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轻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ZVR),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站。

编者按:

北京轻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ZVR),是新界线巡山的第二十站。

初识ZVR还是在今年开春的某次行业活动上,在一众小型“摊位”中间,ZVR布置的几十平米的体验区足够吸引人注意。体验过后大概有两个印象:“做大空间的”、“体验还不错”。

时隔半年后,界线菌终于来到了位于时间国际的ZVR,接待我们的是其CEO郭伟。

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在于,交流过程中郭伟反复以市场上已经收获成功的案例来举例,以此证明ZVR要走的路并非一厢情愿,而是一条已经有迹可循的道路。 从界线菌的理解看,IMAX在传统电影行业做的事,便是ZVR想要在“沉浸式娱乐”方面做的事。

一家公司,两条主要业务线,三十人左右的团队。若用一句话概括ZVR,这样的话术虽不具体,却也贴切。

从交流结果来看,ZVR目前在做两件事。一方面是完善和迭代“沉浸式娱乐”的基础设施,也正是其此前推出的诸如红外光学动捕系统“悟空”、打通主流VR外设和Unity/UE4两大引擎的VR开发中间件“临境空间”等产品和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和B端合作,为“沉浸式娱乐”找到更多应用场景和出路的同时,让自身在“成为沉浸式娱乐的IMAX”这条路上迈出颇为关键的一步。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新界线

郭伟告诉我们,ZVR目前每年营收水平大概在千万左右,主要依靠出售产品和解决方案。这也是ZVR能“养活”近三十人团队的主要经济来源。

“成为沉浸式娱乐的IMAX”,是ZVR在商业企划中说的第一句话。离开手游来到VR行业创业之初,郭伟便为ZVR找到了这样的方向——

“IMAX和传统电影行业做的事是不一样的。第一,IMAX是一家科技公司,它在很早的时候就解决了超大荧幕的电影拍摄工具问题和放映工具问题。第二,它采用了同线下的影院进行合作共同开店分成,这个和传统的电影发行是不一样的。所以它一方面打通了内容层面的技术壁垒,另一方面打通了渠道,中间靠它自己技术的核心手段不断迭代,带给大家更好沉浸感的科技手段,构建了这样一个商业体系。”

交流过程中郭伟反复提到的一点在于,ZVR是一家科技公司,这也正是ZVR能够对标IMAX的核心因素。提及自家的技术实力,郭伟显得颇为自信——

“国内掌握光学定位技术的公司大概有三家,我们是唯一掌握主动光技术的。”

郭伟告诉我们,和VR行业其他细分领域相比,大空间多人体验是他更喜欢做也自认为更有价值的事。在郭伟看来,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未来大空间多人互动体验会逐步成为主流形态。基于这一判断,再加上ZVR掌握的核心科技,成为了ZVR敢于对标IMAX,沿着IMAX发展轨迹前行的主要支撑。

创业途中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恰好我喜欢,恰好我擅长。

基础设施很重要,ZVR正在不断完善和迭代

IMAX在称霸影院之前,做的第一件事是完善拍摄及放映相关的基础设施,这同样是ZVR目前正在做的事情。

郭伟告诉我们,ZVR本质上是一家科技公司,公司产品推出的主要目的在于解决虚拟现实商用多人大空间体验的基础性刚需。从2014年成立到现在,ZVR已经推出了“悟空”、“临境空间”、“天蝎座”等一系列产品。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新界线

根据官方介绍,悟空™是ZVR自研的一款光学动作捕捉相机,拥有1280×1024分辨率,其独立的计算单元可在专用芯片内部对图像进行预处理,以毫秒级频率的位姿输出,捕捉每一处细节。该相机采用抗干扰算法,可同时支持主动式标记点和被动式标记点。悟空™的对标产品是OptiTrack,郭伟告诉我们,相对于后者,悟空™拥有更低的价格以及更高的性能。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新界线

基于悟空™,ZVR推出了名为“悟空”的大空间光学动捕解决方案,通过悟空™相机之间的超大范围级联,该方案可以做到在数百平米以上同时追踪多个用户和物体。通过对空间的布置及道具的追踪,实现大空间内自由行走和虚实结合的沉浸式体验。郭伟告诉我们,目前该相机已经实现了两次迭代,第三代相机虽未发布,不过已经集成了基础板卡,预计明年正式发布。相比第二代产品除了性能提升外,成本价格也降低了一倍。

“临境空间”则是ZVR在深耕多人大空间这一细分领域的过程中派生出的全新解决方案。一方面CP团队可以通过临境空间在没有大空间定位系统的环境下,直接开发可自由行走的多人交互内容。另一方面,通过该系统,运营商能实现软硬件之间的无缝对接,为线下“沉浸式娱乐”提供更多可能的一站式整合服务。郭伟告诉我们,除产品本身外,客户在实际运维的过程中仍然会遇到许多不可预知的小问题,ZVR所能提供的运维系统并没有做到更“先进”,但却通过一些细节方面的微创新做到了更“适合”运营商使用。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新界线

此外,在拜访ZVR的过程中,界线菌还发现了一些小惊喜,也就是被称之为“天蝎座”的VR载具。天蝎座是一台类似蛋椅的设备,ZVR办公室内放置着天蝎座第一代原型机。郭伟告诉我们,天蝎座是公司早期的一款产品,主要通过和内容CP合作为B端客户提供更优质体验。从界线菌实际体验来看,得益于天蝎座的高自由度以及适配内容的优质性能,它的确让界线菌刷新了对VR载具的印象,也让类似VR内容的展示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坦白来讲“天蝎座”并非多人大空间的刚需,但这的确算是ZVR在探索“沉浸式娱乐”这条道路上的一次尝试。

