人员。陈鑫告诉我们,艾葵斯主要研发的方向为技术攻克,为内容开发者提供成熟的SDK,此外还会在视听、五感方面下功夫,满足更优质的VR体验。

陈鑫告诉我们,艾葵斯想要打造的,是包括头显、大空间解决方案和完整内容的标准化VR影厅解决方案,是和后厅的IMAX放映厅、巨幕影厅、2D/3D影厅一样,一种基于大空间VR技术的VR电影放映厅。位于电影院的后厅,一套标准化的VR影厅解决方案大约需要100平方米,最多能同时接待8个人,成本在80到90万左右。陈鑫表示,因为单次接待客户量较小,所以VR影厅能够实行包厅点播制。

内容方面,则是包含了自制IP和大电影IP。陈鑫透露,目前已有三家团队正在为其进行开发,12月份还会再签5家左右,计划在2018年推12部到15部内容。至于技术方面的更多细节,下个月艾葵斯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正式公布。

“最难的,是理念得到别人认可”

“我们现在就处于造电影院的阶段,但是我们也需要内容,所以需要两手抓。”

在谈到公司业务的时候,陈鑫用了这样一句话概括。不久前,艾葵斯曾拿到了2000万元PreA融资,而目前他们也在积极准备下一轮融资的事宜。陈鑫告诉我们,公司运营的成本不算高,但想要推动VR影院从0到1迈进,在市场早期则要花费不小的成本和力气。

巡山丨融资2000万,把密室逃脱做到极致后艾葵斯想在明年开300家VR影院-新界线

陈鑫表示,和硬件不成熟、内容缺失等困难相比,艾葵斯目前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上下游对其理念的认同。

“真的要感谢斯皮尔伯格,让我们在被外界认可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但是上下游认可VR影院和认可艾葵斯,仍然是两个维度的事情。想要成功的杀入电影院,艾葵斯还需要在VR影院这件事上证明自己的潜力和价值。

“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首先要做好自己。”

据了解,为验证其可行性,艾葵斯首家VR影院将会在春节前登陆电影院。自己开店测试一个月,调整优化遇到的问题后,再到市场上进行大量的推广落地。而明年,陈鑫透露通过和影院合作的方式,希望能推动300-500家VR影厅落地。

前期测算阶段,陈鑫预测一家影厅回收成本大概需要10到14个月。而陈鑫也从两个维度计算了VR影厅未来的潜力——

  • 第一是从市场规模来看,陈鑫将目光放在了每年16亿观影人次上。目前国内有超过9000家电影院,按照每家设置2个VR影厅计算,其潜在的市场规模约为18000个影厅。
  • 第二则是从票房规模的角度。中国的科幻和魔幻片常规票房是5亿到15亿,代表了2000万到5000万观影人次,按照10%的转化率、每一个VR影厅一次能接待8人来算,200万-500万人次需要1000-3000家店服务一个月。

这些都是陈鑫目前能看到的,未来可能的市场机会。但他也坦承的表示,并不奢望第一步试水就能推动市场快速成熟——

“在VR行业发展的早期还不能盲目乐观,需要靠长期不断的进步和些许的惊喜来维持早期市场。”

这是一场持久战,但艾葵斯想试试,也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