VR影院这事没那么简单,但ZVR想试一试

在公司内基础产品逐渐完善、迭代之后,郭伟将目光瞄准了目前的线下沉浸式娱乐市场。但打通线下市场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其中牵扯到硬件、软件、资源整合能力、开发运维能力等,是一个综合的“大买卖”。尤其是在硬件不成熟,市场未成气候的VR行业。此前扎堆涌入又成片死亡的VR线下体验店告诉我们,线下市场这条路,就目前来看还远非“躺着就能日进斗金”那么简单。摆在ZVR面前的路,是找到合适的方式和现在的业态做结合。

ZVR选择的路,是VR影院,瞄准的场所则是大型的商场以及传统电影院。

“VR影院”这一概念并非界线菌第一次听说,郭伟解释道,这是因为大型的商场以及电影院几乎满足他预期的一切要求:低房租、高客流量,运营模式成熟。

“电影院每年会有大概20万到40万的人流,但事实上影院从来都不是靠卖票挣钱的,而是靠如何经营流量去赚钱。我们能带给电影院的价值,就是把电影院的人流做有效转换,而且能有效降低影院的投资回收期。”

在郭伟看来,虽然现阶段VR/AR行业常常被人同时提起,但二者在未来将会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用他的话来说,AR更像是电视,未来会有很高的普及度,而VR更像是电影,能够带给用户更好的沉浸式体验。

在内容方面,郭伟有着自己的想法。

“一定要在半小时内打动消费者,无论用叙事还是视觉轰炸的方式。”

对于VR行业来说,视觉轰炸变成了一件很好理解也较为容易实现的事。而在叙事方面,ZVR采用了同院线内容结合的方式,能给予用户更低门槛的心理预期和代入感。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新界线

郭伟告诉我们,ZVR未来要布局的线下体验场景,并非蛋椅或是简单粗暴的空旷大空间就能实现,而是在内容中植入更多的社交属性以及布置适当道具去增强用户的虚拟体验。整体感觉有点类似现阶段密室+虚拟现实结合的形式,相当于在实际空间内制作一个大型的角色扮演游戏。在这一点,ZVR所掌握的主动光学位置追踪技术会为其带来明显的技术优势。

此外,在内容产出方面,ZVR会采用和内容团队深度绑定的方式,根据公司发展的不同阶段去选择不同的合作模式。具体来说,在早期阶段ZVR通过和内容CP进行资源置换,并给予适当补贴的形式,为CP争取更多IP,帮助其建立相关内容制作的能力,打通生态的第一步。而等到所有模式打通后,ZVR会将整个开发工具和基本玩法标准化提供给内容团队,采用合作分成的方式继续前行。

除内容外,运营同样也是线下体验的一大难题。尤其是在整体硬件不成熟,C端市场尚未孕育出结果的VR行业,这一问题尤为明显。

IMAX成功的一部分原因,在于传统电影行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完善的体系,而ZVR要做“沉浸式娱乐IMAX”的契机则是现阶段市场对于消费升级的需求。

“消费升级这一概念提出来很久,但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现在二、三线城市对于消费升级的需求和渴望真的很大。而且即便是消费能力很强的一线城市,对于消费升级同样有着很大的需求。”

ZVR最先瞄准的场所是二、三线城市的影院以及大型商场内部。一方面,这些场所对于新兴的娱乐消费模式有着很高的需求;另一方面,郭伟没有选择一线城市的原因是认为一线城市对娱乐选择相对更多元且消费水平高,可能会误导其对整个系统和收入的判断。

巡山丨对标IMAX,在“沉浸式娱乐”这件事上ZVR还想做更多-新界线

从郭伟分享的数据来看,目前大型商场中娱乐项目所占比重已经达到了35%,并且还在持续上升,但实际上商场提供的娱乐项目仍然十分有限,新兴的娱乐消费项目大有可为。而ZVR瞄准的市场,便是在大型商场内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为用户提供新奇的体验,主要以提供组队的竞争或者组队的电影级别的叙事为主。

根据界线菌的了解,得益于市场的需求以及ZVR自身产品不断迭代升级,ZVR目前已经能够将一家VR影院的成本控制在200万左右,并将投资回收期缩短至一年半左右。郭伟透露,目前ZVR已经签约的VR影院达到了22家,遍及全国各个城市。

写在最后:

任何一家公司所获得的商业成功,都绝非简单的“因为所以”能够概括。

说到底,IMAX在中国甚至是在全世界的崛起都充满了许多的偶然性:《阿凡达》所带领的视效大片的热潮,万达转型商业地产时对于院线建设的重视,甚至还有中国的电影市场恰巧在《阿凡达》上映的那一年开始急速膨胀也对其有所影响。

在VR行业整体还在早期的阶段,VR影院这事靠谱吗?这个问题界线菌问了很多人,大多数人的反应可用这八个字概括: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但在这个大家都不看好的环境下,ZVR顽强的活了下来,并具有一定的盈利。最关键的,ZVR正在联合一切可能的力量去解决“鸡和蛋的问题”。至于未来,管他呢。

就像郭伟说的——

“VR真的是我遇到为数不多可以为之付出10年的行业,我们有机会创造出来一个电影/电视之外的新媒体或是叙事平台。只要这个细分领域还有机会,在我们这么多的努力背后,得到的机会一定是最大的。”

看起来一切都充满着偶然性,但实际上这其中又有着某些必然。